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外星科技(1/2)

加入书签

  (18#)

  头好痛,王飞虎感觉自己被巨大的离心力甩出几百米高,然后再重重跌在了地上,除了全身每个毛孔难以表述的扩张疼痛外,耳边一直有类似蚊子叫般的“嗡嗡声”,哦不,是“长官、长官”的叫声,“特么的一大早的,这是谁啊,谁?我不怕鬼!……我真的不怕鬼!!”王飞虎一边嚷嚷着给自己壮胆,一边尝试着继续撸串,可是拿钎子的右手仿佛灌了铅,任凭大脑发指令就是不动弹。王飞虎慌了,这是咋了?突发性的帕金森?还有那个极细微的“长官”喊声,这都是谁?恶作剧吗?

  还有,难道是给老子下药了,然后劫个色?!王飞虎想到这里,一下子清醒了不少,长这么大,还是个处呢,千万不能让某些有心的中年妇女们得逞!下意识的用受过伤的左手去捂下身。还好,左手渐渐恢复了知觉,在成功护住下半身的同时,感觉到了手上还攥着东西。

  “想起来了,老子正在这看老物件儿呢,突然就中风了”王飞虎继续自言自语,正在带着满脑子疑惑检查手上拿的那封残缺不全的信时,从还未完全张开的泛黄信纸当中,又滑落了一张略显新一些的纸张。看着纸片飞絮一般掉在地上,王飞虎来了精神,他放下信、信封,扔掉烤肉,踢开啤酒瓶,使出吃奶的劲站起身来,费了半天的牛劲,王飞虎再次正常的站了起身。他弯腰捡起第一封信,随手又抄起第二封,一眼看过去好么,这是什么文字?火星文?玛雅文?老子外语不好,又不是不知道。就在王飞虎愣神的功夫,刚才那个微弱的声音再次响起

  “长官?我在这里!”……

  王飞虎直接就是一激灵,我靠,这特么谁啊,平地转身360,然后左看、又看,上下转圈看,看了半天没看出来个子午卯酉,“特么的,邪了门了”,看着周边熟悉的一个个集装箱,还有自己挖的像模像样的无烟单兵灶,除了有点儿不美观外无任何异常。

  “长官!在你脚下!”

  这个声音一出,王飞虎差点儿尿了裤子,立即吓得窜起两尺高,眼泪哈眼圈的哭嚎“我滴个妈妈哎~”

  这个声音不顾惶恐万分的王飞虎,直接娓娓道来:“长官,我是查克拉星最后的人工智能,与查克拉时间85万年前,地球时间85年前被派遣至银河星系,我”

  “给我打住!”

  听到这个神马查克拉人工智能说这么多话而自己没事儿,王飞虎放下心来,但是絮絮叨叨的是怎么回事儿?还有手上这两封信又是怎么回事?

  “我说,查个什么拉,你快说,你怎么跑到我的‘店里’来了,刚才谁给我下药了?哪位大妈?”王飞虎一向很贫,

  “长官,我没有名字,不叫‘查什么拉’,如果您给我命名,将会是我最荣幸的事!”说到这里,从黑色的“粒子盒”中发出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王飞虎这下看明白了,发出声音的还真是这个黑盒子,略有几分光泽,十分柔和,而且通体给人一种金属的质感,精致万分,拿到首饰品市场一定也能很值钱,“别跟老子废话,小心拆你电池,你谁啊,赶紧的”,王飞虎认为恶作剧有些过头了,这明显就是个高档音响吗,肯定哪个孙子消遣老子,然后用偷偷安装的摄像头看老子出丑,想得美。

  “长官,时间真的不够了,目前待机剩余:33分钟地球时,为了完成我的使命,现在将一切告诉您。我是查克拉星人工智能,代号txb47956,查克拉人类命名的半人马星系,……”

  “还他么贫嘴呢?”王飞虎找了半天,没找到“音箱”的电池,随后掏出手机,准备录音。

  结果不掏还好,当王飞虎看到手机时,吓了一大跳手机已经断裂成了几半,再看手腕上的watch也是一样,四分五裂。这下王飞虎有些慌神儿了,他立即把炉火灭掉,随后把“小黑”揣在了兜里。因为他突然发现,这个盒子越看越顺眼,干脆就据为己有得了,管他谁的。什么民国时的皮包啊,旧家具啊,到了老子手里就是老子的。做完这些,他立即慌慌张张跑向住的集装箱房子,检查其余的对外通讯设备。

  让王飞虎更加郁闷的是,屋子里的固定电话、电脑、对讲机,甚至是电子表,凡带有电路板的设备,几乎全都损毁无法修复。

  “家里遭了贼了?!”王飞虎一边向废弃工厂大门上跑,一边儿寻思着。

  在这座占地两百多亩的老厂房大门上,还有个看门的老大爷,平日里和王飞虎处的不错,而且当年这个工厂是军工背景,涉及一些军供的工程机械制造、维修,所以厂大门和围墙修的格外坚固和高大,同时和部队上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导致后续开发商不愿意开发这里。而且厂内当初那些老旧设备都原封不动的在车间里,为防止国有资产流失(都是想卖都卖不出去的老古董),还是安排了看门大业刘大爷。王飞虎一路小跑来到门卫室,伴随着从小黑里面发出的声音“长官,请相信我的陈述,还有32分钟地球时,我……”王飞虎不管小黑的絮叨,推开老刘头的大门,发现空无一人,这才想起来,老刘头昨天跟自己说好,反正也没人来偷东西,干脆回老家得了的话。王飞虎暂时不太相信小黑,还有那个“查克拉”,他翻

  箱倒柜的找电话或者一切能与外界沟通的东西。接下来的事情让王飞虎头大:他翻出来一个破旧的老人电话机,和王飞虎已经爆裂的手机一样,这个更惨。又找到了两个电动剃须刀,也是全都损坏,连门卫室的固定电话也裂成了几半。看着眼前连收音机都破损的不像样子的情况,王飞虎一阵恍惚。

  他哆哆嗦嗦的掏出小黑,对着他说“那个,什么什么拉,你说的都是真的么?”,王飞虎一边对小黑说话,一边用眼睛向门卫室外面到处乱瞄。看到后,自己才真的慌了。原来自己的工厂只是处于稍微偏僻的城西,周围还有县城里较大的肉店、粮店、综合超市陪着,虽然客流量不大,可还有人不是。但是现在大白天的,怎么外面一个人影都没有!?最最令人惊奇的是,这根本不像是城里的光景,自己家在南方某小城,从没见过街道上种过这么奇怪的大树,还有这么粗的老松,松树上还点缀着点点露水?!这是哪儿?这根本不是原来的地方啦!看着窗外貌似原始森林般的场景,王飞虎彻底的蒙圈了。他狠狠地咽下几口唾沫,不管手里的小黑盒子“还剩30分钟地球时”的倒计时,绕着厂房内的围墙,开始兜圈子。在小黑报倒计时还剩17分钟时,骑着自行车的王飞虎终于停了下来。因为,他彻底被震撼了,院墙虽高,骑在车上还是可以看到外面那一片片绵密的,一眼望不到边的参天大树!几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的同时,王飞虎眼圈通体一红,眼泪不争气的撒了出来。

  他慢慢的拿起小黑,道“查克拉,你说,怎么回事,我一觉睡到五百年后了吗?”王飞虎平日里丧尸片看的不少,以为是爆发了什么电影里的情况,然后自己孤身醒来,外面已经是另一片天地。“长官,还有16分43秒地球时。和您判断的截然相反,我们回到了地球时平行空间的85年前,也就是1933年2月1日。”

  “1933年,1933年?!”“嗷~呜!!”

  王飞虎已经做好了听到最坏消息的打算,没想到,竟然是向前了八十多年,而且是,1933年!这正是令人血脉喷张的年代,这正是华夏民族最最危难的时刻!王飞虎无数次梦中的演习,这次终于实现了!!只是,自己原来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失去了……父母……家人……朋友……还有从没见面甚至不知道名字从不认识的女朋友(好吧,承认自己是**丝)……

  王飞虎又洒落了几颗热泪,无力的坐倒在地。在捧起小黑想要掩面狂哭时,他忽然间暴起1933年?!这不正好是从小埋怨没有保家卫国命的自己的最好解脱吗?!各路神仙啊!是哪个大发慈悲,终于让小弟梦想实现了啊?!哇,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有外人在旁边,可以看到一个站在清晨寒风中,只穿战术背心和大裤衩的一个青年,近乎精神失常的又哭又笑。

  “长官,只剩16分钟了,请允许我打断您的竭斯底里”

  王飞虎用手摸了把鼻涕,大喝道“既来之,则安之,老子就是穿越了,就是来报效祖国,就是来抗战来了,怎么地!!”

  “查克拉,快说说,你有什么本事?”王飞虎就知道,当初三万块绝对没白花,这个黑盒子肯定有文章。

  “是,长官!我们查克拉星球的人穷兵黩武,连年的对外星系发送战争,掠夺资源,但是随着战争的深入,我们终于占尽了所有想要征服的星球,但是也耗尽了无数的资源,包括人口。于是我们的首领在100万年前,地球时100年前研制了“粒子转换”技术,可以用基地进行分析、合成,将原有个体进行完美复制,尤其是各个星球的人类,并赋予复制后个体的服从基因,使其绝对的服从发布命令者。这样,在查克拉人侵入一个新的星球后,只要将个体消除,打上时空标记后,很快这个个体就会化成比地球科技所说的“原子”体积还要小百万分之一的粒子,随后瞬时转换到某个基地当中,再由基地消耗一定的能量和物质,在时空标记处瞬时返还这个个体的复制体。复制体和原个体的生理体征、思想、技术能力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复制后的个体多了“心灵控制锁”,发出时空转换命令的长官就可以在“粒子盒”上,感应到其存在,就类似地球科技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