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香茹刺杀苦命鸳鸯(1/2)

加入书签

  “皇儿,以后你要多带你的嫔妃来这偏殿,可不能让洛美人一人担了这名头,说她是后·宫干政,这可不好。”太后和那日里一样反常的话语,让夏荣琪有些不可置否,也让怜衣心中冷笑。

  这太后娘娘费尽心思要来这偏殿中,不就是想知道,为何自己和夏荣琪整日整夜待在这里吗,呵呵,她们让洛珍儿来套自己的话没有结果,所以今日才会特地亲自来一趟,目的就是为找找这里到底有什么秘密,不得不说,可谓是费尽心思用心良苦了。

  “呵呵,母后说的是,定然希听母后教诲!”夏荣琪面上挂着和煦的微笑,如此说着,远处看似一副其乐融融的天伦画面。

  “啊!香茹,你做什么……”怜衣正站在夏荣琪的身后,面容微笑的看着前方的两人,突觉腰间一阵剧痛传来,转头过来,看到腰间已然一片血红,而香茹手中正拿着尖刀,看到怜衣还站着,香茹竟是想再次刺向她,而此时的怜衣已经头脑眩晕,躲闪不开,夏荣琪侧步栖身而上,尖刀的目标已然刺向了夏荣琪的背部。

  直到夏荣琪伏在怜衣身上中刀之时,众人才缓过神来,四周的护卫将已然疯魔的香茹拉住,她口中还不断嘶吼着:“洛怜衣,你这个骗子,你不过是借着怜衣姐姐的名字,你就是个小人,你不配拥有他……”

  怜衣眼眸已经睁不开了,可是香茹的声音还是阵阵传入她的耳中,似魔音入耳,原来,她以为自己是借了怜衣的名头,所以才得到了夏荣琪的宠爱,自己这个妹妹怎么这么傻,怎么会这么傻,只可惜,似乎那把尖刀之上有着些莫名的毒物,让怜衣的身子逐渐的瘫软下去,最后失去了意识。

  洛珍儿在一旁扶着怜衣的身子,一副泪眼朦胧的模样,口中不断呼着,在众人眼中,俨然是姐妹情深,另一边,被扶至软榻上的夏荣琪,亦是紧闭着双眼。

  “太医呢,太医呢,快点叫人来啊!”皇后此时已经是急得眼泪直流,口中的声音已然哽咽,太后还稍稍好一些,只是眉宇轻皱起,但是总让人觉得有些冷漠,就像此时生命危急的并不是她的孩子。

  其余的嫔妃,皖诗绫守在怜衣身边,心中焦急,却是无可奈何,涵妃和岚妃两人被这骤然一吓,心中也不好受,都在贴身宫女的搀扶下,坐在一旁。

  “梦儿,太医来了,快让一下!”欧惜梦一听,抬首一看,是董珂来了,忙是移到一旁,让董珂给夏荣琪诊治,另一边的怜衣是一个吴太医在诊治,只是看到两人都是这般紧闭双眼的模样,两位太医深觉棘手。

  “怎么样了?”皇后看到董珂欲言又止的模样,忍不住出声问道。

  “圣上应该是中毒,只是,照理说洛美人比圣上先中刀,应该是更严重才是,但微臣却发现,洛美人只是腰腹间的刀上较为严重,毒素却并未在其体内蔓延,反而是有着逐渐消退的趋势。”董珂皱着眉头,说完此语,眼神中透着思索,此事确实有点费解。

  “这毒很严重吗,为何他们一直是这个样子!”一旁的皖诗绫看着怜衣的模样,开口问道。

  那个吴太医对着皖诗绫行了一礼,这才说道:“此毒并不是太过狠毒,只是,会让人永远陷入昏迷之中,本来,我们太医院也是用这种药草作为麻药的,但只要剂量一大,就不能控制了。”

  “永久昏迷!”欧惜梦听到吴太医的话,猛然跳了起来,急急吼道:“这怎么可以!”

  “这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欧惜梦颓然的坐在了地上,眼神中透着丝丝懊悔之意,让人摸不着头脑。

  另一边的董珂和吴太医已经开始着手处理怜衣和夏荣琪身上的伤口,除了皇后,太后,还有怜衣身旁的紫儿,洛珍儿,其余嫔妃都是让她们先下去了,毕竟这两人一时半会也是醒不过来,只临走时,岚妃感觉事情似乎有些奇怪,为何他们对于夏荣琪所种之毒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早就知道解药,毕竟,若是发生如此中毒事件,不应该第一件事就去找罪魁祸首香茹吗,可是他们众人却没有一个人这么做。

  此时的凝蕊堂中,素黑身影翩翩而至,只是,男子眉宇间却没有那丝优雅,而是透着丝丝急切,见到门口女子的身影一进屋,急急便是问道:“宫里出什么事情了,我刚去清荷堂,发现里面没人,这时辰,她一般不会出去的。”

  “她前几日就给你发了讯息,你怎么今日才到?”没有回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