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通河县城(中)(1/2)

加入书签

  (18#)

  面对着松本雄一做出这种前世里面全世界通用的鄙视手势后,毛利应西(王二小)不理会瞠目结舌几乎石化的松本,转身来到了联队临时指挥部,带领第一大队摩托化步兵队,第三大队、通讯小队,负责警两翼戒的两个步兵小队,直接朝着通河县城相反的另一个方向奔去了。

  作为纪律严明的日军来讲,临阵脱逃似乎是不可能的,不过在王飞虎的心灵感应控制下,王二小几乎是买着轻松愉快的跑跳步,带着几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日军军曹、副官,“迅速”的奔向身后王飞虎队伍的侧后方。在绕开第二大队时,第二大队队长松浦联合因为极为谨慎和负责,他要弄清楚为何摆好的进攻阵型不去攻城,到侧后方干什么,他叫住了匆匆奔走的“毛利应西”大尉,道:

  “毛利副官,通河县城不需要攻打了吗?通讯小队,负责主攻的第三大队,还有两翼重要的警戒力量都要抽调到哪里?松本大佐并没有明文通知,请毛利副官对此作出解释……”

  迎接松浦联合少佐的解释,就是毛利加快靠近他的步伐,还有轻轻插进他胸膛的匕首。这一招王飞虎现在颇有心得,面对小鬼子,不用废话,最好就是“一次性解决”,毛利应西平日在军队当中素有威信,而且天天守在松本雄一身边,除了松本,在整个六十一联队当中都是说一不二的角色,他这么三步并做两步的和松浦联合“套近乎”,第二大队的人除了和王飞虎的飞虎队玩儿命以外,只有很少的几个人注意到这一点,并且看到的人都在高兴这个平日板着脸的毛利,终于要和大队维系关系了,这是好事啊。王二小慢慢的放下已经瘫软了的松浦联合,摆了一个貌似舒服的盘腿坐在地上姿势,对着周遭松浦的人道:“诸君,松浦少佐说他想坐下来思考下松本大佐刚给的命令,请不要打扰”

  迫于毛利和松浦平日的严厉,竟然没人上来查看是否有异,趁着松浦胸前的血迹还没有扩大显现的趋势,王二小迅速的带着后续几人加快往后撤。

  于是,松本雄一命令自己的亲卫队过来擒拿临敌不听指挥、并支走联队大半兵力胡乱派遣的毛利应西大尉时,王二小已经率领这些“投诚”的日军离通河县城越走越远了。

  首先发觉不对劲的第三大队队长青冈昌彦少佐,当即挥手停住了部队,第三大队没有炮兵队那么多九二式步兵炮,但是作为主攻部队,37mm小口径炮,迫击炮、掷弹筒配备还是很多的。算上自己的第三大队,加上通讯小队、警戒的第六、第七小队,目前六十一联队一半以上的部队都在随着毛利副官去“敌人侧后方迂回”,这不是松本大佐的一贯作风,所以青冈昌彦少佐当即走到队伍后面,明显心不在焉的毛利应西(王二小)面前,严厉的质询:

  “毛利副官,我的第三大队负责主攻,这在昨日的作战会议上松本大佐是坚决推行的,难道临时起意换做其他人了?帝**人的荣誉不是那么好争取的,能不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然后青冈昌彦少佐又用手抚摸了自己光滑的下巴,冷峻的三角眼眯成了一条缝,盯着毛利应西道:“何况,部队的撤出,并没有得到松本的正式手令,光凭毛利副官的一句话,我们就撤出,是不是太草率了?”青冈昌彦家族势力很大,和三山元艾一样,都是军部有硬关系的人物,只是他军功积升的非常快,比没用的三山强多了,已经升任大队长,少佐军衔,而平日里青冈昌彦又极为不服管教,这次的话里面,都没有尊称松北为松本大佐,或者松本联队长,而是直呼了松本的名字,显出现在这个青冈已经非常的震怒和不解。

  “远程控制”的王飞虎,面对着青冈昌彦的这种咄咄逼人,也是出了一身冷汗,首先,他安排自己的五百多弟兄,玩儿命的对着日军还在通河县城前方的六十一联队进行“钢铁倾泻”

  并分出部分活力,去压制已经“成功撤退”到自己左翼的“投诚”日军迫击炮和掷弹筒的火力,让青冈大队没有过多的精力去思考为什么会转移阵地,为什么松本会下这样的命令,为什么……

  随后他又用小黑“操控”着毛利应西,以最为温和微笑,最为温暖的语气,对着青冈昌彦道:“青冈少佐,请借一步说话”。成功诱骗了青冈上套后,以对付松浦同样的招数,解决了青冈。看到这边得手后,王飞虎迅速的将部队调整进攻方向,除了留下少部分人依然穿插、掩护、递进的对付松本的本阵外,王飞虎如饿虎扑食一般冲向了失去有效指挥的第三大队,在没有得到青冈的命令时,37mm榴弹炮并没有及时的发出声音,就被涌上来的飞虎军战士逐一缴获。当硬碰硬时,就算青冈不命令,第三大队也知道需要拼命了。但是,他们郁闷的发现,当自己退下子弹,按照《步兵操典》当中的要求严格执行拼刺程序时,对方这支衣着怪异的民团队伍,竟然没有选择拼刺刀,在王飞虎感觉到距离足够时,他命令所有人掏出手枪!

  可想而知,在这个不到二十米的近距离上,面对手拿烧火棍一般上了刺刀的日军,没有比手枪更好更快的解决方法了。一个大队,七百多人,需要七百发子弹,王飞虎调过来了三百多生化战士,平均每人打了两枪多一点,

  有的生化战士在打了第一枪之后,还没来得及开第二枪,就被“机灵”点儿的生化兵抢先了,王飞虎不经意的发现,少赚了军工的生化兵,在僵硬死板的脸上,竟然透着几分懊悔!这让王飞虎吃惊不已,难道生化兵也可以进化出感情?!或者像人工ai那样,可以不断升级?

  当王飞虎再次注意那个士兵的脸时,生化人htp23091又恢复了如同橡胶模特一样的死脸,让王飞虎以为自己刚才是不是错觉。生化人会不会叛变,会不会突然进化然后全军哗变?王飞虎这个念头自打一开始拥有小黑时,就不断的从心头挥之不去。没有过多的关注htp23091(生化人的代号,现在王飞虎还没有给他们统一命名),王飞虎穿着全息防御套装就来到了毛利应西和青冈昌彦的身旁。这是飞虎军独特的“以战养战”的方式,人员补充多少,全看对方来了多少,人员素质多高,全都依赖日军的能力有多高。收拾了青冈后,多出来一个“王六”,少了个手上沾满华夏军人鲜血的日军指挥官。

  从“内部”瓦解敌人,永远比正面攻击来得快,来得方便,这是王飞虎最愿意干的,因为他库存的铁料不多了,生肉几乎消耗殆尽,必须采用复制人,而不是生化人进行下一步的攻略。并且通过对粒子盒的研究,可以将时空标记直接标记在战场后方,当获得超时空转换机会时,立即将转化之后的复制人调到前线。

  于是,无论第三大队如何悍勇,当看到刚刚还并肩作战,英勇“玉碎”的战友,并为其去世深深祝祷,且激励自己“武运长久”奋勇杀敌的日军,看到明明去了另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