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深情只为卿(1/2)

加入书签

  再说这大夏皇朝,改朝换代之际,牺牲了多少人,染红了多少鲜血才有今日的大夏皇朝,而自己,作为草原王朝的唯一继承人,尚且才八岁,手上就已经不知道染了多少人的鲜血,一桩桩一件件,让怜衣再一次对这个身份产生了极度的排斥。

  对于怜衣来说,这个草原王朝继承人的身份,带给她的只是困扰,只是冷漠,只是强加于她身上的,所以她要逃,逃不了,也要逃,她此生已经认定自己是夏荣琪的人,怎么可以放弃,怎么可以离开他呢。

  ……

  此时的影子已经回到了王府之中,虽然名义上影子尊称夏荣霄一声主子,可是,夏荣霄却是清楚的,他没有任何资格指使影子去做任何事,因为,那个他此生似乎没有机会靠近的九五之位,只有影子可以给他,而今日,破天荒的,影子竟然来找自己,而且,并没有像平日里隐身于黑暗中,而是坐在了自己屋子的楠木桌旁。

  空气有些沉闷,这种两人对坐的状态,在两人的世界里,似乎就没发生过,因为影子从来就没有现过真身在夏荣霄身前,每一次见面都是隐身在黑暗中,似乎神秘的紧的样子,终于还是夏荣霄沉不住气,率先开了口:

  “你来此有何事吗?”

  或许久未和夏荣霄如此说过话,影子有些不适应,皱了皱眉,沉凝了片刻,这才开口道:“你可知道林若云?”

  “林若云,不曾听说,怎么,我应该认识吗?”今日影子的反常让夏荣霄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此时又问这奇奇怪怪的问题,愈发方夏荣霄心中悱恻,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似乎对于夏荣霄的回答并不满意,影子想了想,复又问道:“那你还记得你父皇有几位皇妃吗?”

  “皇妃,我只记得母妃,还有萱贵妃,穆贵妃,敏贵妃这四位,至于以下的婕妤美人,还有多大好几十位,我倒真是一时想不起来了,自从先帝逝去后,她们之中除了母妃以外,都是给先帝殉葬去了,如今我能记得的实在有限。”

  看到夏荣霄的模样,影子也是知道他没有骗自己,而且也没有骗自己的必要,正要失望间,夏荣霄却是惊呼了一声,将影子骇了一跳,而夏荣霄见到影子神色,也是略微歉意,这才开口道:

  “我只是刚刚想到你说的林若云,似乎我们听父皇说起过,不过,我却不知道父皇口中的云儿,是否是你所说的那位皇妃了,毕竟,从我记事起,我就不知道宫中有这么一位人物。”

  影子听到夏荣霄的话,一阵惊喜,忙是开口道:“你父皇是怎么说的,快告诉我?”

  看着影子着急的模样,夏荣霄也是不卖关子了,转头想了想,这才开口道:“我记得那时候我和夏荣琪才七岁,有一次我们在御书房玩耍,父皇也在,许是国事不忙,父皇过来陪着我和弟弟,只是没过多久,便是看到他望向窗外出神,口中轻声呢喃:‘云儿,若是你能出来陪着他们一起,该有多好!’。

  后来,我们也问过父皇,那个云儿是谁,可是父皇却是笑而不答,你也知道,小孩子嘛,总是好奇的,而那时候在我们心中唯一能够解答这个问题的,就只有母后了,只是,后面的事情却是我们没有料到的。

  记得那日,我和弟弟兴高采烈的跑到了母后宫中,还说自己发现了父皇的秘密,问母后想不想知道,当时的母后自然是顺着我们的意思走,于是乎,我们将那日父亲所说的话告诉了母后,没有预料中的情景,取而代之的是母后的大发雷霆,将我和弟弟狠狠的打了一顿,还勒令我们以后不许再提这件事情,于是,这件事情也就这样过了,我与夏荣琪因为挨了一顿,也就对这件事情毫无兴趣了。”

  夏荣霄说完后,并没有再开口,在他眼前的影子此时已经完全没有平日里神秘莫测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浓重的萧索,从影子为中心,向着周围蔓延开去,过了良久,影子的身子才动了一动,眼神微抬,开口道:

  “此事不要为旁人说起了,从今日起就烂在你肚子里吧!”

  话音一落,本是端坐在前方的影子已经飘身离去,空气中还残留着影子似乎未说完的一句话:“你可以准备了……”

  “准备?准备什么?”影子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让夏荣霄皱起了眉头,只是此时没有影子给他解答,也就只能自己独自琢磨了,至于能否领悟到影子的意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