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通河县城(下)(1/2)

加入书签

  (18#)

  王飞虎的办法非常简单,就是要以最小的代价,用最出奇的方法,快速消灭敌人。对面现在正在酝酿绝地反击,硬拼自己必然吃亏,虽然可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但自己从前世带来的资源消耗太大,目前为止,两场算不上规模的战斗,几乎将家底耗了百分之70,新的资源又没有获得,做过小买卖的王飞虎深深懂得“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迫。看着对面最多能有三百人的队伍,已经以松本雄一为核心,什么伙夫、参谋、马夫、勤杂人员,现在也都拿起了武器,围在松本周围,拿出必死的决心,要和王飞虎玩儿命。不过王飞虎不是傻子,他的最大的优点就是越是紧张的环境,重重的压力下,越能冷静的思考,然后做出动作。

  看到已经收拾完该干的活,并且好整以暇站在身旁随时准备为自己挡子弹的王二小(毛利应西),后方无忧的王飞虎立即做出了调整,因为现在敌人散的很开,并且每三到四人形成了“品”字型的阵形,有板有眼的和生化战士打着肉搏战,生化战士虽然个体有强化,单打独斗日军不是对手,但是没有配合,被松本的本阵牵着到处走,然后被各个击破。王飞虎利用小黑的心灵感应功能,将所有正在拼刺刀的生化战士逐渐收拢,以达到“肩并肩”为目的,虽然伤亡在持续,但整个战场随之一肃,不见了刚才那种乱哄哄的情况,同时临时收走了底层指挥者权利,全部由自己指挥,于是,就出现了这种一部分人在前面战斗,后面一部分人在“观望”的局面。毕竟王飞虎只长了一个脑袋。

  当最后的几个战斗小组身形并拢时,松本联队最后的二百九十多人,完全被王飞虎的飞虎军七百多人堵在了城门外空地上。和王飞虎棕绿相间迷彩服对比,茶绿色的队伍全都挤在了不到一百米的战斗宽度上,泾渭分明的站在城门外东西两侧。王飞虎这一招很奏效,生化战士肩并肩之后,整个队伍只需要考虑正前方敌人的拼刺动作,手中的卡尔卡诺步枪本身就比对方短了两百多毫米,然后m1938冲锋枪打到现在早就没了子弹,现在不如烧火棍好使,早已纷纷扔在后方。而渐渐聚在一起的日军,极为不习惯这种密集的队形,完全施展不开“精准凶狠”的拼刺技术。渐渐的,察觉到战局越来越凶险的松本雄一大佐,完全扯下了身上的军装,露出精赤的上身,直接吼了一嗓子,最后几句话竟然嚎叫起来。

  精通中文的王二小及时、有效的完成了翻译“八格牙路,现在到了生死存亡时刻,拿出你们的勇气和对天皇的衷心,我们死,他们也要死!嗷~嗷~”,好么,本来松本的嚎叫让人有种困兽犹斗,令胆小的人尿裤子的凶狠,而这个王二小一翻译,语气语调完全走了味儿,而且离着王飞虎太近,这么一吆喝吓了一大跳。王飞虎照着王二小屁股就是一脚,“我去你么的,离我这么近嚎什么啊?”

  复制人只是长了原来样本的模样,也拥有原样本的能力,只是完全效忠于王飞虎,在挨了重重一脚趔趄着摔出去后,立即像哈巴狗一样舔着嘴唇又小跑回来,让王飞虎刚刚紧张起来的小情绪一下子又掉了下去,于是又是两脚过去。

  一边拿王二小撒气,一边心里纳闷,这帮人吆喝着要玩儿命,难道是第一师团的?毛利应西已经说明了是第二师团了,难道松本老小子和梅捷师团(第一师团)有什么瓜葛?梅捷师团的人都是出身士族,最擅长打先锋战肉搏战,此师团可以称得上世界上最疯狂而野蛮的部队了,这帮来自北海道,终年食用生肉的畜生,杀人数量最多,"qiang jian"妇女数量最多,吃人肉最多,日军的其他的部队称这支部队为野兽部队。打仗的时候都像野兽一样打群狼战术,一边打仗一边所有的官兵鬼哭狼嚎,日军的很多其他部队有这种现象也是从梅捷师团学的。

  而梅捷师团应该是第一师团,关东军的绝对主力,目前这个松本雄一所在联队隶属于第二师团。但,管他第几师团,来了华夏大地上,哪个手上没有沾满华夏人的鲜血?哪个又不是恶贯满盈?不管他们在真正的历史上是否参与了当年南京的罪行,只要让王飞虎碰到了,坚决不留活口,而且不能够留全尸。在和小黑确认了“被切碎的个体是否可以回收利用”这一问题后,王飞虎坚定了这一想法。

  回过头来,这群被王飞虎全面压制了许久的日军士兵们听到松本的鼓噪之后,一个个像是加满血原地满状态复活一样,乱跳起来,嘴里吆喝着王飞虎听不懂的日语,哇哇乱叫悍不畏死的冲上来。王飞虎立即命令手枪伺候,于是,正面对决的王飞虎500名生化战士,加几十名没穿衣服的复制人,拿起手枪向前无差别发射着子弹。王飞虎看到的是一幅幅绚丽的色彩,和前方已经扭曲的武士道精神。

  但是最前排的生化战士动作稍慢一些,悍不畏死的鬼子已经扑了上来,王飞虎立即命令丢掉打空子弹已经来不及列换弹匣的手枪,伸手在鬼子绝不可能想象到的角度,掏出了件工兵铲!

  “噹”得一声猛然响起,一名生化兵拿着工兵铲的手在最前面日军士兵脑袋狠狠砸下去。

  因为离得实在太近了,日军脑中只剩下了“为天皇效忠”这一念头,赤红的双眼里面已经完全

  失去理智。冲在最前面的一名日军士兵只发出半声惨叫,就被生化兵手中的工兵铲砸得脑浆迸射,在同时三四枝三八步枪上地刺刀刺到了这名拿着工兵铲的生化兵的身上,这个生化兵猛然发出一声痛极的嘶吼,因为生化人只是普通战士,无法装备全息防具,所以这几把刺刀狠狠刺进了身体,生化人嘶吼过后,直接歪到在地。

  在这个生化战士旁边,一个复制人将手中的卡尔卡诺步枪抡圆,在空中竟翻腾起阵阵磷光,让王飞虎大开眼界,同时心中鄙视“跟我拼刺刀,谁家没有几个高手啊?”

  在刺刀划出优美的一百八十度的弧线后,两名日军鲜血飞溅,这名复制人周围响起一片凄厉的惨叫。但这三四个被砸得鲜血淋漓的日军士兵刚刚退开,又有五六把刺刀一起对准这个复制人狠狠刺过去。

  这个复制人的境遇还不如刚才的生化战士,虽然原样本应该是六十一联队里拼刺技术相当过硬的狠角色,但是五六把刺刀当中,还是有三把插中了他,刺中目标的日军士兵竟然没有把刺刀收回来,他们一起用力向上挑,竟然将这个身高一米七,体重将近一百三十斤,超时空转换时太仓促还没来得及穿上衣的复制人生生挑起来。随后就象一只麻袋般,从空中直挺挺的掼下去,摔到坚硬地地面上,不由狂喷出一口鲜血,没有来得及挣扎着爬起来,就被其他日军包围,最后就是十几把刺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