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密室皇妃谜(1/2)

加入书签

  恍若没有看到怜衣瞬时冷下来的神色,影子的面目看在怜衣眼中,愈加的可憎起来,王府的三年相处,影子对于怜衣来说,是唯一的朋友,尽管影子对怜衣的好是有目的的,但是在怜衣心中依旧把影子当成朋友,毕竟,他是知道自己身份为数不多的几人之一。

  可是,刚才的一句话,却是让怜衣的心彻骨冰寒,自己只是一颗棋子,就算是早就知道,但从影子口中亲口说出的时候,还是让怜衣有了不自觉的失神。

  “我倒是希望,他不那么在乎你!”影子的声音怅然,怜衣恍若未觉。

  出乎影子意料,怜衣瞬时便是将刚才那般凌厉的神色隐去,转而笑将起来,开口说道:“在乎不在乎又怎样呢,我爱他,是我的事,就算是作为一颗棋子被安排在他身边,我也甘之如饴。”

  或许是怜衣的坚持,让影子终于是下定了决心,深吸口气,复又说道:“只要你完成这次任务,我就送你一场姻缘,只属于你们俩的姻缘。”

  怜衣眼神复杂的看着影子,欲言又止中,还是掩了口,转头问道:“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影子眼神飘向窗外,凝神说道:“需要你帮我们找一个人!”

  “找一个人,有什么人是你找不到的,需要我来找,似乎这宫中没人能拦住你吧!”怜衣口中如此说着,似是有些不客气,但眼神却没有丝毫变化,只是不似刚才的咄咄逼人,看起来柔顺了许多。

  “让你找,自是有原因的,这宫里也有我不方便出现的地方,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不会发现我的存在,就像外面随时保护你的那个影卫,若是我待得太久,一样会被发现。”

  “嗯。”怜衣点了点头,应了声,但看影子似乎没有了下文,自己不禁开口道:“你让我找什么人?”

  “前朝的一位皇妃!”

  怜衣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道:“前朝的皇妃,怎么会在宫里,而且,现在离前朝已经是过了那么久,她若是在宫里,怎么可能不被人发现呢?”

  对于怜衣的疑惑,影子自然是料到,于是将之前对默颜心讲过的皇室秘辛又再一次说了一遍,直说的怜衣心生寒意,她从未想过,一个女子竟是成为了这场朝代更替的导火索。

  “你是说,她在皇宫大殿的密室中,但是那个密室只有皇妃林若云自己可以打开,而我要做的,就是每日守在那里,找寻蛛丝马迹,而且不能惊动旁人,对吗?”

  “对。”怜衣的这番说辞,影子确实挑不出什么错处,只能是略带欣赏的点了点头,此事看似简单,可是要做到不惊动任何人,也是有些难度,毕竟,现在的怜衣只是个宠妃而已,并无实权。

  如今的影子还不知道,怜衣和夏荣琪早已经相知,只是如今还不便现于人前而已,此事除了怜衣,怕是没人任何人能够做到这般了,影子如此也算是阴差阳错选了个最对的人。

  于是,怜衣未有何神色,只是淡淡应了声,看在影子眼中就像是正在筹谋计策一般,如此倒是对之没有任何的疑虑,见到天色已然不早,自己久处在此似乎不妥,平日里虽是每次出现都是在怜衣闺房,可今日不知道为何,此时事情说完,让影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想要赶快逃离这里,使劲摇了摇头,才将这种感觉驱散,看了看怜衣,开口说道:

  “好了,若是有何为难,就去找岚妃吧,她会帮你的,我先走了!”

  未等到怜衣的答复,影子已然飘身而去,只是那仓皇的身影,看在怜衣眼中,莫名有种逃跑的意思,复又摇了摇头,他怎么会逃,这里,根本没人可以威胁他。

  ……

  次日一早,怜衣已经起来,独自坐在窗边,紫儿进来看到怜衣已经起了,随身便是出去准备洗漱的用品,这几日里,怜衣都是醒得早,每日间紫儿来都是看到她已经在窗边坐着了,不免心中涌出一阵担心,怕她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将洗漱的东西带了进来,紫儿轻身走到怜衣身边,柔声开口道:“主子,来洗把脸吧!”

  说着将手中拧好的帕子递给了怜衣,怜衣只是无神的接过,擦洗一番,又换给了紫儿,这期间,甚至连目光都是未曾转过,紫儿终于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主子,您每日这般晚睡早起,身子怎么受得了呀,您是不是那日受了惊吓,要不要奴婢叫御医来给您看看。”

  怜衣愣了半晌,这才回过神来,面上笑容淡淡的,转头开口道:“我没事,小厨房里还有木薯粉吗?”

  “有,圣上一直喜欢吃糯米圆子,所以各宫里都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