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风雨南京行(三)(1/2)

加入书签

  (18#)

  虽然女孩花容月貌,但是这番话却实实在在的不讲道理,完全的恶人先告状。如果这是一个男人,王飞虎早就会飞起一脚,但这是王飞虎最最把持不住的类型,而且素颜高冷,冯庆远看向王飞虎,此时哪还有提枪杀鬼子时的劲头儿?反过来再仔细的看这个女孩,只见她肩膀瘦削,腰肢纤嫩,明明是一副弱不经风状,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拦路抢劫的?

  但听她说这一番话,和西北道上的好汉们一般无二,这种矛盾复杂的场景,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对答。为了避免王飞虎看人家眼神这种执着激怒对方,冯庆远遂走上前去,抱拳说道:“请教姑娘尊姓大名。”那女郎哼了一声,并不回答。她只是看着王飞虎这个轻浮的眼神,还有嘴边的口水怒火上涌,手不知不觉的伸向了腰后。

  冯庆远一看这还有好?这是要掏家伙火并的架势。赶紧再次抱拳:“姑娘息怒,飞虎大哥从小留洋意大利,于我华夏礼数识的不多,在欧陆地区直视女性是对对方尊重和肯定的意思,老外嘛,就是这样直接的,姑娘,咱们此地相逢,也属有缘,我帮您介绍下,这是位在东北坚持抗日,整训出了飞虎朴刀队,在喜峰口和二十九路军联手,用朴刀,配合二十九路军的大刀,重创日寇的王飞虎将军”说着右手一伸,给她引荐自己的临时老大。

  那女孩乍一听到王飞虎的名号,明显娇躯微震,手中的家伙差点拿捏不住。表情稍有缓和后,又重新罩上了冰霜,秀眉立即微竖,说道:“听你的口音,更像是西北那边的,你说话我是不大敢信的,飞虎将军威名远播,是打鬼子的大英雄,岂是此人这幅轻薄样?不要再痴缠不休,快点儿给本姑娘让道”此言一出,立即抽出了身后的家伙,冯庆远心道这女孩怎么这么不稳当?定睛一看,好么,手里竟然攥着个单刀。

  王飞虎这个时候稍微有些缓过神儿来,看到这女孩大白天的拎着刀片子满街走,装小太妹吗?想不到这一个柔弱的女孩,竟也敢耍起刀片子。赶紧收起脸上的春色,学着电影里那样抱拳道:“在下不才,正是王飞虎,姑娘,你,那个……那个”王飞虎用很客气的语气对着白衣姑娘说道,但是自己的语文功底儿太差,肚子里没货,而且电影看得也不专心,竟然想不下来接下来如何编。磕磕巴巴道:“来此贵干啊?”

  那个女孩貌似有些不耐烦,道:“大金陵城不管是哪儿?本小姐要来便来,用你管?看你这衣冠不整的样子,还想冒充飞虎将军?赶快给我让道“这女孩似乎非常焦急,只是不停的让堵在胡同口的众人让道,此时捂着手腕子的生化人王五一边慢慢的转着胳膊肘,一边虎视眈眈的往王飞虎身边靠,这几个人当中,冯庆远因使用了升级药剂,身高也窜到了一米八三,而王飞虎等人,各个都是一米八以上的壮汉,虽然身手可能不及这个会功夫的女孩,但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站在这个空间本不多的胡同口,还真就显得空间局促起来,

  此时胡同里面传来了腾腾的脚步声,白衣女孩似乎焦急起来,也不再和王飞虎一行人废话,挥舞着单刀就要“杀开一条血路”,这架势可吓坏了王飞虎,还有身边的王五等生化人,保护指挥官生命财产安全可是第一要务,生化人虽然没有情感,服从这个留在基因里的最基本命令可是杠杠的,王五等三个人见到白衣女孩挥刀,立时排成了更加紧密的队形,阻挡在有些杆儿颤的王飞虎身旁,惹得冯庆远一阵慨叹,看看人家这警卫员。

  只见众人在这看叠罗汉的光景,女孩身后的脚步声已近,奔过来的竟然是两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汉子。这个身高在营养条件普遍不好的1933年,已经算是比较高的了,再配上黑色小褂,还有腰上绑的匕首,王飞虎看到了两个典型的民国“土匪”。这个形象在前世的影视剧当中可是太常见了,遗憾的是他们都没有留小分头。而且二人相貌平平,似乎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本领,但从沉稳的脚步,还有犀利的眼神来看,都十分的干练。

  这俩人突然看见女孩身后的几位猛男,也是一愣,这一片地方什么时候又有高人光临了?莫不是小妞儿找来的帮手?不敢怠慢,当即冲着三大罗汉身后头领模样的王飞虎抱拳道:

  “好汉,敢问尊姓大名,我们兄弟有些私事要和这位姑娘了结,不知可否挪挪尊驾,移步别处?”这个说话的汉子属于那种掉在人群里根本就再也找不到的主儿,王飞虎实难将其和在东北的普通佃农模样区分开来,但是如此气势汹汹的,难道也会功夫?

  白衣女孩此时有些沉不住气了,情急之下又往前挪了挪步,但是王飞虎面前的生化人丝毫不让。女孩儿急了,单刀施展不开,直接气呼呼的摔在了地上

  “你们这些恶人,光天化日之下欺负弱女子,算的什么好汉?再不让开,我就喊人了啊!”

  这种似怒非怒,而且哀怨娇羞的表情,看的王飞虎是一阵阵柔肠轻牵,心花怒放。太带劲了,太特么够味了,这就是老子喜欢的类型!

  王飞虎猛然间正色道:“王九,你们几个先退下吧,站到志坚先生身旁就可以了。”随后稍作绅士状,侧了侧身,给突进的太靠前的白衣女孩让了让道,无奈巷子太窄,几个壮汉体

  积太大,倒腾半天还是没地儿,搞的白衣女孩还是气呼呼的站在那里,恶狠狠的瞪着身侧的两名和王飞虎攀谈的黑衣汉子。她这一转身处理的十分有技巧,既避免了和王飞虎面对面的尴尬,这个角度又让追来的人会误会她和王飞虎是一伙的,此刻正站在一块,看的王飞虎暗挑大拇指。

  王飞虎不愿意在这里耽误太久,对着抱拳施礼的黑衣汉子道:“这位老大,敢问你们两个爷们儿,追个姑娘干啥?你们要打劫吗?看着这姑娘弱不经风的,应该也没多少钱,兄弟我在东北混口饭吃,通河那边做点儿买卖,几位兄弟要是来拜山,小弟我好久好肉招待”,王飞虎一不小心,把和万大胡子他们一起的那套土匪语气暴露了出来,立时觉得在这金陵首都,有些太土包子了,美女面前怎能掉价?

  前首这个黑衣汉子一听对方来自东北,和这个白衣女孩在一起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明显的收起了刚才的气势和紧张的精神,再一躬身,道:“兄弟抬举了,感情当咱是拦路抢劫的贼人,哈哈。既然来自东北,那么可认识飞虎将军还有苟兴华司令?这两位可是我们南京无极帮公推的英雄!当日喜峰口一战,朴刀队威名远播,莫说飞虎将军,哪怕您认识飞虎朴刀队队员也好,咱兄弟也会当你是朋友。”这个黑衣汉子真诚的说道,他身后那位虽然没说话,但是看神情跟前面这位一样。

  王飞虎心念急转,似乎这姑娘和这两名汉子有什么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