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借酒浇愁愁更愁(1/2)

加入书签

  ……

  “你说城中的暗卫发现太后的人回来,但是我们的人一个都不见。”此时的夏荣琪不断的在御书房中踱步,来回走去,自从听到小陆子回来通报的消息,夏荣琪的心就一刻都静不下来。

  “是的,而且据暗卫回报,他们回来的时候,行踪很奇怪,似乎生怕被人发现似的,而且每一个都蒙了面,可是却对于我们的人并没有掩饰,让人觉得奇怪万分。”小陆子看着夏荣琪如此神色,但还是将事情如实告知。

  夏荣琪本就皱起的眉头更加紧皱,手掌不自觉的抓了抓头发,开口说道:“派去浣城的人,有没有消息了。”

  “有,只是……”

  “只是什么,这种情景了,你还在这吞吞吐吐。”

  小陆子扑通一跪,急急说道:“圣上别急,奴才这就说,派去浣城的人,在城外百里两处地界,发现了我们弟兄们的尸体,而且很明显看出,那里经历过打斗的痕迹,从一路的马蹄印记看,似乎是从浣城城门一路追赶至那里的。”

  夏荣琪偏了偏头,似乎脖子有些僵硬,不自然的将头转到了小陆子的面前,猛然抓起了小陆子的衣衫,口中已经是疾呼出声:“那怜衣呢,怜衣呢?”

  小陆子被夏荣琪抓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还是强忍着不适,脱口而出:“我们并没有发现怜衣姑娘的痕迹,如果不出意外,她只有两种情况。”

  “哪两种情况?”夏荣琪双手并没有放开,就那么提着小陆子问道。

  小陆子喘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们在现场没有找到怜衣姑娘的任何痕迹,第一种可能就是她在草原王朝的保护下,已经安全了,还有一种,就是被太后娘娘的人抓回来了。”

  “太后。”夏荣琪松开了紧拉小陆子衣领的手,口中喃喃自语说道。

  小陆子失去重心,一下子跌落在地上,还是接着说道:“太后娘娘的人回来时,神色有异,而且他们都蒙了面,很有可能其中一个就是洛美人,至于他们为什么并不躲避我们的人,想来是本来就打算让我们知道,这样才好控制圣上啊!”

  对于夏荣琪这个圣上有没有自由,当得顺不顺心,小陆子和小恒子两个太监,是从小跟着他一起长大的,他们也是最清楚夏荣琪真正的性情,也是最清楚太后对于圣上的感情,说好听点,是各取所需,说难听点,就是利用,而现在夏荣琪唯一的软肋,就是洛怜衣,所以太后娘娘才会千方百计的把她抓在手中。

  “呵呵,太后娘娘好手段啊,当真是好手段,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是,她真的是我唯一的软肋,因为,她是我这一生唯一的爱……”夏荣琪越说到后来,声音越低,最后已经是低不可闻,颓然的坐在了桌子旁边,伸手够到了桌上的酒坛,抬手就是往口中灌,也不顾打湿了衣衫。

  “圣上,你不要这样,我们一定会把怜衣姑娘救出来的。”小陆子看到夏荣琪如此灌酒,忙是扑过去抢他的酒坛,却被夏荣琪闪过。

  夏荣琪高声笑着,满脸泪痕的提着酒坛站了起来,朗声说道:“我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世上,哈哈哈,哈哈哈,怜衣离开我是对的,是对的,是对的……”

  “若真是对的,你又何必哭呢?”

  “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你不懂,你不懂!”

  夏荣琪不顾一切的咆哮着眼前之人,可是小陆子却不能无礼,整了整衣衫,对着眼前之人行了一礼:“皇妃娘娘吉祥!”

  原来,刚才那道声音,并不是小陆子说的,而是刚刚踏入御书房的林若云说的,和夏荣琪的暗卫相差无几,甚至是还快上一步的消息,此时已经在林若云的脑子里,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现在,她是过来拆场子的。

  “我是不懂,可是我知道,洛怜衣是你心中唯一的挚爱,你为了她,什么都愿意做,对吗?”没有理会夏荣琪此时的无礼之举,林若云面上挂着柔柔的笑容,口中的声音带着一丝蛊惑的意味。

  夏荣琪依旧提着手中的酒坛,时不时的往口中灌上一口,唇角溢出的酒和他眼中留下的泪混在了一起,分不清到底,是酒,还是泪,只是眼底散出的浓浓悲伤和由始至终的无能为力让人感到心碎。

  “爱,爱是什么,我爱她,对,可是我却保护不了她,我连给她平常人家最最普通的陪伴厮守,都是奢望,我有什么资格爱她!我有什么资格爱她!”夏荣琪的嘶吼透着无力,可是那一道道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