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来自民国的信(1/2)

加入书签

  (18#)

  作为一名伪军迷,王飞虎从来都没有认真过,除了弄清这段历史抗战!作为一名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王飞虎是不称职的。初中留级一年,高三因旷课辍学、高考不参加等等奇葩原因,又留级一年,所以十八岁的年龄本应该出现在大学校园里,而王同学还在因是否要参加高考而伤透脑筋。在考场门前徘徊了无数次之后,他做了个决定。于是,我们再也没有看到大学里的王飞虎同学,而是看到了开军迷用品店的王飞虎老板。他凑了几十套各国的军服、军靴、战术手电,工兵铲等“制式装备”,又拿出来多年收集到的老徽章、搪瓷茶壶、小人书之类的,老物件,一边上架的同时,一边给自己找点儿乐子。

  这种需要倒买倒卖、每天费尽心力琢磨货源,招揽顾客的生活,王飞虎其实早就过够了,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就像之前的逃课生涯一样,他对军事,对历史的热爱从来都没有一丝丝的冷却,尤其是对那段烽火硝烟,波澜壮阔的二战。他无数次幻想,甚至无数次懊悔,为啥没有早生80年,回到那个最最需要(他自己以为)自己这样的热血青年的时代,为了祖国的每一寸热土,不惜牺牲掉自己的一切,王飞虎有时像是被某根琴弦撩拨着,总有种错觉,仿佛自己就是那个年代的人,只是晚生了八十多年。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在经历了无数次白日梦后,甚至是梦里流着口水,指挥千军万马踏马东瀛的时候,还是会被现实无情的摧残至醒现在的买卖不好干啊,王老板经常几天难以开张,为了节约成本,他的店开得挺偏,这种类似倒买倒卖的“倒爷”生活,总是让他饥一顿饱一顿,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吃不饱饭的人。王飞虎做生意比较懒,因为他相信“缘分”,所以这种半吊子老板能有大生意才怪,往往守株待兔好几天,才有零星的几个军迷,过来淘几件宝贝。王飞虎犯愁的不止这些,每个月的水电费、物业管理管理、卫生费,还有每年的租金,邻居店铺的冷嘲热讽,家里人的恨铁不成钢,等等,诸如此类数不清的麻烦等待着他。王飞虎不止一次的午夜里酒后哭嚎老子特么的为什么生在和平年代?老子不当什么老板,老子参军去!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说当兵就当兵的,王飞虎视力不佳,在高考后尝试过参军,但是视力问题是硬杠,王老板还是王老板,除了平添一份郁闷的经历外,他还是“二手货”倒爷。王飞虎虽然潦倒落魄,但是他做生意非常实在,往往几十元收上来的军章、匕首,他也就加百分之二十的辛苦费。因为他自称为军迷,和所有其他热爱军事,热爱战争史的朋友们一样,他不愿意和自己人耍奸。而且王飞虎非常痴迷二战期间的老物件,尤其是中国战场上出现的,什么汉阳造步枪零件、什么德械师军用水壶,还有什么军服、军帽,但凡出现一样,都能让他兴奋的不吃不喝几夜不睡觉。曾经有个南京的老师傅,过来淘货时拿走一个民国时的鼻烟壶,给王飞虎留下了一个当年侵华日军吃饭用的双层饭盒,让他足足是开心了一个礼拜,原因无他,双手摩挲着这些真正的老物件,仿佛能够将他带离这一地鸡毛的生活,去到那些每天不再为吃什么而发愁,真正的为国流血流汗的抗战岁月!所以,只要有来他这出售或者购买二战老物件时,他都奉若上宾,无论年老年幼,感觉拿出的是真东西的,绝对的当祖宗伺候。这也导致了一个后果,很多倒买倒卖的二道贩子,听说了城西偏僻箱子里有个傻小子特别好骗,都拿着手里不值钱,或者根本就是仿品的抗战时**或鬼子的老物件过来,一度的王老板甚至有了买卖转好的错觉,直到一年过去了,光见钱出,不见钱入,才知道上了当。

  日子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年多,王飞虎的生意渐渐的走入正轨,正规的军品品质服饰、军规制造的用品,生意越来越好,而老物件的淘换频次也越来越高,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好欺的冤大头了,王飞虎现在对于什么人进来是买货的,什么人拿出的东西是真家伙,什么人大概会出多少钱收货,基本上一眼可以看出个**不离十。

  随着买卖的逐渐转好,王飞虎也从那些淘来的老东西上越学越多,从军壶、手枪套、大头鞋,甚至到后来的刺刀、红缨枪,无论哪一样,他都爱不释手。从这些物件的主人那里,了解了一个个活灵活现的故事,而这些都是他在养家糊口之余,极为乐道的,所以他越来越无法控制收集的**,只要是抗战出现过的东西,都抬高市面价格的收购。于是,到了第二年冬天的时候,由于王飞虎的搜集东西太多,种类太杂,原来租下的地方已经远远不够承的了,犯愁房租太高之余,王飞虎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从做物流的朋友那里,搞了几十个废弃集装箱,稍作修理,放到了店面后一个偌大的废弃工厂里,这一个老国有的工程机械厂,厂里设备基本上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根本无法进行抵押,所以企业改制后,这个烂摊子就扔在这里。虽然这个工厂院子一到晚上就阴森森的像闹鬼一样,好在不要钱不是?这年头物流仓储可比二手货挣钱多了。

  王飞虎先是将“制式装备”的货底子装了满满两个二十尺大箱子,然后淘来的那些旧货,废了二十多天的功夫,硬是整

  了五个箱子,场面真令人震撼,所有的街坊邻居都好奇,这个冤大头没事儿收这么多破烂,两年之间竟然收了这么多!而且这孙子把东西都藏哪里了?折腾出这么大动静。王飞虎早就习惯这种与众不同的感觉了,为了防止丢了“宝贝”,他干脆开辟了一个集装箱为临时住所,白天看店,晚上住集装箱。这货还是个自诩的“美食家”,为了保证夜宵口味的地道和充分,硬是搞了一个集装箱的军用压缩饼干、桶装水、少量的大米,还有从菜市场捡回来不要钱的陈芝麻烂谷子,没办法,谁让王老板热爱收集呢?碰巧隔壁粮店看到王老板这些个集装箱防盗效果好,不受潮,最关键的租金还很低,为了多囤点儿货,也把积压了很久的粮食、挂面什么的找了两个箱子存上,谁让冷库费用高呢?同时相中这些冷藏柜(没错,就是冷藏柜)的还有超市老板,在和王飞虎谈好价钱后,全都入驻了。这下废旧工厂院子除了原来的十来个普通箱,剩下的三十来个全是冷藏箱。当时王飞虎还以为这玩意儿纯属费电没啥用的货,还真抵了大用途。

  算了算电费和目前的日常收入,王飞虎把心一横,还是干仓储有钱途啊!索性店铺直接搬到了工厂,在面对观众的几个集装箱上挂牌“飞虎军品”,和工厂老板谈好租金后,就这么继续干了。所以一到傍晚,除了住人的集装箱有星星点点的亮光外,其余的箱子整整齐齐的垒起来,像是一层层棺材,也就那个傻小子敢住。日子平淡无奇,在王飞虎继续怨天尤人,继续扩充物流货站资源的两个月后,出现了一件令他今生无论如何都无法解释和意料的事和往常一样,王飞虎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是星期几,早上起床后,来到即为空旷的院子边,用美国工兵铲三下五除二挖了两个单兵无烟灶,一个烧水,一个加上烤肉炉。一边忙活一边嘴里还不闲着,“特么的美国大兵这些行头,哪是去打仗啊,这不户外烧烤正好嘛”,没错,王飞虎最喜欢的就每个月是活不忙的几天里,早上起来搞点儿烧烤。啤酒是别人寄存的,少了几瓶没人知道,只是喝完了王飞虎总是放上等值的钱,因为他认为偷就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