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最后的测试(1/2)

加入书签

  一件本来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因为洛尔佳韵晨对于女儿怜衣的爱,此事也就这么成了,夏荣琪真正摆脱了他之前作为大夏王朝圣上的身份,成为了怜衣身边的近身侍卫,随怜衣出行,亦可与怜衣朝夕相处,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五日时间将至,怜衣尚且没有丝毫清醒的迹象,不免让众人开始有些担心,但是默颜心给怜衣把脉之后,回话是脉象一切正常,并没有丝毫的异动,众人也只能再次耐着性子,继续等待。

  等到第五日,默颜心给怜衣把脉之后,还没开口,一旁的夏荣琪无奈的声音已经传出:“一切正常,没有丝毫异动!”

  默颜心抿了抿嘴,并没有反驳,对着一旁的洛尔佳韵晨回话道:“报告夫人,确实如此。”

  洛尔佳韵晨皱着眉头,眼神隐隐透出焦急神色,看着玉台上的怜衣,口中声音缓缓说道:“国师,你看怜儿这样子,像是一切正常吗,这一动不动已经整整五天了,难道我们还是要这么一直等下去吗?”

  默颜心轻叹了口气,言道:“王的身体机能一切正常,唯一的解释,就是王对于以往记忆的传承还并不能接受,之前的抵抗期太长,所以造成此时未曾醒转,如今的情况,我们只能多等一天了。”

  “那我们就再等一天吧!”洛尔佳韵晨的声音已经透着极度的疲倦,并不是因为身体的累,而是心累,她害怕自己刚刚才回来的女儿就这样走了,而且还是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我们先出去吧,让夫人一个人和怜儿待一会儿!”夏荣琪的突然开口,让默颜心愣了愣,随后看到洛尔佳韵晨的神色,还是点点头,跟着夏荣琪一道出去了,只是,她眉宇间的担心却由夫人改为了夏荣琪。

  此时的夏荣琪太过平静了,平静的就像是地宫玉台上躺着的人根本与他无关一样,这种平静是由心底散发出来的,并不是伪装,可是这样的夏荣琪却更加让人担心,他能够为了怜衣放弃一整个王朝,若说他是因为不爱怜衣,所以这么平静,那么是不可能的。

  “你没事吧!”默颜心终于还是开了口,两人间静默的空气被打破,取而代之的却是夏荣琪一张灿烂的笑脸,接下来的一番话才真正让默颜心意识到,怜衣在夏荣琪心中的地位,到底是有多么重要。

  “你是指为什么我的态度和夫人完全不同吗?”

  “是的,恕我直言,我在旁边看着,甚至觉得躺在玉台之上的那个人,根本与你无关一般,而且,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我们众人都没有把握,全都是第一次做,都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就连我,现在也不能太过平静的和你说话,因为我的心里已经被怜衣的安危充斥满,我已经快要没有办法思考,刚才在里面,只是为了不让夫人担心,所以才强作那般镇定的模样,可是,看到你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镇定!”

  “很谢谢你,能够告诉我真实的想法,和真实的事情,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一点,我当初说过一句话‘她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此生不渝,生死不弃’,这几日里,我想了很多,最后终于想明白了一点!”

  “什么?”

  “我当初来这里的目的,仅仅是想要和怜衣在一起,而且是不顾一切的想要和她在一起,无论经历多少,我都心甘情愿,前几日里,我和你们一样,都为怜衣能不能醒来担心,想着若是她就这样醒不来了,我该怎么办?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其实,答案我早在一开始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就是那句话吗,此生不渝,生死不弃!”默颜心的声音带着一丝不确定,可是,事情的发展,却真实的让她的不确定通通泯灭。

  “若是怜儿醒来,那我就伴她驰骋沙场,运筹帷幄,给她一个她想要的江山;若是,她就此一睡不醒,成为和现在一样的活死人的话,我就守在这地宫,伴她终老;还有最坏的打算,若是她就这么走了,作为她近身侍卫的我,怎么能让她独自去那里呢,无论黄泉九霄,我夏荣琪都陪她走一遭!”

  夏荣琪的话让两人之间的空气彻底沉默了下来,不知是被夏荣琪的豪言壮语感动,还是为他对于怜衣的深情所感动,此时的默颜心,眼眶已经微微有些湿润,沉默半晌,才轻声开口道:“我终于知道,怜衣为什么宁愿用三年时间换一张脸,都要去那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