第三十章 善行善缘(1/2)

加入书签

  (18#)

  虽然获得了国大党正规的“51军独立团”编制,但是人员薪饷、粮草供应,还有枪弹补给,这些关键的事情竟然一字不提,临走时竟然连送都没人过来送送,让王飞虎是怒火中烧。特么的,老子千辛万苦,大老远的从东北过来送飞机,临走了竟然都不来送送,摆明了就是拿我当冤大头嘛。

  对着国大党正府方向狠狠地竖了中指之后,王飞虎也启程回东北了。来的时候队伍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走的时候却只有王九、王事宜、冯庆远,和李涛孙海五个人挤在一辆阿尔法罗密欧小跑车里,灰溜溜“打道回府”。谁让100多朴刀队队员全都化整为零委身“下海经商”了呢。而且就连小刀会、无极门两大组织,基本上也把骨干人员调了个遍。要不是两个黑道组织底蕴深厚,又有庆远服务公司撑腰,可能早就被各地的黑道黑吃黑了。

  王飞虎心中虽然不再有遗憾和担心,但是直到现在还没有应黛秋的消息让他有些失落。一路上闷头开车,不管后面快挤成罐头的几位有任何怨言。

  到了大椅山临时机场,王飞虎将所有驻地人员叫到一起,安排了几句后,就登上了飞机。大椅山机场不能久留,等明年那一件国大党大事时自己虽然还要来,但是难保不被日军发现。在王飞虎留在南京最后一架袋鼠运输机载着最后几天用所赚钱财疯狂搜罗的农用物资、书籍,还有从租界里“打包”来的一些外国技工启程后,十几位飞虎军机场地面人员迅速的拿出手中的炸药引信,按动了闸门。“轰隆隆”远在飞机上的王飞虎,看到地面上的临时机场化作一片火海后,放心的轻闭了双眼。

  几个月内,这座临时机场将会重新回复原始地貌,不会有任何人工建筑的痕迹……

  袋鼠运输机在南京城上空打了个转,没有往之前来的承德临时机场飞去,而是绕了个圈,往南边的江西飞去。

  王飞虎知道,此行南方实属不易,不如去这里碰碰运气。虽然通过通河商社、无极商社还有庆远服务公司打广告获取了一些人才,但是真正能在军事方面对自己有所帮助的人凤毛菱角。李将军给自己铺好的道,自己已经派人跟进了,那三位黄埔十期生的生活、日常都有专人照顾,而且将来会有大概率来东北。只是光有这几个人,再加上冯庆远这个统帅指数75的根本不够打一场大战的。再次面对日军时,恐怕没有之前那么容易了。所以自己所缺的是真正能够领导大战役,指挥大兵团作战的帅才,最起码统帅指数要在80以上。

  在庐山附近的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袋鼠运输机降落在事前铺就好的临时机场内。令冯庆远和孙海李涛无比吃惊的是,在这里竟然还驻有飞虎军一架袋鼠运输机,四架cr32战斗机,另加不下一个排的人!这个王将军真的是家大业大啊,没想到连庐山这么偏僻的地方,都能如此的虎狼之师,一时间让李涛孙海是死心塌地,让冯庆远也连连佩服。其实这是王飞虎的临时起意,在看到粒子盒全息屏幕上,自己的财富收入,还有金属库存(尤其是低价收来的各种废旧碳钢)越来越多时,给自己深入国大党和赤党冲突之地增加安全感。

  他来庐山不为别的,只为一个人严重。

  之前王飞虎并不知道此人,在南京时,王飞虎找到了自己魂牵梦萦的此时的兵法大家蒋百里。蒋百里一生的志向就是以自己之手彻底击败日军,王飞虎找到他时,他刚刚接受了老蒋的委托,准备去日本拟就国防计划,来准备此时看来已经不可避免的中日之战。虽然这样看来老蒋心中还是有和日寇决战的心思的,但是更多的做法却还是“攘外必先安内”那一套。于是这位先后跟随北洋军段祺瑞、吴佩孚诸人,又跟过唐生智,老蒋等人的幕后第一参谋,即将启程东洋。

  面对踌躇满志的蒋百里,王飞虎自认自己没那个能耐将其“打包带走”。自己这种小“军阀”左右不了他的人,还是可以左右他的心嘛!遂和蒋百里说了几年后蒋百里自己的著作内容(《国防论》极大的影响了当时的白崇禧等人),和中心思想,即“日寇不足为患,是可以被击败的”,

  蒋先生立即震惊不已,放下架子与其把手长谈。最终虽然还是慨然赴日,但在临行前,蒋大师认为王飞虎“也是难得一见”的军事天才,于是写了一封手书,让王飞虎拿着自己的“介绍信”,赶赴庐山,那里有一位隐居的兵法大家,战术圣手,只要是说到为党国捐躯抗击日寇,他肯定出山。

  王飞虎后来就拿着这封信,在离开南京后,就奔着庐山来了。关于这位隐居庐山的“大家”,王飞虎是多少知道点儿内情的。当时国大党内部正在考虑如何将南京和武汉两边的正府分开(就是历史上的宁汉分裂),随即一位叫邓演达的国大党大佬致电严重,大意就是“兄弟,现在到了选阵营的时候了,你看着办把”。严重大哥想了想,决定跟着老友去武汉混,但是这怎是眼里揉不进沙子的老蒋所愿意见到的?之前老蒋还对严重的才能有所肯定,并且要委以重任。但是这个事儿一闹,心胸并不宽广的老蒋立时生了芥蒂。

  而预料出了老蒋愤怒之后的后果的严重大师,害怕老部队被老蒋解散,连师长都不做了,保

  举陈诚作为继任者。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有陈诚主持“剿匪”的主要原因。后来感觉仕途暗淡的严重,隐身到庐山出家。这位北伐当时的名将,因某些不可抗因素成为了僧人,一下子成为了轰动当时社会的一大新闻。

  王飞虎还很清楚的知道,这位严重,可以算上是军人的楷模,清官的代表。最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竟然在任上过劳死。如此人才,怎能让其埋没?

  在出世了蒋百里的手书,并且说明了自己抗战的决心,还有一系列的作战“成果”后,严重同意出山。此时的严重心中几乎没有任何心理防线,和老蒋之间的误解,可能会使自己埋没终身,还不如到目前“最需要自己的前线”,去践行做军人的职责!

  王飞虎如愿得偿,可以为此行画上圆满句号了。当即再次通电全国:所有有志之士,均可来东北,来到抗战第一线!只要日寇还侵占着华夏土地,只要还留口气在,东北飞虎军还在第一线!抗战有风险,加入需谨慎。报名点设置在各地通河商社。飞虎军的飞机航程所及,就是你启航放飞想的地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