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牛刀小试(上)(1/2)

加入书签

  (18#)

  时间到了1939年三月中旬,等待的滋味不好受,一连派出了不下两千生化动员兵人马的王飞虎,渐渐的坐不住了。外派的“飞虎朴刀队”,还有多少人能回来?他们不归,自己南京之旅就无法成行。而且外发到国外的生化人,任务执行的怎么样了呢?这些模样各异的生化人,在利用肤色和金钱的便利搭乘各国邮轮后,王飞虎就无时不刻的惦记着。这些外表是白种人的生化人,只会讲意大利语,在此时英语盛行的全球,能吃得开吗?然后就是一次性粒子盒,这个千万不能有闪失,虽然已经明令生化人“盒在人在,人亡盒毁”,但是难免有所差池。并且再有两个半月,鬼子第一师团就要进驻哈尔滨,自己需要尽快完成南京之行。而且当前治下还有很多基础性建设没有完成,很难放心的走啊。也有稍显舒心的事,阿尔法罗密欧800型运输车和8c骚包小轿车现在各已经开始了批量转化,民用运输车超时空转化一百辆,军用型小汽车三十辆,主要用于目前到手的通河县的土地丈量、人员统计、安置,还有警戒巡逻的使用。有料是目前王飞虎比较犯愁的,通河县内没有油田,此时还没有“大庆油田”的概念,即使有,也不能这么早就暴露出来,日本人如狼一般的嗅觉,就是为了掠夺华夏资源的,到时候惹来抢占抢红眼的日本人可就得不偿失了。好在可以利用月球基地的能量转换功能,将一部分生化能,转为汽油、柴油。原理上王飞虎一点儿也不懂,但是看着从外面收回来的成吨的农产品,在粒子盒霞光一闪之后,就会有用铁桶装好,并且码放整齐的汽油或柴油。兑换资源消耗为:10吨农产品,或5吨粮食,兑换1吨汽油,15吨柴油。王飞虎看到这里时,动了个歪脑筋,粮食!?那我拿水兑换出来的军粮,再将他们兑换成汽油不是更划算?尝试了几次失败后,王飞虎发现,这个系统似乎很难找出bug,原以为还能“无限能源”,谁知道这个转换系统早就考虑到了。必须是实实在在的地球农产品,什么牛奶、咖啡、可可,又是什么棉花、蔬菜、鸡鸭鱼肉,这些在华夏非常奇缺的物资,到了美国可是“满大街”都是,王飞虎一想到成吨成吨扔掉的咖啡豆,心里就痒痒的。

  王飞虎可也是闲不住的人,在盘算着通河县内食物足够飞虎军几月吃食后,终于可怜巴巴的转化了一辆阿尔法罗密欧8c小跑车。漆面颜色选择了极为有个性的玫红色,在这个汽车基本看不到影子的时代,一辆玫红色的小轿车足以吸引所有异性的眼球,可惜的是在通河县城,由于飞虎军的头领“苟兴华”平时抛头露面,而且飞虎军的怪招又总是太多,以至于王飞虎开着8c跑车出城乱窜时,竟然没有多少人以外,大家想的是“苟将军的远房亲戚,真是个阔少,赶紧离远点儿,别惹上什么祸事,就他们家洋家什多……”,没有人捧场的王飞虎,丝毫不介意,而且他也听不到乡亲们的言语,他完全沉醉在“自学成材”学会开车的巨大喜悦当中,而且这个8c果然不是盖的,轻松上一百迈,比前世的很多家轿加速性都要好,就是因为没有液压助力装置,方向盘转动可真是个体力活。渐渐的,对着这辆玫红色的小轿车爱不释手。

  和王大少终日声色犬马不同的是,飞虎军名誉“主席”苟光光,每天忙到饭都顾不上吃的地步,王飞虎这甩手掌柜,从来不考虑别人死活,现在土地丈量和人员统计工作,刚刚开展,一个通河才几万人,就已经马不停歇了,而且新的土地政策要耗极大的心力去讲解,有时又得不到老乡们的认可,轻则被赶出家门,重则直接拳脚招呼。虽然有生化宪兵队的保驾护航,但是这活的确不是经济学出身的苟光光能干了的。痛定思痛,又找王飞虎诉苦无数次后,王飞虎跟他说狗子你咋这么笨呢,你把每个村的人员都集中起来,统一宣讲,然后再树立几个榜样,不就有人跟风了吗?也不用你累成狗似得四处乱跑强啊?后来两个人又合计了下,想了想光苟光光和几个生化人肯定不够,王二和王三虽然复制前有一定文化水平,但是交给他们来干这种又不叫人放心,遂招了几名教书匠先临时充数。到了这时,王飞虎更加的认识到,东北地区现在的确不是良好的发展区域,这里太偏了,人才现在集中在长江流域,而且黑龙江又被伪满洲国和日本关东军隔断,人才无法外进,要想做好发展,没人才真的不行啊。深思熟虑了好几天,外加出门溜车整训部队,王飞虎终于推出了飞虎军人事局这么个单位,首先在其内设置了两个机构飞虎军民政人事处和军政人事处。目的就是凭借目前飞虎军闯出来的“名头”,还有各种前世记忆中的优厚待遇,比如月钱足两,吃食免费,免费住房(集体宿舍)等举措,开始全国范围的招收人才。虽然这个时候很难有途径年来到东北抗日,但是华夏千千万万的热血青年,是什么力量和困难都阻挡不了的。王飞虎认为这个作为长线考虑,短时间的,只能“绑票、硬抢,打闷棍”了,没办法,谁让咱是真的迫切“渴求人才”呢?但是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做法,终归不是有效的解决人才短缺问题的良好方法。王飞虎思来想去,觉得还是稳扎稳打比较好,他在通河县的一隅,规划出了几块地皮,用精米换到手之后,将这块地

  划分为四个区域。其一,大概有十亩地的区域内,将要盖成人才公寓,给那些自己将要收拢的人才居住。而更大的一片面积在三十亩左右的地上,规划起了成规模的小学、中学,并且留有师生宿舍,虽然学生和老师现在都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剩下的两块不到十亩的地,专门用做技术研发。虽然地方小,但是这里的砖瓦房却是最先盖好的,这里放满了从穿越过来工厂里的工具书籍还有操作手册。这些领先了将近八十年科技的智慧结晶将会对这个代起到颠覆性的引领,王飞虎在返回外星科技指挥部时,无意间发现当时工厂里的工具、资料竟然完好无损的保存在车间办公室里,虽然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资料和各种生产加工的文献(感谢国企,竟然有全套的工艺知识资料,还有各种机械加工书籍期刊),但是拿到抗战期间,这绝对是自己的强大助力。

  每天看到工地里乡亲们热火朝天的干劲儿,王飞虎突然有了新的灵感。由于自己改革了土地政策,老乡们慢慢的不会对生计发愁,而失去土地的地主们势必要将资本转移,到哪里好呢?历史告诉我们,有两个大方向可以做一是投资基础建设,这个要有飞虎军牵头,然后广大地主乡绅跟风,这样不仅大家有活干,减少了失业,增加了民众创收,又能提高地主乡绅阶层,将土地痛痛快快的吐出来,自己实行的土地格命将会更加顺利;另一个方向就是投资办厂,给予民众良好的政策扶持还有技术扶持,让民众自己创业,这样更能拉动境内整体的经济发展,并能最大限度的维持稳定,看到有利可图的地主乡绅们,更加会乐此不疲,这样固有阶层慢慢的就转移了精力和观念,待到他们的下一代成长起来后,宽松的投资环境还有氛围,定会慢慢的消融掉“地主”的这一光环,而这才是王飞虎真正切实想看到的,除了土地,能够光耀门楣的事情还很多。

  这一天,刚刚视察完领地内施工建设的王飞虎,悠哉悠哉喝着通河资产的葡萄酒,边走边唱着青花瓷歌词,感觉到官道上渐渐的尘土飞扬,马蹄隆隆,王飞虎心道:“什么情况?难道土匪结伙打劫我通河县?”,不能啊,附近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