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风雨南京行(七)(1/2)

加入书签

  (18#)

  进了胡同之后,突然间感觉到有刺鼻的烟气,然后隐隐的传来几声男女间的打情骂俏,虽然听不懂,但是给了王飞虎一种极为别扭的感觉。孙海也不太知道这边的情况,按说作为南京当地土著,哪里有"hongdengqu",哪里有赌场,应该完全清楚才是,难道,这是新进才过来的?谁这么大胆,敢在城西立柜?孙海和王飞虎一样的急于知道个所以然来。几个人脚步轻快,很快的追上了买烟土的汉子,王飞虎已经隐隐的看到了他们聚会的老窝所在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对身前的汉子道:“老兄,烟土咋卖?俺从乡里过来,想尝尝鲜”

  形貌萎缩的贩子当即眉开眼笑,声音尖利而又刺耳:“老弟啊,你找我可就找对人了,包你快活胜神仙,来,来,这边进”他说完,转身冲着里间喊道:“张麻子,有个外地的贵客,快拿新货伺候”

  对于王飞虎这种看上去就很稚嫩的雏儿,可是张麻子最喜欢的,往往从这些乡下过来的富二代们,都是大把大把银元的抽着大烟,只要前两把抽出好来了,这烟瘾可也戒不掉了。张麻子狞笑着道:“小哥儿几个,这边儿炕上坐吧?还是给你们爷儿几个找几个漂亮姐儿?”张麻子熟练的介绍着业务,引起王飞虎更大的反感,看来这个黑窝子指不定都干了哪些勾当,真是五毒俱全啊。等我掀他个底儿朝天,娘的,卖大烟卖到老子头上了。

  正当张麻子招呼的不亦乐乎,王飞虎突然隐隐的从更里的房间里听到了一句意大利语,然后是不知道哪位极为不地道的翻译:“你们,你们这些华夏人,不够聪明,钱的,来的慢了。加快速度,赚钱”,听到这气死人的翻译,王飞虎用极为纯正的意大利语破口大骂:“这是谁在这里大声的废话?敢来我大华夏撒野,活腻歪了?不知道意大利才多大个地方,华夏有多大?不知道华夏四万万人还怕你一个欧洲二流国家?”王飞虎这番话掷地有声,有腔有调,尤其是抓住了洋人都是欺软怕硬之徒这个致命弱点,当即就把后屋的意大利洋鬼子镇住了。对方登时语塞,磕磕巴巴的开始蹦意大利语:“尊敬的先生,听您的口音,是来自佛罗伦萨吧?我是来自西西里岛的卡萨帝亚,是意大利驻远东军团的军需官,请问您是”

  这位卡萨帝亚军需官一边说,一边焦急的往王飞虎的方向走,来到华夏三年了,很久没有听到这么字正腔圆的佛罗伦萨官方发言了,这肯定是祖国有人过来接大家回去了,这该死的远东,真的受够了。

  当卡萨帝亚从门帘当中穿过来后,眼前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只见外间站着六七个彪形大汉,在身高普遍偏低的东方很少见,而且环顾半天,愣是没有发现一位棕发碧眼天生带有一股傲气的佛罗伦萨人,那这是谁说的话?他再次用意大利语道:“先生们,请问哪位刚刚说了话?”

  “你个洋鬼子牛什么牛?还真当这里是你的西西里岛了?穷瘪三”,王飞虎极为标准的意大利语,让这位卡萨帝亚差点坐到地上,自己之前一直都没有在华夏人面前吃过亏,怎么这个会讲意大利语的青年,一见到他就有些杆儿颤?正当他打算抽出腰间的手枪时,王飞虎对着他的脑袋“砰”的就是一枪,直惊得这些烟客惊叫奔逃。“特么的,洋鬼子还敢在华夏大地上撒野,活腻歪了”

  “杀人啦,杀人啦,洋大人让人杀了……大家快跑啊……”张麻子开始大呼小叫,这年头,死个洋人要比死个华夏人事情恶劣多了,足以惊动正府,别管他是东洋人还是西洋人。更别说这颗摇钱树了,张麻子就怕事儿闹不大。

  王飞虎冲着张麻子就是一脚,“你特么吆喝什么呢?给老子把嘴闭上,用不用爷爷我教你怎么闭嘴?你看看你的洋主子,想陪他了?”王飞虎用手枪一点点儿的蹭着张麻子的脸,这种冷冰冰的感觉让他饱受大烟摧残的身心摇摇欲坠,终于安静下来。

  王飞虎转念想到,这么草率的干掉这个卡萨帝亚还真不行,刚才说到的“意大利驻远东军”在历史上还真的存在,只是大部分都在天津,只有一小部分在南京。生活在天津的意大利兵经常的无事可做,只好把过剩的精力发泄在寻欢作乐上。当时天津小白楼一带满是流亡白俄开设的酒吧、舞厅、妓院,意大利官兵是那里的常客,他们的名声不好,经常斗殴滋事,还拖欠账款。嗯,这种生活作风的确是渣五军的真实写照,现在二战还没开打,正好华夏和意大利关系不错,经常有贸易往来,墨索里尼的女婿齐亚诺伯爵作为驻华公使,非常积极的促进华夏和意大利的生意往来,顺道大赚特赚。想到这里,王飞虎眼珠一转,特么的,凭什么让意大利人把钱都赚了?他们肯定是利用华夏人暂时不先进的科技,在这诳钱,王飞虎心头浮起了一个计划。

  他背过身去,蓝光一闪。光着身子的卡萨帝诺原地满状态复活了,只是通河县原本不多的肉储量又下降了一些,让王飞虎真真肉疼。

  “从现在开始,你叫王没蛋,听见没有?”王飞虎看着对方因长期酒色侵袭,无力的垂下的小丁丁,起了这么个恶搞的名字,心里还很不痛快,娘的,白瞎这个姓了。

  “是的指挥官,王没蛋向您报道!”被复制的卡萨帝亚,眼睛里竟然涌

  现出了“纯洁”和坚定的神采,随着他进里屋翻找衣服,张麻子几乎吓瘫在地上,我滴个姥姥,这怎么个事儿?感情刚才都是演戏?害怕王飞虎对他也喂了枪子儿,双腿发颤,站那里筛糠。

  王飞虎懒得理这个张麻子,让王没蛋穿好衣服,带上所有的地契、银元还有没有来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