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流言蜚语惹人妒(1/2)

加入书签

  夏荣霄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只余一片真诚,全然是一副为着自己弟弟弟媳和母后分忧的模样,可不知道为何,这番言语却是让夏荣琪意识到,这才是夏荣霄此时来的真实目的吧,就是为了安插一个人来彻底控制怜衣,让她不会每天缠着自己,这样他们的行动就可以开始了,而怜衣却是因为那位皇妃的提前暴露,成为了一颗弃子,终究被这群人舍弃。

  夏荣琪猜对了大部分的真相,只有一点,他没有猜对,那就是,怜衣虽然完成了这里的任务,可是却并没有变成随时可以弃如敝履的东西,因为,有影子和夏荣霄的保护,还有默颜心的守护,她怎么会有事呢?

  但是,此时的夏荣琪那里会有这么多的想法,或者说是那里能意识到这些想法,心中牵绊,万般愁思无排解,一切的一切如潮水般涌向了夏荣琪的脑海中,乱成一团,理不出头绪。

  而夏荣霄却是趁着他晃神的时间,又开了口:“皇弟因为怜衣美人之事定然是愁思满绪,作为哥哥的我理当为弟弟分忧的,所以,儿臣斗胆向母后请恩,将怜衣家姐带入宫来,为皇弟消灾解难,免了天下悠悠之口。”

  好一招先斩后奏,趁着夏荣琪还未想出好的对策之时,已然向太后请恩,此事正好顺应着太后的心意,若是太后不同意才怪了呢,果然,但见太后对夏荣霄难得的露出了一个赞赏的神色,威严开口道:

  “此事就按照霄儿说的办吧,琪儿,你也该学学你大哥的懂事,如此闺中之事还要你大哥帮你操心,你说说你,像话吗?”

  如此一言,将夏荣琪从沉思中唤醒,此时的他,神色有些迷惘,学学大哥,呵呵,这位子本来就应该是大哥的,我夏荣琪要不是被逼的,哪有资格坐在这里,我宁愿自己是个平常人家的男子,可以带着心爱的姑娘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这一切,在这里,都是奢侈。

  罢了,事情也就这样了,既然前朝来人,那我就会会他们,不为旁人,只为给怜衣争一个未来,只有平了这前朝之乱,才有机会好好和欧家唱戏。

  夏荣琪眉眼一展,朗声说道:“既然母后也是同意了,那么荣琪就遵照便是,今日朝上事多,儿臣先告退了,改日再向母后请安!”

  明知道夏荣琪是推脱之语,可是如今这个儿子,对自己还有着用处,自然是不能逼得狠了,若是逼狠了适得其反,到时得不偿失的,于是沉凝了片刻,也就开口,言语中颇是恨铁不成钢的怅然:

  “你下去吧,你要记得,你是这大夏的圣上,是这天下的主宰,你要记得你的身份!”

  夏荣琪眼神有一瞬间的失神,不知道为何,此时的母后如此的陌生,陌生的让夏荣琪看不到光亮,似乎自己这一生,就这样过了,终究,不,这不是我想要的,可是,当对上那双满含深切的眼神时,一切的暴怒又统统泯灭了无形。

  “若是日后,自己真的下的了手吗?”这是夏荣琪问自己的话,那一瞬间的他,失神,失意,仿若失了魂魄,像个行尸走肉般到了偏殿,怜衣还在那里等着。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夏荣琪的样子将怜衣着实惊了下,生怕是太后那里说了什么让夏荣琪为难的事情,不然夏荣琪怎么会有这样的神色出现。

  “怜儿,若是日后我保护不了你,你会怎么做呢?”夏荣琪的声音透着无力的颓败感,在母后和怜衣之间做选择,让夏荣琪的心生生的揪着疼。

  怜衣看着夏荣琪,有些难以相信,如此男子,自己心中的伟男子,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怜衣有些愕然,在怜衣心中,夏荣琪,永远是最好的,可是,没有想到,他也有脆弱的一面,害怕会保护不了心中的女子。

  其实,在怜衣心里,从来就没有想要夏荣琪保护过,她相信着一句话:‘不是非你不可,但是有你更好’!

  仅仅是这一句话,就让怜衣不顾一起的放弃自己的身份,放弃属于自己的生活,放弃自己的自由,放弃所有人的暧·昧,只为了和眼前这个男子相守一生,仅此而已。

  而怜衣,或许是因为那抹封存的记忆,尽管是让她忘记了一切,但却留给了她无比坚韧的性格,在霓裳苑的日子,也让她知道了,男人是多么的不可靠,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依靠的人只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