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风雨南京行(四)(1/2)

加入书签

  (18#)

  把事情搞这么大,远远超过了王飞虎的预期,原本只想在美女面前“露一手”,亮亮绝活,没想到低估了广大人民群众同仇敌忾抗战杀敌的热情。

  见到王飞虎搓着手站在那里,和群众打成一片不是,继续表演也不是的矛盾神情,孙海出声道:

  “敢情真的是王长官,现在街面上有些聒噪,不妨寻个清静之所,来我们无极门总舵如何?”说罢,竟然拉住了王五的手,王飞虎因为这是第一次到国都,而且当前的情况是万万不能让蒋委员知道的,因为直到现在,他老人家还在幻想国联的“调停”,还有英美的求情。自己这么公然唱反调,电报发发也就算了,眼皮子底下闹太大,的确不好。

  王飞虎轻轻说了句:“风紧,扯乎”随后这几个人沿着孙海和李涛的指引,按照这个小巷子尽头方向,快速的撤退。这句“扯乎”原是东北黑道上的暗语,精熟各种电影,并且实践了土匪这一伟大事业的王飞虎自然而然的挂在嘴上,也让孙海更加毫不怀疑王飞虎这个“通河巨匪”的身份。王飞虎边走边郁闷,这好不容易看到个姑娘,怎么就这么窝囊的分开了,我这个**丝命啊……

  在他不停妄自菲薄之时,不经意的发现在队伍最后王事宜的旁边,赫然跟着那个令他好像是“一见钟精”套磁而没有成功的白色身影。刚想过去攀谈,无奈巷子太窄,先去那个无极门的“总舵”再说。

  几条巷子一穿,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刚才的喧闹丝毫不见,映入眼帘的,却是个颇具规模的中医医馆。大门前有两个偏门,各在门上挂着牌匾“医房”、“药馆”,显是有了些年头。王飞虎心道,华夏医学博大精深,这种治病医人的场所应该多开一些才是,可能大部分都毁于战火了。嗯,看来药品不足这个问题,除了考虑西药,中医中药方面也要下大力气,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有什么意外收获。这次来南京,除了所谓的明确正式身份外,最关键的就是搜罗人才啊。

  门前几个伙计看到是孙海和李涛回来了,多了几个高大雄壮的陌生人,而且,刚刚在堂上撒野的小妞儿也逮回来了,当即分出一人通报,一人过来招呼。

  “大师伯,这小妞可有些扎手,幸好有您出手,没费多大功夫吧?”这个小伙计摸样的青年,满脸谄笑的过来招呼,

  李涛直接和蔼道:“人不是我们逮的,自己走回来的。”

  “自己走回来?”这个小伙计明显的大脑供氧不足状,痴痴傻傻的望着这个刚才在上代掌门灵堂上撒野的白衣女子。

  而孙海直接大声道:“水生,快去告诉你师父,就说有贵客莅临,好酒好肉准备上”

  刚刚吃饱喝得的王飞虎似乎并没有继续饮酒的雅兴,要不是考虑到可能会有医学人才“入账”,他可能都不会进来。他直接拱手行礼,道“两位,别忙活了,咱就是过来避避风头,见见贵上之后我就得回了,这不还有公务呢嘛~,还有啊,那个,李老大,这个白衣姑娘是我的朋友,要是之前有什么过节,能不能看在我的几分薄面上,高抬贵手啊?“

  ”谁买你的人情,多管闲事“白衣女子娇嗔道,”不过看在你好象真的和飞虎将军有渊源,本姑娘倒是乐意交你这个朋友“白衣女子在喜峰口一战之后,曾经不止一次的神往飞虎将军的神采,挥舞着朴刀,收割一个个鬼子的生命,想象中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伟丈夫形象,然而真的意外见到本尊后,竟然有些失落。她嘴上偏要硬几分,不承认王飞虎就是货真价实的飞虎将军,以”有渊源“含混。

  王飞虎一见这事儿有门,喜笑颜开起来,那个表情猥琐加小人得志加心猿意马,这种掉价的表现惹得冯庆远只道交友不慎。

  正在王飞虎要施展开前世影视剧当中所学到的手段时,一个粗豪的声音打断了他的yy”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下无极门暂任总舵主,方天华,王长官贵客临门,失敬失敬“

  伴随着这个荡气回肠的开场白,一个面目白净的中年人扮相,长衫大褂,礼帽毡鞋,昂首迈着大步走了过来,每一步落下,竟然都没有声响,王飞虎暗道,又是一个有功夫在身的,嚯,这个老兄竟然慈眉善目,哪像黑社会老大的样子?说是中医大夫更确切些。

  ”不敢不敢,有劳方舵主亲自过来迎接“正在拱手的王飞虎心头突的一紧,他猛然间发现刚才李涛有让水生进去禀报有贵客临门,但是自己眼睁睁看着,这个水生还没来得及进屋,这方天华怎么就知道自己要来?难道是他们帮里有独特的信息传递渠道?自己原来太注重正面战场的武器装备,还有经济建设,竟然忽略了情报网这么重要的一个手段!拥有金手指还不够,很多时候复制人与生化战士的死板让事情办砸,这也是自己为什么要远赴南京的目的。

  王飞虎心电急转间,脸上虽不动声色,但是方天华何许人也?他直接握住了王飞虎的大手,道:”王长官可是讶异于我方某人怎知你大驾光临?“

  ”正要请教“

  ”哈,王长官,此地乃是南京,我金陵无极帮经营百十载,历经大小劫难,仍屹立至今,想来也是有些小手段的,“方天华笑眯眯的望着王飞虎,竟然让王飞虎生出阵阵

  凉意,仿佛自己什么都没穿,光着腚站在他跟前一样。

  ”王长官,其实贵飞虎军月前在大椅山旁建机场时,小可已经知晓了。当世也就是只有你训练出飞虎朴刀队的王长官,才能在半月之内,建好如此之大的工程。喜峰口一战,打出了咱华夏人的血性!不像什么自诩正统的中央军,连个上海都守不住“

  ”方舵主抬举王某了,其实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军人,只是在民族危亡之际,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努力而已“,王飞虎这番话发自肺腑,所以给人的感觉也特别真诚。

  ”王长官,力所能及之努力,有些人做的可以更多,但是只有你站了出来,这一点是我方某打心眼里佩服的地方,就像是一种敢于对强敌拔刀的精神,明知道自己不敌,也要勇于亮出家伙“

  我靠,这不是亮剑精神吗?这个方老伯什么来路?还是说现在的华夏人都是这么刚烈忠贞?

  ”来来来,方某光顾着说话,咱们里间请“方天华眼睛一一扫过众人,待看到白衣女子时,神情一滞,旋即恢复正常,叫上大家进客厅用茶。

  这个白衣女子倒是见过场面,跟着众人来到这个刚刚结下梁子的地方大咧咧的坐下,该吃吃该喝喝,倒是一点儿也不做作。

  王飞虎在上茶期间,才知道这个无极们在几天前刚刚经历大丧,前任总舵主陈大海在上海去和青帮谈生意,结果路遇日本人耀武扬威的斩杀平民百姓,这岂是嫉恶如仇的陈总舵主能忍的?看不过去的陈大海领着几个弟兄就上了战阵,结果虽然手刃了行凶暴徒,怎奈日寇越杀越多,在大队日军面前暴露行踪的陈大海只能逃命。最终牺牲了所有弟兄性命下,陈总舵主逃了回来,可是日寇子弹的贯穿伤虽然一时没有致命,但是在名医如林的无极医馆,仍然对越来越严重的伤口感染无可奈何,最终几日前奔赴黄泉。

  临时掌舵的,就是原来的副总舵主,方天华。家仇国恨下,整个无极门上万号弟兄,早就视日寇为死仇,见到鬼子就要拼命,要不是方舵主使出雷霆手段,不知还要有多少杀身成仁的弟兄。而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这个白衣女子竟然仗着手下功夫硬,愣是闯进灵堂,咋了陈总舵主的牌位,这才惹怒众人,派出帮中一顶一的好手孙海和李涛,想要捉拿其回来讨要说法。事情就是这样的经过,王飞虎听的一阵迷糊,这姑娘明明也对日寇恨入骨髓,怎么就来砸场子来了?肯定另有隐情,并且现在无极门上下是看在自己面子才忍了此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