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一次激战(一)(1/2)

加入书签

  (18#)

  刚刚走出厂门,眼前的景象几乎让王飞虎震惊入眼皆是参天古树,再往下是叫不上名字的一些茂密的灌木,要不是厂门是往里开的,王飞虎真不知道怎么能出来。就好像这个带着围墙的工厂,凭空出现在这片原始森林里一样。看来已经嗝儿屁的外星智能没有骗人,王飞虎一边找寻方位,一边向前摸索,心中暗暗记着标记,然而这些工作有些多余,这片林子实在太密了,王飞虎下意识的掏出了粒子盒“小黑”。用战术手电一照屏幕后,王飞虎放心了,透过依稀的光亮,屏幕上清晰的显示出了所有带有“时空印记”的物品,连厂房大门都可以看出来,又用汉字清楚的标示“距离时空印记南偏东15米”这样的说明,有些担心迷路的王飞虎彻底放心了。

  他利用平时锻炼出的强劲体魄,放低身形,尽可能快的穿过长达五公里的密林,然后按照“小黑”的指示,寻找附近有村庄的地方,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要与这个时代的人接触。正在刚刚蹿出密林,上了小道之后,隐隐的听到前方有嘈杂声,轻轻的听不太轻,但绝对是有人存在,王飞虎不由一阵兴奋,但刚刚转过视线,从密林中转过眼神后,借着月光看明白前方后,却一下子用左手拿着三棱军刺,右手扶着几丛野灌木,王飞虎慢慢的踱到发声处,不看还好,当他的眼神从灌木丛穿过,直到二十几米外林边的空旷处后,眼仁不禁的一缩,随后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他大张着嘴,伸出舌头,左手不断颤抖,右手几次要把舌头塞回嘴里都没成功

  远处似乎是个电影外景地,在他已经断章了的大脑里映过一幅幅画面

  几个类似自己灰绿色军装打扮的人,面朝树林跪坐着,手被反过身后用一根长竹竿穿起,都是男性,大概有五六个人,另有几具尸体无助的趴在鲜血中,平民模样。其中一个男人模样衣饰稍显华贵的,手里紧紧攥着一杆土枪模样的武器,他可能没完成射击就被偷袭了,他头部好像中了一枪,带走了一大块头皮,随之脑浆喷薄在地,连着脑袋好大一片红白相间的物事,另有几个手提长步枪的人,在这个衣饰华贵尸体边翻着什么,那些红白物事不觉间被踩成了黏黏腻腻的一地污垢,一个大概只有**岁的孩子,距离太远看不清脸孔,仰天躺倒在地上,在他的胸口也有几处血孔,汩汩而出的鲜血,抽离着孩子的一丝丝生命,这是一场屠杀!赤果果的屠杀,虽然行刑者不多,只有五六人,但是似乎都拿着枪,地上还活着的二十几人却是赤手空拳。

  “哇……”看着此情此景,王飞虎的舌头也伸不回去了,抚着地的右手按着嘴角,呕吐物喷薄而出,这场面实在是太震撼了,虽然在游戏、电影中也看到过杀人,但是这明晃晃的摆在眼前却是另一回事儿,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自己,千万不能让这些不法分如果知道自己在这,肯定小命儿玩儿完。但是受到的刺激太大了,脑海中一晃到男尸的惨状和满地的碎屑,胃部就是一阵痉挛,瞳孔阵阵紧缩,然后就是更加抑制不住的呕吐。终于,凶手一伙的人似乎发现了异响,

  “桃太郎,去那边看看,好像有什么声音”一个粗豪的声音道,这个声音王飞虎也听到了,但是没听懂,可以肯定的是,这是日语。感觉到有人走向这边,王飞虎悄悄的下蹲,隐住身形,虽然刚才的呕吐好像扯碎了心肝,但是小命要紧,自己还是需要隐蔽,别被犯罪分子灭口为上。边隐蔽,头脑一边飞速的旋转着,看来自己真的是让那个什么查克拉星人搞穿越了,这不是犯罪分子,这特么的是侵华日寇,当着老子面欺负同胞,老子拼了!

  “又是我,怎么好事轮不到,这该死的地方”桃太郎嘟囔着往王飞虎藏身的地方走去,随着他细碎的脚步声传来,王飞虎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帮没人性的,肯定是要灭口的,王飞虎寻思着横竖是一死,不如拼一下,还有活命机会,只待桃太郎走到近前,王飞虎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和力量,直接跃起,趁着他一愣的功夫,狠狠地把三棱军刺插向桃太郎咽喉。这个桃太郎仓皇中只得拿起手中步枪的一挡,但是练过几年军体拳的王飞虎暴起岂同儿戏?三棱军刺如灵蛇般绕过面前的长枪,直直刺入桃太郎咽喉,这个桃太郎还没等哼出一声,便沿着被割断的气管向外喷溅着鲜血,一股股的血涌出时,桃太郎顾不得其他,只是下意识的用手去按,仿佛可以将气管重新接好,然后把血管也堵住,但是越活动喷出的血越多,只挣扎了几下,便僵在地上不动了。

  随着喷洒过来的热血,王飞虎恨不得吐光前天的饭。刚才是自己蓄力的一击,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由于使得劲儿太大,对方步枪上的尖锐突起在手上划了个大口子都浑然不觉。就在王飞虎胡思乱想之际,

  “砰呯”又是两声,他凝神远眺,又是两条鲜活的生命没了。

  “妈的,鬼子敢在老子面前明目张胆杀人,还有没有王法了!这是华夏,不是他娘的米利坚,谁给你们这些畜生杀生的权利?”王飞虎脆弱的精神通过鲜血的洗礼后,越发的硬挺起来,不仅仅为自己,更是为了华夏人的尊严!他横下一条心,谁在华夏大地上横行,老子灭了他!因为自己身后,是四万万人民,这么多人撑腰,怕啥?不过,怎么

  枪响了这么久,军警宪兵东北军们,怎么还不来啊?

  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活动着胳膊腿,感觉瞬间的肾上腺素爆棚,王飞虎狞笑着摸向了林边。完全看不到自己已经扭曲的脸,王飞虎感觉到自从刚刚经历了穿越的意外后,好像整个人的力量、柔韧性等,都得到了提升,尤其是这匍匐前进,原来顶多在床头匍到床尾,然后累的直吐舌头,现在都匍匐了十几米了,咋还这么有劲?卜楞楞的晃了下脑袋,王飞虎专注的爬向了其余几个行刑者,待爬到距凶手还有六七步远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他需要观察下这些凶手都是何许人也?

  放眼瞧去,这个类似拍电影的外景地实际上是这个年代真实的场景上,日军还有五个人,其中一个貌似领头的,还蹲在地上摸爆头者的衣服,似乎在找着什么,而其余四个,衣着与断了气的桃太郎相同,其中两个正在往步枪上上着子弹。刚才由于距离稍远,而且光线不清,没看到这些武器,此时才看到,按照这种装填方式和激发效率,这帮凶徒使用的果然是三八步枪!只是现在这场景有些过于诡异了,刚才自己干掉那个士兵,从身上挎着的掷弹筒弹腰包和存放于后腰上明治30年式的弹药盒来看,应该是个弹药手,他手上还有步枪1支、掷弹筒弹腰包2个(每个4发)、刺刀。领头的应该是个军曹,他手拿的是把明治26式左轮手枪,旁边几个应该是日军步枪手(一等兵军衔),身着昭5式夏季军服,配备明治三八式步枪1支,步枪子弹存放于其前腰2个(各30发)后腰1个(60发)的弹药盒中,这种弹药盒就是二战中日军使用最普遍的明治30年式弹药盒(前盒/后盒)

  哦,王飞虎反应过来了,原来这是一个日军的重机枪班,弹药手估计是那个倒霉的桃太郎,然后也分不清谁是班长、副班长,反正都是鬼子。(如果整编的重机枪班,还缺少副班长1人、弹药手3人)可是,这么明目张胆杀人,还有没有其他日军部队?思忖间,另外两个正举着步枪,然后对准了其中两个跪坐的俘虏,这时候看的更清楚了,这俩俘虏中间有一个仍然和被撂倒的桃太郎很类似的服饰打扮,王飞虎嘴唇一瞥,“妈的,原来是黑吃黑”继续向边上张望,看到另一杆枪指的似乎是个华人,黑色的头发,长身大褂一丝不苟,丝毫没有受恶劣的情状而凌乱,袖子很宽大,圆领长衫,袖口、领口都有刺绣纹饰,类似清代古韵正浓的服饰,又比民国时普通的大褂更添儒雅,这位是谁?王飞虎不假思索,甭管是谁,这肯定是个华人,自己必须出头!那个举枪的鬼子在玩儿真的,一不做、二不休,过后再问个清楚。放下了心理包袱,王飞虎把三棱军刺在左手一攥,右肘触地,沿着四个日军凶徒的视线间隙,不出声响的伏到近前,虽然这六七步不远,王飞虎好像耗尽了全身的力气,而此时场中局面已经容不得他潜行了,指着鬼子俘虏的枪手已经上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