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封印松动昏迷不醒(1/2)

加入书签

  对于影子的深情,怜衣已经从默颜心那里知道了,可是,自己的心里从前只有琪爷,现在,依旧只有琪爷,不,现在还多了草原王朝那王者之位,只有成为王,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三日之后,有丫鬟前来通报,今日是影子下葬之日,怜衣身着素服衣衫,早早的赶到了场地,到场时,除了工匠和一些民众,旁的人倒都是没有,怜衣也是乐得其所,人多了,影子反而不喜,天色有些阴暗,似乎老天爷也不舍得影子,所以才会是这般低眉垂泪的模样,四处风萧瑟瑟,似有绵雨之兆。

  “王,时辰差不多了,可以宣布开始了!”一个工匠走到了怜衣身边,恭敬说道,虽然他不知道这位影子大人的身份,但是从王给他赐予了洛尔佳氏的姓氏,还给他选了如此风水宝地就知道,这位大人的身份也不一般,似乎还是王的救命恩人,所以对于影子,众位工匠也是格外尊重。

  怜衣点点头,心情虽然因为这阴雨天气有些影响,但是她还是想要笑着送影子走:“开始吧!”

  仪式繁简而复杂,怜衣却一步都未曾离开,静静的看着前方,直到影子的棺木彻底没入不见,一座环形墓围修葺而上,一座墓碑立于墓围前方,上书‘洛尔佳氏瀚影之墓’。

  “小姐,仪式已经完了,天色快下雨了,奴婢扶您回去吧!”紫儿看到前方的事情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天色也越加阴暗,想着怜衣身子还未大好,站定一旁悄声开了口。

  怜衣轻叹了口气,声音柔柔盘旋空中:“以前的洛怜衣已经死了,现在只剩下洛尔佳怜衣。”从踏足草原王朝的那一刻起,洛怜衣就已经死了,洛怜衣的身上背负着太多条人命,而且还都是那些极为亲近之人,让怜衣的心已经承受不起。

  “啊!”就在转身的刹那,怜衣口中不自觉惊呼出声,双手抱着头,脑海中因为自己刚才的失意像是猛然炸开了一般,眉头已经紧皱成了一堆,眼角甚至有丝丝泪痕渗出,这一次的痛楚已经超过了之前任何一次,她甚至发现,自己已经听不到身旁紫儿急声呼唤,最后逐渐沉浸在自己的意识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怜衣的眼眸动了动,费了好大劲睁开眼,却又因为猛然的强光紧闭了去,随后才慢慢试着睁开,终于适应了外界的光亮,怜衣却很疑惑自己所处的位置。

  自己身处于一个圆台之上,圆台似乎是纯色白玉所造,上方是一个和圆台等大的缺口,有一块玻璃,可以完全看清外面的世界,但是似乎用在这里,是聚集阳光的作用,此时正值午时,所以刚才怜衣才会觉得格外刺眼。

  在怜衣睁眼的时间,外面的人已经有了消息,以默颜心为首的洛尔佳氏族人鱼贯而入,还有好些怜衣都并不认识,最熟悉的就只有默颜心和自己的母亲,还有紫儿正跟在队伍的最后方,似乎是没有资格站在前面来一般。

  怜衣甩了甩头,头中那股疼痛的气息并没有消散,只是被一种莫名的力量压制住了,若是它再次反扑的话,自己怕是会被生生疼死,因为怜衣感觉得到,封印的松动已经越来越大。

  “王,你终于醒来了!”是默颜心的开口,此次这里来的人可谓是最担心怜衣的人,若是怜衣因为这封印的反扑而身逝的话,岂非是时至今日的准备都完全没有了作用,而那布置多年的铺垫也是为旁人做嫁衣去了,谁让奎沐于氏也出了一位王者呢!

  “我是怎么了?”怜衣皱了皱眉问道。

  默颜心愣了愣,看了一眼身旁的夫人,沉凝片刻说道:“王是因为心神动荡造成了封印的反扑,所以才会昏倒,至今日,王已经昏迷三日了。”

  “三日,怎么会这么久,我记得以前封印动荡只是会有一瞬间的头疼,这一次怎么会这样?”

  默颜心继续开口解释着:“王的身体因为之前的箭伤已经让身体机能下降,在还未恢复完整之前,又遭遇心神创伤,所以让封印的撕裂口陡然增大,王没有足够的准备,所以才会造成这种突然昏迷的状态。”

  怜衣听完默颜心的话,眉头轻皱,事情果然和自己想的差不多,是因为那个封印的关系,现在看来,若是这个封印的问题不解决,自己怕是会时不时就这样昏倒一次吧,而且如今封印口还小的时候,自己都会昏迷三天,以后还指不定会出现什么情况呢,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

  “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