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定计诗友会(1/2)

加入书签

  或许沉入爱情世界的女子,是世间最难以理解的生物,像是怜衣,堪堪为了一个心心念念的男子,可以不顾一切的跟着自己的心走。

  只是,或许真的是老天爷故意的玩笑,他觉得两个人之间,还是得多些磨难才好,所以特意造了那两张相似的脸,让人混乱了视听,只能说他,实在顽皮。

  霄王府

  “今日就到这里吧!”汶姨娘看了看怜衣,淡淡开口道。

  今日已经是怜衣来到这里的第五日了,比之前几日的疏离,倒是对此多了些喜欢,这位汶姨娘倒也是个淡雅之人,只是手腕不够狠,所以才一直被那几位压着抬不起头来,看了几日,怜衣也是知道了汶姨娘的心思。

  王府之中,三月后会有一场诗友会,是历年来王府的传统,也是读书之人最为推崇的一个盛会,利用诗友会为皇都中的各大私塾添加一些新人。

  若是有着些才气极佳,运气极好的,甚至是可以一步登天的,往小了说,若是有着王公贵族看上了,将之挑入府中,做个公子小姐的专职先生,倒是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的。

  往大了说,若是被王爷看上了,一种直接便是成为王府幕僚,还有一种,甚至是可以入宫为官的,但一切都是基于你有着足够的能力。

  虽然是皇都之中有着五年一例的科举考试,但是这每年王府举办的诗友会,也是让众人乐此不疲,毕竟,这远没有科举那么正式,也是没有那么严格,对于一些剑走偏锋的学者来说,参加这样的盛会,远比科举来的安逸了。

  能够参见科举考试之人,都是各地的佼佼者,不仅是要有过人的学识,还要有独特的见地,对于政治,更是要有自己的理解。

  但在民间,并不是所有的读书人都是有着那么远大的抱负,或许某人的心思,只是想要当个先生,温饱不愁便好。

  而诗友会,正是这样的所在,只要你够好,在这里展露了头角,那么明日里,你或许就可以找到一个一辈子都是吃喝不愁的工作,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怜衣对于诗词歌赋都是极为精通,但汶姨娘却不知道,也是没打算让她去如此参加这个诗友会,她们看到的,是诗友会开始之前的那场舞秀。

  诗友会没有太过严肃的氛围,所以规则倒是简单,一场精美的舞蹈,带起整个诗友会的气氛,诗词歌赋,巧言对子,倒是依次而来。

  汶姨娘的心思,就是先让怜衣撑起那段开场舞,用那一舞的时间,狠狠抓住王爷的心,只要怜衣成功了,那么日后在这王府之中,自然是荣华富贵享受不尽,但若是败了,那么,日后怜衣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的。

  若是当日败了,怜衣自是会处在那风口浪尖之上,但是王府中的那几位姨娘就是不会放过她的,因为怜衣的存在已经是彻底的威胁到了她们的地位。

  既然有了第一次的惊艳,那么定然会有第二次,所以,那些姨娘们定然是不会再给她机会的,由此一来,怜衣此行似乎是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了。

  在汶姨娘心里,都还是稍是有些担心的,可是当看到怜衣的舞蹈时,心中的那丝担心已然是消失远去,如此身段,若是只堪当一个王府丫鬟,实在埋没了。

  一颦一笑,一舞一足,身段飘然,眼眸灵动,尽管是穿着朴素,可是却挡不住从怜衣身上散发的那种晶光,那是一种摄魂夺目的美感,只消一眼,足以让人过目不忘。

  就连汶姨娘都是没有想到,只是她一个无意中的举动,一个看似无意的心思,却是捡到了一个宝,捡到了一个最适合她开始那个计划的宝。

  毕竟,若是在这大夏皇都中,怜衣说自己的舞蹈是第二,那么着实是无人敢争第一的,只因为那抹飘逸柔美的身影,已经深深烙进了看观者的心。

  此时的怜衣,在汶姨娘心里,都还是觉得是惊喜更甚,在她心里,一直以为怜衣应该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可能是因为家道中落,才是不得已出来做些工的。

  所以,对于怜衣,她有着一种莫名的怜惜,在她看来,怜衣没有她的幸运,可以在那危难时期遇到王爷,所以,这些日子以来,除了每日间的练舞,两人倒是多了些姐妹的情意。

  对于怜衣来说,在这生疏之地,能够有着这样一位姐姐的照拂,实在是极好的事情的,毕竟,如今自己来到这里,甚至是连王爷的面都还没见着,看来是真的得等到那三月之后了。

  时间渐渐过去,离得那三月之时,也是仅仅只剩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