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风雨南京行(五)(1/2)

加入书签

  (18#)

  系统的好处是,带给了王飞虎极大的便利,也增加了王飞虎的不安全感。背后的查克拉星球文明,是否真的已经损失殆尽?是否真的如人工智能所说“普天之下已再无查克拉文明痕迹”?!

  王飞虎觉得这突如其来的不受控的感觉,让自己坐立不安。手中的m1938是在来南京之前,从方正军工厂当中搜出来的,这种德国造的枪比超时空粒子转换的意大利m1934伯莱塔枪火力要猛一些,王飞虎直接就揣在了身上,好在都是9mm子弹,倒也方便。

  按照小黑屏幕上的指引,三个人迅速靠近了一栋很大的宅院,这里距离南京市区已经偏远了。

  王飞虎仔细的观察着这个屏幕上的亮点,在极有规律的直线形状运动后,仿佛停在了那里。“这厮是不是睡了?!”王飞虎不清楚对方是男是女,是地球人还是外星人,这时候没有警察帮忙,也不会有更多的外援,只能靠自己。他小心翼翼的摸到大门前,用手轻轻一推

  这个大门是虚掩的,在外力作用下,很容易就推开了。为了保险起见,王飞虎跟小黑又确认了是否可以控制这个复制人,得到否定的答复后,王飞虎摇了摇头。身后跟着孙海和李涛,轻轻的,一步一挪的进了大院。

  李涛和孙海仿佛经常做着这种勾当,并不像王飞虎那样过分的蹑手蹑脚,行进的同时,很有章法的一前一后,环顾着整个宅子,并且巧妙的将王飞虎包围在中心里。

  许久,兜了好几个圈子的王飞虎,在确认真的没有普通人在侧时,终于鼓足了勇气,“砰”的一声,踹开了唯一亮着灯的这间屋子。

  王飞虎端着手枪,并没有抢着进去,而是直挺挺的将手枪对着前方仿佛石化了一样的一个青年人身上。

  这个青年人似乎只有三十岁上下,一副读书人打扮,长衫大褂,中等身材,脸部圆圆的,而且在鼻梁上竟然驾着一副眼镜!

  他在手中攥着一支毛笔,虽然三个夜行大汉虎视眈眈的进来,这位仁兄竟然丝毫不觉,仍然在写着这封信。王飞虎把枪紧紧的攥着,对着那个青年人大声道:“喂!~~你地,什么地干活?”

  那个青年竟然仍然纹丝不动,专心致志的写着什么,王飞虎心道:“心里素质这么好?”随后又大声喊:“在那里写字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快快放下你的毛笔,乖乖过来坦白交代!抗拒从严哦!”王飞虎这顿吆喝已经非常大声了,惹得孙海只咧嘴。可是那个写字的青年依然稳坐不动,手中好像按照一个特定的节奏在写着什么。

  王飞虎鼓起勇气,凑近了一些,借着昏暗的油灯灯光(现在城里还没有普及电灯),他看到似乎这间屋子杂乱不堪,那种老旧的信纸扔的到处都是。而在信纸上,似乎满满的写了诸多重复的话语,为啥是重复的话语呢?原来这字虽然坚挺俊朗,但是满篇信纸上只写着一句话不觉得很奇怪吗?就算是练字,那也不至于这么多张纸就练一句话吧?

  没等自己看清楚上面写了些什么,写字的青年突然间站了起来,吓得王飞虎是一哆嗦,以为这位要过来拼命呢,赶紧举起双枪对准了他。结果,那个青年人并没有袭击他的举动,而是转身走到椅子后面的

  这位练字人走到了显是空荡荡的柜子前,机械的用掏了掏,答案很明显,那里什么都没有,但是这个老兄掏了一下,仿佛拿到了一个什么物事,然后放在嘴边大嚼特嚼起来。这种诡异的情节,只在鬼故事里见过,当真切的发生在自己身旁时,王飞虎简直不敢相信眼睛。而身旁的李涛和孙海二人,也是没来由的心头一紧。

  王飞虎有些忍不住了,也许是心头压抑太久,也许是为了自己壮胆,他举起手枪,对着这个人刚摸过的柜子,抬手就是一枪,巨大的响声在夜里传出老远,李涛和孙海差点儿就一个激灵跳将起来,而反观眼前这位,似乎根本不为所动,依旧我行我素的转身写字转身拿空气吃转身再写字。王飞虎看到这样的场景后,反而放心了。

  他把双枪放到腰上的枪袋里,双眼瞄向了书桌上还在写的信件,这位大哥写了一封后,来不及将纸重新叠过,而是直接逮哪儿写哪儿,写完了后也不收拾,一转身的功夫,信纸要么被带到地下,要么被带歪了位置接着涂鸦。看着这满地的信纸的阵势,可能这位大哥最少能有一星期就这么重复重复再重复了。

  王飞虎查询小黑,复制人不吃不喝可以活多久,得到的结论是一个星期,然后又用小黑查询了一下这个复制人的生命体征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最多能再坚持十几个小时。

  王飞虎有些不忍,多少自己还是其他复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