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开山立柜(下)(1/2)

加入书签

  (18#)

  李学万?!这不是混迹饶河伯利的好汉吗?后来与另一支“义军”一同加入赤军的?他率领的“东北仁民格命军”在这一带可是势力最大的,人数达到五千余,而且还有人数达到将近一千人的李延禄,在江左与其遥相呼应。黑龙江就这么两股能“折腾”的土匪,后来加入了赤军,成为黑龙江抗战的主要游击力量,包括后来统一附近各地小支义军、民团的赵尚志大哥。

  看到现在这个李学万,王飞虎觉得是不是自己和土匪有缘?东北日后比较活跃的大哥级任务快见个遍了,他立即满脸堆笑,托着酒壶递到李学万跟前,道:“原来是李大哥,来,先整口”

  李学万可不是什么文邹邹的秀才,他从刚才丘八那个神色已经看出来这壶里装的是酒了,他也豪气干云的扯过酒壶,使劲儿的喝了一大口。

  这年月用来做白酒的粮食不多,虽然东北号称“棒打狍子瓢舀鱼”,但那都是鬼子来之前,为了以战养战,现在的东北已经不复了往日的富庶,民众连吃顿饱饭都难,哪还有粮食拿去酿酒?和之前的万大胡子们一样,李学万知道,这个身穿奇怪长袍的青年来历不简单。

  他用手抹了抹下巴,对着王飞虎道:“大兄弟,我这十几个兄弟可是都饿了两天了,每个人都喜欢喝那么两口,介意不?”

  王飞虎大手一挥:“李老哥,咱都是抗日的队伍,只要打鬼子,咱就都是自家兄弟,酒我送你们了”

  李学万将酒递给身旁的东北军士兵,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到了渴望,还有饥饿,一个个盯着酒壶,眼里冒着绿光,李学万不理这些只顾着喝酒的兄弟,转身对王飞虎道:

  “大兄弟,鬼子到底去哪儿了,还有这些假洋鬼子是咋个事儿?”

  面对着前面这个抗日英雄,后来的抗战英烈,王飞虎不敢怠慢,其实在刚才递酒、聊天时,王飞虎已经命令王三德(松本雄一)从县城的另一侧,“攻入”县城旁边的通河县通河镇,算做日军作战任务成功,再在王飞虎既定的县城外设立联队指挥部。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

  不影响历史的走势,而且不能在自己羽翼未丰时就直接面对将来的日军第一师团。忍,现在只有忍!时机一到,雷霆万钧!现在不能让世人知道自己已经“吞”并了第六十一联队,但是击败六十一联队,占据县城还是要通电全国的,这将是极为振奋人心的胜利。

  “李哥,咱抗日飞虎军别的能耐没有,这打鬼子的本事还是有的,松本老小子,被击退了……”

  仿佛是踩了耗子尾巴一样,李学万刚刚镇定自若的神态一扫而空,“我x,老弟你说你击退了六十一联队?”

  “整整一个联队!?”

  “那可是好几千鬼子啊!”

  “我滴个乖乖,吹牛b不带这么扯的,几百鬼子都打的我们团屁滚尿流,还特么击败几千鬼子”

  “谁被鬼子打的屁滚尿流了?别特么瞎嚷嚷”

  ……

  难怪东北军士兵们都傻了眼,实际上中日的对战战损比一般都在1比几甚至一比十几,要想歼灭鬼子一千人,有时需要中央军上万人,更不用说地方部队了。是以这些衣衫褴褛的东北军将士蒙圈,

  王飞虎见差不多了,赶紧奉上刚刚编好的理由

  “我x他女良的小鬼子,来咱们华夏不为别的,只是看中了咱华夏的资源,强攻县城会带来损失,小鬼子不干亏钱的买卖,他们都去通河镇了”

  “小弟也只是跟鬼子拼的凶了点儿,然后鬼子不愿意过多的损失兵员,所以就转移了”

  李学万现在冷静下来,暗道“前后大概半个时辰,鬼子势大,轻重火器配置齐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歼灭鬼子根本不可能(要有金手指才行),嗯,这小子倒是没骗人,但是他们的队伍怎么人员战力如此之强?比自己见到的中央军队伍还要好,这小子到底什么来路?”

  看到李学万在这里眼珠乱转,为了不让自己人怀疑,王飞虎道“李老哥,丘八老哥,小弟我祖居哈尔滨,其实家父早年间去了南洋,做点儿小买卖,可恨日本人占我华夏,杀我华人,家父和同道中人就组建了‘抗日援华会’,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就是为了让咱华夏更好的打鬼子,接下来我要通电全国,号召更多有识之士加入到东北抗战的队伍中来!”

  李学万听到“号召”俩字,心里突地一跳,这种语气,和之前在哈尔滨见到的几位“同志”非常相似,难道,这小子也是赤党地下组织的人?想到这里,李学万态度立马大变,赶紧拍着王飞虎肩膀道:“兄弟,俺也没啥文化,你说这些俺也不懂,但是真要打鬼子,咱就是好兄弟,”

  其他东北军士兵也跟着一起吆喝:“一起打鬼子,咱就是兄弟!”

  王飞虎不愿对此深入太多,他立即命王二小用日军的电台明码“通电全国”

  大致如下:

  华夏危矣,日寇横行。今倭兵势大,我等虽死战亦难保,然不伐敌唯坐而待亡,势与战之!抗日飞虎军,于今日挫败日寇松本之六十一联队,保全通河县城,我等正义之师天必佑之,华夏幸之,愿天下有识之士,赶赴通河,共举抗倭之大业。

  看到王飞虎的人滴滴答答的通起电文来,李学万等人算是开了眼界,感情这真的是自己人,“抗日飞虎军”,有意思。

  眼看着战场收拾妥当,王飞虎即命人烧水煮饭,现在已经有了将近一千人的王飞虎,还在庆幸军粮的廉价和精致。他分出几份,除却包装,把单独的粮食、肉食,还有菜都拿了出来,放到这个时代用芦苇杆编制的盛物品的“圆斗”里,这是鬼子“就地补给”从老乡家搜出来的,现在王飞虎拿来征用,“李老哥,兄弟没啥送的,留你吃顿饭,这点儿粮食,你拿回去,跟家人们一起,吃顿饱饭”

  这句话一出口,几个东北军老兵无一不感动落泪,“老弟,有口饭吃不容易,俺们几兄弟,早就没家人了,在方正县的老家,鬼子一来……

  嘿!……”

  东北军们差不多皆是如此,被日寇烧光了房子,杀光了亲人,东北军南撤时,几个人开了小差,他们要回家安顿老母、照顾家小,谁知到了家乡,附近的村子都被日军烧了,老母亲也被烧死。亲人惨遭屠戮。几个人葬了家人,一跺脚便跟了李学万,打算像王飞虎说的那样“开山立柜”,伺机跟日本人玩儿命,所以,他们见了日本人格外眼红。

  当看到这个“海归”青年给自己的竟然是精米和猪肉时,几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竟然激动的颤抖起来,

  “大兄弟,有口饭吃就行,你的情谊哥们儿几个心领了,米和肉拿回去给你们飞虎军将士犒劳吧!……”

  王飞虎看出了这些东北军士兵的不舍和口中吞咽的口水,他也没说什么,只道:“几位哥哥若是不嫌弃,可以来我飞虎军,咱们一同打鬼子!”

  这句话,可说到了丘八的心坎儿里去了。当年葬完老母,丘八就把这条命交代出去了,杀一个鬼子够本,杀俩就赚了,眼看着这个青年有些本事,远比自己占山为王有前途,丘八当下和老李一合计,几个人就算是“归队”了。

  王飞虎不想华夏军人对自己有隔阂,没有更多的解释,还解释什么呢,只要自己真的打鬼子,不就结了?于是,立即腾出地方,在城门外的一个饭馆处,命人收拾收拾,准备“设宴庆功”

  意大利军粮里是有酒的,这下可好,就着干肉,老李和丘八喝一口葡萄酒,啃一口干肉,嘴里吧唧吧唧的吃着,边吃边说:“这洋酒味道酸激溜的,喝不出个好来,远不如王长官的白酒好喝”

  “你特么的有口吃的行了,慢点儿吃,咱这都多少年没吃到精米了”

  丘八吃相极为难看,他大口大口吃着生化勤务兵送来的米饭,边吃边想“不如先跟了这个青年,日后看他作为再说”

  ……

  趁着大家吃饭的空档,王飞虎拒绝了县城里乡亲们的邀请,他倒不是要坚持什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而是不想过多的表露自己实力。

  他认为,在人前表现,现在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