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风雨南京行(终)(1/2)

加入书签

  (18#)

  听说“飞虎军意大利联合公署”刚刚改了字号,叫什么“通河商社”,不少南京市民纷纷来到各家门店内查看是否有什么“新花样”出现,只是去了才略有失望的发现,香烟、丝袜,化妆品柜台还是那么火爆,其余啥都没变。这一天,位于南京的通河商社总店,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这是一位打扮入时的姑娘,与一般女性顾客流连忘返于一楼的食品柜台还有二楼的丝袜专柜不一样的是,这位姑娘每次过来,都直奔三楼的意大利工艺品、书籍专区。这一块是保留了原来王没蛋他们生意当中遗留下来的“破烂货”还有只有复制军团和意大利人能看懂的意语书籍。

  这位姑娘每次来,都会带着一位年过中旬的下人,这位下人是姑娘的奶妈,只是她没有姑娘的那种喜欢“洋玩意儿”的兴致,每次过来,她都是拼命的挤进水果罐头围着的人群中去,眼巴巴的看着这辈子都不曾见过的水果,然后是在几个“平价”柜台上,认认真真的选着一些“通河特产”,比如东北水果啦(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东北樱桃,袋鼠运输机每日往返时空运过来),通河蜂蜜啦,连合利华的试用版免费香皂啦,“阿虎日化”的洗发水啦,总之这种精美包装(塑料包装袋)的日化用品,让她这个普普通通老百姓感觉很实惠,而且无论哪种日化品,里面的气味都芳香浓郁,各有不同,直让人爱不释手,所以最近每日陪小姐出来,虽然没有额外的打赏,但过来闻一闻,试一试,甚至是拿出自己可怜的月钱买那么几包,都是极为心甘情愿和乐不可支的。

  唯一让这个“新时代”奶妈所接受不了的是,好端端的连锁“大商厦”,怎么找的服务员都这么瘦?!和她一样不理解的民众不在少数,在大家眼里,那些洋妞儿可能水土不服,瘦就瘦了,怎么华夏小姑娘们也这么弱不经风的?这就是王飞虎以前世的“审美观点”在作祟了,此时的主流审美观点是,女子需要腰壮腚肥,这样才好生养,而且有力气协助家里操持家务,一切样貌只在其次,王飞虎挑的这些腰肢纤细,上身某些地方略显“肥壮”的姑娘,虽然脸蛋漂亮了些,怎奈大众并不买账,这是王飞虎所料不及的。好在更多的年轻一代,还算比较认可王飞虎的眼光,也就是说在不经意间,王飞虎竟然引领了一次审美观的大调整,这是王飞虎始料不及的。

  “湘红,你去三楼吧,小妈再去新开的‘无极商贸’那边逛逛,小顺子最近总是咳嗽,我给他那点儿枇杷膏去”这个奶妈逛了两圈,失去了继续陪的耐心,好在这个名叫“湘红”的姑娘倒通情达理,不像一般的大户人家千金那样不好接触,

  “陈妈,你去吧,喏,这是50美分,在两大商社都能通用,拿去给小顺子换点儿上好的枇杷膏吧”,湘洪小姐伸出了洁白的玉手,打开手帕里包着的50美分,交到陈妈手上,一听给钱,陈妈立马来了精神,忙不迭的接过来,一转身又跑到一楼化妆品专柜去了。湘红小姐没有理她,自顾自回到三楼,来到了她一直钟情的这些艺术品而王飞虎看作是“破烂儿”的展区前。在南京任何地方,包括洋人租界都没有见过品相这么好的意大利油画,还有意语原文书籍,这些都是姑娘了解这颗蓝色星球另一端的唯一窗口。之前曾经留洋两年,都待在那个叫做米兰的工业城市,父亲只是个南京城有名的厨师,不喜欢文学,也不懂艺术,去那边完全是为了祝拳意大利华人餐馆,结果最终华人的中餐在当地还是没有拼过本地的餐馆,父亲和那位好友黯然回国,苦心经营南京“德胜楼”,终于做到今天这个地步。

  只是那两年的旅欧生活,给尹湘红带来了巨大的改变,目睹国外人民略显“优越”的生活,还有明显高于华夏的民族自信心,尹湘红很是惆怅,在迷惘许久之后,她毅然决然打算回国后投身格命,只有国家强了,华夏人才不会对外辱低头。只是要不是父亲尹龙看的紧,早就跟大学同窗奔赴江西闹格命去了。这都是前不久的事,所以现在只有每天来到通河商社,看到这些曾经熟悉的文字,她才会感觉稍显开心些。

  王飞虎今天实在无事可做,甩手掌柜做到他这个地步已经是极限了,就连只会讲意大利语的复制人,他都能放心的交给他们打点一家店铺,用王飞虎的话来说“别着急,放宽心,在现在的华夏,只要不是日本人,他去正府就好办事,你们瞧好行了”。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几个复制人的买卖开展的比冯庆远甚至是孙海这个地头蛇都要快,什么店铺租赁、什么人员招聘,打出意大利人的身份,随后亮出飞虎军招牌,竟然迅速的办好了十几家县级商铺,让正常人的冯庆远和孙海自叹不如,怎知是国大党正府此时的崇洋媚外心理在作祟?

  所以王大老板百无聊赖的就开始干起了老活计喝酒吃肉。而且王飞虎吃相特别难看,他说这都是最初在东北那段日子终日和万大胡子这些土匪在一起的后果,他使劲儿的吧唧嘴,咕咚咚的大口大口喝着意大利原瓶封存的葡萄酒,牛嚼牡丹一样的胡乱吞着眼前的意式烤肉。他所在的地点真是通河商社总部三楼,为了节约空间的王飞虎,并没有将自己和其他展品独立开。在几个书柜后面,就是他王老板的地盘儿了。掏出小黑查

  看着南京这边复制人的动向,还有其他地区一次性粒子盒支持画面的区域,王飞虎渐渐的放慢了咀嚼的速度,还有喝酒的频率。

  “嗝噗”,王飞虎在查看没有任何异常,并且在郊区的布点即将完成后,满意的打了个酒嗝,这个声音有些大了,自觉有些不对劲的王飞虎赶紧闭上了嘴,因为他发现一个姑娘面带愠色的走到了他这边来。

  尹湘红有些无法忍受在艺术品前吃东西的行为,她认为这是对艺术的践踏。在刚刚那声震天响的饱嗝过后,她爆发了,气鼓鼓的走向了书柜后面,看到这里竟然摆着几张桌子,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华夏人坐着吃饭,她有些诧异,但是看到没有其他人吃东西时,又恢复了刚刚的怒气“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在人家商场里大吃大喝,还这么没有教养,你”

  尹湘红看到这个年轻人伸出一个手指头按着自己的嘴唇,意思好像是要小点儿声,然后再望向四周,的确除了自己和这个青年外,再没有华人模样的人了,难道说,这个青年是梁上大道,过来洋人的地方偷些吃食!?那这偷东西吃的人,弄的声响也太大了吧?

  尹湘红略低了几个分贝,道:“你这人,好没礼貌,看在你是华夏人的面上,本姑娘懒得和你啰噪”。说完,竟然转身要走。这可急坏了胡吃海塞的王飞虎,之前那个应黛秋美则美矣,但是总给人一股冰山仰止的感觉,自己不是贪恋美色之人,但是能够看到意大利书籍这么久,应该不是走马观花,这种人才怎么能放过?

  而且这个姑娘留着民国年轻女子标准的齐刘海,短发,配上略宽的脸蛋,还有稍显结实的身材,倒是民国标准美女的样貌,但离着王飞虎的审美可就完全不是一个频道了。他这次真的是为了人才。情急之下,王飞虎口中的意大利语喷薄而出“这位小姐,在下是在东北抗战最前线的前敌指挥官,王飞虎,对刚才的失礼深表抱歉,敢问姑娘的名字是……”

  王飞虎见到对方果然如施了定身法一样呆在那里,暗道yes,计策成功。随后将自己做了简短的介绍,并直言“东北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尹湘红没有想到这个青年会说意语,更没想到这偌大的产业竟然是这么个青年所有。在思考了一番后,决定回去跟父亲商量。王飞虎同时考虑到,这个尹湘红的确是进步青年,但是有冲动,没勇气,可能家里会有阻滞。随后也跟着去了尹家。

  来到南京有名的“德胜楼”前,王飞虎终于明白过来了,民以食为天,自己之所以感觉到之前的布局有所欠缺,原来竟是飞虎军底下的产业里,竟然没有一家餐馆。于是端正好姿态的王飞虎,命身旁的王九和李涛在门外等着自己,他和尹湘红亲自来到内厅找到了尹龙老板。

  王飞虎因为是公事,所以眼中并没有任何浑浊好色之意,对着老尹头侃侃而谈,说到民族大义,说到日寇对华夏的践踏,甚至说到了东北人民连家像样的馆子都没有。

  老尹头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过?最开始以为这是湘红找到的男友,结果到后来听明白了,这是让他投身格命。这是老尹头最不能接受的。所以无论王飞虎说的天花乱坠,尹龙都是无动于衷。最后王飞虎想起来当年尹龙引以为傲的中意厨师在意大利的技艺比拼,虽然尹龙他们失败了但是那也是在异域扬威不是?

  转换打法的王飞虎,开始大谈特谈欧洲饮食文化,大谈意大利和华夏餐饮的区别和相同点,这一下子就搔到了尹龙的命门,当即放下死板着的脸,不断的和王飞虎研究探讨。直到中午用餐时分。

  被王飞虎天花乱坠花式拍马后,无比妥帖的老尹亲自下厨炒了俩菜,吃的王飞虎是赞不绝口。突然间,他在席上提出了:“尹伯,今我华夏八大菜系刚刚确定(这是脑中对历史的记忆,不会错),川湘鲁粤各有千秋,但是怎么没有类似法国人那种米其林星级餐厅评定一说?”

  米其林餐厅星级评定标准由来已久,只是对于发源于法国的米其林餐厅进行评价,往往都是欧洲菜系,受到欧洲人,尤其是英法德意几个欧陆强国的民众欢迎和接受。王飞虎想的是,既然现在华夏的八大菜系已经定型,并且逐渐的推陈出新,用华夏的标准,评定华夏的菜,定华夏餐厅的星级,弘扬我华夏的文化。这样在将来的世界范围内,不止有你米其林星级餐厅,还有我华夏的“尹龙星级饭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