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风雨南京行(八)(1/2)

加入书签

  (18#)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因为选择了此时的垃圾科技意大利,王飞虎曾经也想过及早与老墨这边取得联系,但是,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一个什么样的方式,甚至是什么样的形式进行合作,王飞虎一直都没有想好。现在即将挂牌的“飞虎军意大利联合公署”,恰到好处的将自己暂时有效的保护起来,不然真的没法解释这么许多的意大利飞机、大炮是怎么来的。

  王飞虎心头小小的激动了下,虽然是通过齐亚诺,但毕竟人家老墨还是一个国家的老大级别的人物不是?他仔细的查看了这封信,当时王飞虎让齐亚诺作保,担保王飞虎继承了罗马尼亚某大公的财富与身份,用华夏人特有的勤劳和努力创建了自己的庄园、农场。和齐亚诺的家族是良好的生意伙伴。所以和王飞虎及飞虎军合作,好处大大地,云云。

  然后联合公署会向国大党正府正式提出挂牌申请,蒋委员如此的对意大利友好往来,估计问题不大。随后是与意大利国内商量,是否可以增兵这件事。从电报的字里行间,看到的回复类似是你们自己玩儿吧,能整多大整多大。我去,墨索里尼怎么和自己一样?!好像临走时对着苟光光也是这样的安排,想到这里,王飞虎老脸竟然不自禁的红了一下。不过老墨的这种不支持不反对,恰恰为自己的接下来的大动作打了伏笔。这就不要怪我不低调了,桀桀……于是,又计划在南京设立了一个“无极商贸公司”利用南京无极门的势力和主营业务,开辟完全属于自己的市场,而且还计划让杭州小刀会加入,提供物流运输,加快扩大自己在全国范围内的贸易能力。

  其实,在王飞虎到达南京紫竹台饭店这一刻,就已经被“蓝衣社”秘密监控了。只是王飞虎丝毫没有察觉而已。到了后来,要不是李涛孙海的及时加入,可能盯梢的会更加放肆。所以,蒋委员是非常“关心”这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富二代的。五架飞机,换一个旅的编制,这小子有些狂妄了,但是当前还不是和日本人闹翻的时候,而且这小子行踪过于诡秘,还有些吃不定,观察几天再说。

  可是从监视的人员那里反馈回的消息得知,这个王飞虎每天除了“宅”在家,就是出去抽大烟(王没蛋那个地方),到不愧是富二代作风,就像那位张少帅。但是依然想磨磨这小子的性子。而之所以国大党迟迟没有给回复,其一是他们的精力主要放在了赤党身上,蒋委员打算继续派陈诚回到江西主持“剿匪”,而另一方面,则是“耕者有其田”触动了各方的神经。前两年国大党内部提出了“二八减租”,这和飞虎军的路子很像,但是手段不温和,也没有那么多钱粮支持买地易购,结果可想而知。后来赤党搞的土地正策又有些过激,引起整个地主阶层的恐慌,最后思前想后了很久,蒋委员乐了,娘希匹,让你王飞虎蹦跶去吧,看你有多少钱挥霍。而且整个哈尔滨,甚至是滨江省都笼罩在日本人阴影下,一个小小的土匪性质队伍能有多大发展?只是,也不能让日本人气焰过于嚣张,这个王飞虎在那边牵制着也好,算做一个暗桩,一旦成了气候,则会让日本人后方不稳,无法全力进攻华夏,若是这个王飞虎扑腾不起来,那也可以借日本人之手兵不血刃的除去这个新进冒出来的麻烦。蒋委员的心是不平静的,刚刚经历中原大战等一系列的内战,使得中央军消耗过多,如能有个外应也好,只是国内的各方势力需要平衡,这也是他一贯的手段,这个王飞虎在他眼里不过是蜉蝣之力,难以撼树,只是他所掀起的这股抗战热潮,尤其是鼓动了无数的热血年轻人抗日情绪这一点,还是让蒋委员比较放心不下的,想当年的赤党,也是在自己几乎“不经意间”发展到今天规模的,况且这小子和意大利人似乎走的很近……

  而困扰王飞虎的问题就是,除了每日无所事事的满大街找“项目”,并且按照既定计划执行了几招暗棋后,只剩下自言自语人才人才,你在哪儿?愁得王将军胡子老长,牙都没刷,脸也没洗。洗脸?!一个念头猛然间闪到心头,自己过来的时候,是带着洗漱用品的,那都是前世的批量生产产品,而当今还没有哪个公司进行批量生产,即使生产,也没有“超级市场”的概念。美国“超级市场之父”迈克尔库伦虽然已经在三年前形成了超级市场的货架卖货形式,但是还没有形成规模,还需要自己来“帮助”。王飞虎想到这里,狞笑着从粒子盒全息屏幕上,控制着所剩不多的一次性粒子盒,进行一些“有意义的事”。大约十几个小时后,全息屏幕上显示一次性粒子盒完成了一次复制人转换。随即这个部分由于失去了粒子盒的远程支持,心灵感应已经覆盖不到,彻底消失了。不过王飞虎是放心的,通过对这位超级市场之父的复制,成熟的连锁店铺经营经验,人员培养方式,以及成本节约套路都会原汁原味的奉上。想到了这个好处,王飞虎渐渐的憧憬起其他一次性粒子盒在欧美的收获了……这里包括连合丽华、通拥、富特等等,除了一些复制人去不了的军工集团,或者防护森严的大型单位,复制人都可以操纵一次性粒子盒完成任务。

  前世流行着一种学说,叫做“六人定律”,就是说任何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带,基本确定在六

  个人左右,也就是说两个完完全全互不认识的陌生人之间,只要通过六个人,就可以有效的建立起联系。这个定律太可怕了,在人际交往错综复杂的前世,往往通过几个人的“关系”,就可以和意向中的人发生“关系”。这太奇妙了,但是只会本身技能的复制人,很难完成这样负责的沟通交流活动。而当下也犯不上如此大费周章的去处理“关系”,王飞虎打算必要时,自己亲自去“有用”的人那里,实战一下这个所学的知识。

  但是这种“一次性粒子盒”并不是无限制的转换的,总共数量计2000件,不会随着指挥官升级而增长数量。王飞虎想到,这可能也是新手保护的一种措施吧?所以王飞虎知道了这一情况后,不再暴殄天物的收集美国剩余物资,而是利用其可以建立远程心灵感应这一特性,专攻国外政要、商界潜力明星,以及今后对飞虎军发展“用得着”的人士。凭借着王飞虎穿越者的眼光,该转化哪位,不该转化哪位还是非常清楚的。通过其他一次性粒子盒的支持,王飞虎命令美国超级市场之父迅速订购去夏威夷的机票,和从夏威夷最快来香港的船票,没办法,这个时候漂洋过海只有轮船。而且轮船没有直通美国的,需要从夏威夷和香港中转,陆地上又不是很太平,好容易得到个复制人,不能因为没有武力而被消灭不是?

  等于是心里放下个大石头的王飞虎,在忙碌之余竟然有一丝空虚,他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某种怪圈,自己是穿越者哎,何必在乎国大党如何安排呢?要不是因为等着小黑告诉自己的正式编制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早特么撤了,虽然从通河每日都有飞机往返送信,但是人在和不在,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王飞虎心急如焚,精力无处可发泄的他,又一次怅然若失的走向了南京街头,似乎寻找一个靓丽的倩影。当时她说要回小刀会总部,现今如何了呢?

  昨天晚上冯庆远跟自己高了假,说是要到南京找寻昔日的同窗,看看是否可以凭借往昔情面,能够投奔到飞虎军内。王飞虎现在认为冯庆远几乎可以算作自己人了,现在自己的这番气象与思路,是西北军那边无法比拟的,尤其是看到飞虎军境内百姓蒸蒸日上的小日子,还有王长官“气吞山河”的肚量,冯庆远其实已经慢慢的接受了飞虎军,并且真正的融入到其中去。这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