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阴差阳错香茹逝(1/2)

加入书签

  令牌的变化没有逃过影子的眼睛,在影子的视线中,他终于确定了眼前之人,就是自己寻找已久的前朝皇妃林若云,至于令牌上的信息,他并未去深究,现在的林若云已经是他的主子,主子办事,作为属下之人,是不必言说的。

  “官家人马只是换了一部分,其中还有接近一半的大臣是属于前朝之人,只是我们并没有动用,唯一的动荡,就是欧家,若是欧家参与这场竞争,那么依照欧家的财力物力,和在这大夏皇朝的影响力,我怕我们很难重新洗牌大夏皇朝。”

  林若云沉凝了片刻,皱了皱眉说道:“欧家不必担心,先帝留下的资本,足以让我们和欧家抗衡。”

  “那太好了,一切听皇妃娘娘指示。”影子面上难掩喜色,此事坚持许久,终究是有了眉目,可以重复前朝兴旺。

  “嗯!”一道轻微的声音在空荡的大殿中响起,让正在谈话的两人惊了一下,影子转头看,原来是怜衣快醒了,忙是转头对着林若云说道:“娘娘,属下先去宫外召集人手,随时听候您的指示。”

  “好,你先去吧,希望下一次,我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在这大夏皇朝。”林若云看着影子飘身离去的方向,口中喃喃说道,随后将墙面恢复了原状,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影子临走时,将三人解了穴,自己从房梁上方离去,未曾再留下,自己的任务是前朝,怜衣,或许只是自己复国路上的一缕牵绊,仅此而已吧,此时的影子,心中已经被前朝之事占满了,就好似已经容不下怜衣的存在。

  “紫儿,紫儿……”微弱的声音从怜衣的口中发出,眉眼微睁,此时的她,尚且还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恍惚看到身旁的人影,不由得出声寻到。

  紫儿睡得迷迷糊糊,莫名是感觉怜衣在叫自己,却又听不真切,揉了揉眼睛,却见到怜衣正睁眼看着自己,面上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高兴的就往外跑:“董大人,董大人,美人醒了,您快来啦!”

  怜衣看着紫儿跑走的身影,淡淡的笑了,思绪有些飘飞,又回到了昨日里,自己那不愿面对的一幕,为何,为何香茹会如此对自己,为何,怜衣怎么也想不明白,或许,只有亲自问她,才能知道了。

  董珂听到紫儿的声音,急急便是从门外进来,看到怜衣已经醒来,不由得松了口气,与之把了把脉,口中欣慰说道:“美人体内的毒已经无事了,只是腰间的外伤,需要好好调养,待伤口愈合后,微臣可以给美人开些去疤痕的,美人自是不必担心。”

  “那就有劳董大人了!”怜衣轻柔说道,忽然眼角瞥见另一边的夏荣琪,怜衣心中一急,就想要起来,却被紫儿按住,急急说道:“美人,您要做什么,告诉奴婢就好,您别起来呀,挣着伤口可怎么好?”

  被伤口的一阵牵扯疼痛惊醒,怜衣紧皱着眉头,说道:“圣上如何了,我的毒解了,圣上的是不是也解了,那为何他还没有醒来呢?”

  怜衣一句未停的问着两人,董珂和紫儿两人相视一眼,有些无奈,待得董珂给夏荣琪把脉之后,董珂才给怜衣福了一礼说道:“美人不必担心,因为美人是自己体内抗毒,而圣上是稍后喂食的解药,所以美人会比圣上先醒来,刚才微臣已经给圣上把过脉了,再过半个时辰,圣上就会醒来了。”

  “那就好。”怜衣眼神柔柔的看了看夏荣琪,口中喃喃说道,全然是松了口气的模样。

  琪爷终究是因为自己才受伤的,若是因为此事,造成些不可挽回的后果,怜衣心中,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而且,肇事之人,还是自己曾近的好姐妹,不对,为何香茹会对自己下手,还有之后香茹说的那些话,让怜衣心中一阵心悸。

  “我体内的毒是自己抵抗的,那圣上的毒,是谁解的?”怜衣皱了皱眉,向董珂问道。

  “这,其实,微臣也不知道。”董珂面色略显尴尬的回话道。

  “你也不知道?”怜衣眼神有些凌厉,看向董珂的目光多了些寒意,一旁的紫儿看到怜衣似乎生气了的模样,忙是开口道:“美人莫急,董大人确实不知道,因为那时候董大人已经被皇后娘娘遣散到了门外,只有我们几人在里面,是珍儿姨娘给圣上解得毒。”

  “洛珍儿!”这个名字,让怜衣脑海中所有的牵扯都明悟了起来,一切的事情,都是从洛珍儿的出现,而后发生的,皇后的阴谋,太后的赏花,香茹的反常,都是在洛珍儿出现之后,开始一件件的浮出水面,或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