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亲姐失言惹怀疑(1/2)

加入书签

  因为洛珍儿的身份虽然是怜衣的家姐,不过,也只是王爷的侍妾而已,不是平妻,宫中正殿自是不能住的,但也不能失了身份,于是就将之安排在了怜衣的院子中,清荷堂地处偏僻,但是位置倒也宽敞的紧,住着倒也合适,再说了,欧惜梦就是故意这般安排的,也是想让圣上避嫌一些,不会像之前那么对怜衣宠爱有加。

  清荷堂中

  怜衣的所谓家姐,其实和怜衣并没有关系的,只是承托一个怜衣的身份而已,此时两姐妹见面,颇是有些尴尬的意味,毕竟,两人都是对之心照不宣的,旁人面前或许可以装神弄鬼,可是,在明白人面前,一切都是遁了形。

  “珍儿姐姐,别来无恙!”怜衣声音悠悠,眼神淡淡,看在洛珍儿眼中,总觉得这个女子似乎和别人不同,可是又具体说不出来,总之是感觉冷冷的,似乎没有多余的生气。

  怜衣的美,或许说是怜衣的妖媚,怜衣的柔美,怜衣的多情只在需要的人面前展现,最真实的怜衣只有夏荣琪才有资格见到,而这位,就算是在王府中也是没有多见的所谓姐姐,怜衣只能以这副清淡神色来面对了。

  “怜衣妹妹如今攀上枝头,倒是忘了姐姐了,如此看来,似乎是姐姐叨扰了。”明知两人身份,洛珍儿却说出了这句话,让怜衣颇为奇怪。在她看来,夏荣霄那么谨慎的人,不可能不交代她,便是将之一个人放进宫来,一时间,怜衣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奇怪。

  “姐姐何出此言呢,当日在府中,全凭姐姐照顾,此时姐姐如此和妹妹生疏,实在让妹妹心中难受。”怜衣此言可是话中有话,当日王府中两人并无交集,甚至连见面都是鲜有的,如今这个洛珍儿如此说话,全然一副姐妹情深的意思,怜衣也就顺着说了,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

  果然,洛珍儿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喜,似乎是觉得自己说的话说对了方向,言语中也是沉稳了半分:“妹妹此时是宫中之人,自然不是姐姐可以比较的,只是,想必妹妹也是清楚姐姐来此的目的。”

  “目的,姐姐难道不是来看望妹妹的吗,今日时间也是不早了,姐姐来此妹妹自当是好好招待一番的。”怜衣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打断了洛珍儿的话,言语转向了另一边,虽然是这一举动让洛珍儿有些疑惑,但心想着两人姐妹情深,此时先叙旧也是应当的,自然也就没多想了。

  “既然妹妹不愿多说,那么今日姐姐就给妹妹亲手做一顿饭,想我们姐妹当年,也是很怀念的。”

  洛珍儿并没有想到,自己只是顺势而为,看似姐妹情深的一番话,却是将自己暴露无遗,真正的洛珍儿,从来没有和怜衣发生过这些事情,甚至是连见面都甚少,哪里来的姐妹情深,如今怜衣尚且不清楚洛珍儿的目的,此时敌我不明,也颇有些闹不明白影子和夏荣霄的目的,于是便是将话题转了,也算是得宜了。

  一顿看似简单的饭菜,两人也是吃得容色尤佳,连紫儿都是在奇怪,什么时候自家主子和珍儿姨娘这么好了,自己怎么不知道呢,不过,此时也不是问的时候,也就只是静静在其身后布菜伺候了。

  “姐姐,府中的其他姨娘都还好吗?”吃完饭,两人就着茶,寒暄起来。

  洛珍儿柔弱一笑,开口道:“汶姨娘和慧姨娘还是那样争着,只是没有了妹妹,汶姨娘稍微落了下风,但有着王爷的帮衬,也还算过得去,颜姑娘还是那般清静的住着,只是感觉和我们姐妹越来越疏离了,许久都是见不到人的。”

  “喔,是吗,当初妹妹就对颜姑娘多有好奇,没想到她还是那般清清淡淡的模样,倒也是让人羡慕,平白少了许多纷争。”怜衣此话说得倒是真心的,比之颜姑娘在王府的清静日子,自己在这里,可以说是水深火热了,每日间都是担心着谁会要了自己的命,还担心着将来的日子会怎样,哪有颜姑娘那般自由。

  “妹妹这说得是哪里话,府中的姨娘们都是羡慕妹妹得紧呢,若是圣上这样一直宠着妹妹,将来有了一儿半女的,妹妹不是就母凭子贵了吗?”

  对于洛珍儿此行来的目的,怜衣是清楚的紧的,夏荣霄和影子安排她进来,也就是为了防止自己临时倒戈,可怜衣总觉得这个洛珍儿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来。

  刚才怜衣和她说府中关于自己的事情,洛珍儿说的都是半真半假,可是说到府中其他人,洛珍儿又似如数家珍一般,这让怜衣更加是疑惑了,伸手扶额,低声开口:“姐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