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牛刀小试(下)(1/2)

加入书签

  (18#)

  王飞虎在王二拟好的信件上,盖了自己的名章。随后安排生化人侦察连战士,开着阿尔法罗密欧8c小跑去送信了。只是这是一辆“改良”了外观的小跑车,王飞虎那辆太扎眼了,将车盖前脸拿掉,放上木匠做的方匣子,显得像是老家具一样,然后再漆成黑色,此时的油漆工业并不发达,好不容易染满了黑颜色,在一些细节上已经让王飞虎“不忍直视”了。令王飞虎意想不到的是,以为这样足够低调的阿尔法罗密欧8c,到了万大胡子跟前,愣是让他呆傻了半晌。这个年代汽车实在太稀罕了,死磨硬靠无奈王二就是不答应,然后又不好硬抢,于是在王二送信返回时,带回来乌泱泱一百多人的马队。

  王飞虎见者阵势也是一愣,仔细端详后,发现改装8c小跑,慢悠悠的开在前面,后面跟着一彪土匪。离近了些,才看清是万大胡子。万大胡子也直接,上来就是一阵羡慕嫉妒加哀求,哭天喊地的想要这个拉风的小汽车。王飞虎托着腮想了想,他倒不是舍不得这辆车,而是担心一旦被日军缴获,那汽车里的发动机、活塞、密封等技术,都将便宜了日本人,而且万大胡子这样的,也不会有查克拉星科技帮忙钱转油,万一油料不够了,天天来烦自己怎么办?最终在万大胡子承诺既不能让鬼子缴了,也不会白拿汽油(拿生铁来换)之后,王飞虎才显得“极不情愿”的把车给了万大胡子,千叮咛万嘱咐,这个车咱东北就这一辆,你大胡子别给整没喽。

  万大胡子带的是百十来个骑马的兄弟,让王飞虎很是好奇,从分手也就一个半月时间,怎么弄到这么多马匹?在招待宴席上,万大胡子为了感谢王飞虎的赠车之恩,承诺方正县那边的东北军军工厂,自己出人出力,拿到洋落分文不取。一通的拍胸脯之后,才道:

  “我说,飞虎老弟,方正这边有满洲**一个旅,就是那个什么特么的洮辽警备军,全军才3千来人全他娘的狗汉奸,老子和老常(常有旬)一合计,他们一天天的,吃喝啥都有,子弹随便拿的,老子和兄弟们却在喝西北风,这股气也是咱们爷们儿能咽下的?半月前,老子领着三百来号弟兄,趁着夜里,端掉了狗汉奸们一个骑兵连,枪炮啥的没有,这马匹可管够,这不,兄弟都带过来了,飞虎老弟要是相中哥哥的这点儿家当,随便你留。“

  王飞虎看他嘴上说的痛快,实则心里肯定不舍。说实话,有了阿尔法罗密欧重卡,搭配上m1938冲锋枪,这样的机动穿插火力,还真看不上这些骑兵了。王飞虎也没那么矫情,都是抗日打鬼子的队伍,他大手一挥,道:”老哥,不瞒您说,小弟我留洋这么多年,家里还真是小有资产,兄弟怎么能要老哥你的宝贝?都是打鬼子的好汉,这些马啊,您都留着。而且兄弟看你队伍里中正式不少,要不这么地,老弟赞助你两千发子弹,再看着伪满那帮孙子,给我揍他娘的。”

  这番话可说到万大胡子心里去了,伪满的伪军战力一般,碰上了绝对是给队伍补给的好机会,无奈手上弹药总是不充裕,看到肥肉也不敢下手,这下可好了,两千发,这个王飞虎不显山不露水的,还真他娘的有钱啊。万大胡子不知道还有超时空粒子转换这样的金手指,完全当王飞虎富二代了,嘴上打了个哈哈,道:“老弟,痛快!哥哥也不跟你墨迹,今后有买卖,一起发财!兄弟绝对不含糊”王飞虎怕他再扯没用的,赶紧转移话题

  “那个,万哥,兴师动众的,不会是光为了讹弟弟一辆小汽车吧?”王飞虎真正关心的是东北军留下来的军工厂,“哈哈,飞虎老弟,这是跟你合计开洋荤来了”万大胡子一边搓着手,一边给王飞虎如数家珍的说出方正县的军工厂和地方兵力部署。这一个多月来,万大胡子不止一次的带人想要吃掉这几个军工厂,一座机枪仓库,一座子弹工厂,还有一座步枪装配车间,就这些东西,足以让弹药捉襟见肘的万大胡子馋掉下巴。但是他与常有旬,共计千余人,硬是没有撬动这块铁板,原因就是这里有伪满一个步兵混成旅,大概七百多人的样子,还有日军一个骑兵中队,大概两百多人和三百多匹马,伪满的骑兵连已经被万大胡子收了,但是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又是第二师团!?”王飞虎一乐,看来跟这个第二师团还真的有缘啊,他们主力不是回国整编了吗?怎么还留着一个骑兵中队?也难怪万大胡子和常有旬吃瘪,以一千兵力,对阵鬼子一个骑兵中队,就算是加上这一百多人的骑兵,在粮草和弹药都不充足的情况下,怎么能以一比一的人数上获胜?王飞虎当即安排好万大胡子这百十来人的住宿,打算明天一早,就摸过去,自己攒了一个来月的家当了,也该出去溜溜了?

  万大胡子不管王飞虎怎么安排,该吃吃该呵呵,大大咧咧的享受着兄弟的酒肉,底下众人也是一副这种匪相。让王飞虎身旁的一个高大的身着深灰色意大利军装的青年军官一阵叹息,“不知二十九路老兄弟们,现在可还有酒喝?”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之前受伤被飞虎军带回东北的冯庆远。服下升级药水后,除了身高明显提升,力量、速度等都有提高后,王飞虎没发现任何副作用。随后王飞虎就是苦口婆心劝说执意回西北的冯庆远(

  这样的人才也能放走?),“冯兄,在哪里不是抗日?况且宋长官那边已经追认您是烈士,殉国告慰文上已经有了您的名号,我看,不如就现在东北看看,老弟跟你保证,三年,三年之后你再看看兄弟我是不是真的抗日?”

  冯庆远认为二十九路军军长宋哲元对自己有知遇之恩,而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离开老长官,有些过意不去,又想到这个面嫩的王飞虎,的确于自己有救命之恩,这可着实难以抉择。王飞虎什么眼力?什么电影没看过?他见到醒来之后的冯庆远,感觉这就是中国标志军人的体现!阳刚的外表配上绝对服从的内心,忠于家国,轻予自身,而且受过良好教育,和自己竟然没有太多的思想代沟,这可真是不可多得的军事人才,最关键的,统帅指数比松本雄一这个联队长还高,用脚指头来想自己也不能放。于是,他就将冯庆远“软禁”在自己身侧。终日由王一负责暗地里盯着,然后领着冯庆远参与自己的一些列安排和土地改革。慢慢的,冯庆远似乎觉得这个王飞虎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说他单纯吧,他的一些做法,尤其是土地改革实在是太过老辣,细思当所有佃农得到好处后,治下百姓将会是如何拥戴?比现在国内的很多做法不知高明多少,反观西北……,说这个王飞虎高瞻远瞩吧,此君竟然连辎重仓库都没有,这也敢跟日军硬碰硬的叫板?底气从哪来的?就算他是富家公子,那么这许多的军资从何而来?随着深入了解,冯庆远隐隐的感觉到这个飞虎军不简单,远不是表面表现出来的这些实力,据通河县的乡亲们说,曾经看到有飞机印着飞虎军那夸张的虎头旗。

  王飞虎知道冯庆远是那种打仗在行,其他外行的人,他相信自己迟早会让冯庆远真正融入。所以此战,他将冯庆远带在自己身边,直接参与了飞虎军参谋部的作战计划制定。跟王飞虎想的一样,一进参谋部,虽然日式的参谋作业、图纸量取与沙盘推演和冯庆远所学有所差异(没办法,之前飞虎军只有六十一联队参谋部这二十几人),但是还是被飞虎军如此正规的作战方式震惊了,要知道在西北军里,师一级作战单位参谋部也不会超过二十人。冯庆远不认识这些参谋所说的和所写的意大利语(无奈王老大选择的这么个国家),但是从他们的一步步推演和计算来看,骚的是心头直痒。眼看着一场小规模作战推演完毕,到了收官阶段了,冯庆远再也忍不住了,他跳着脚对着其中一个复制人参谋道:“不行不行,前面打的气势恢宏,怎么最后一步这么虎头蛇尾?把这几辆军车超微向前停停,以日伪军现在的火力,根本就无法对其造成有效伤害,再把这些九二式往这个方向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