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我是谁(1/2)

加入书签

  默妃笑了笑,开口道:“怜衣姑娘也是应该否认的,毕竟,此时整个草原王朝都是在找姑娘的存在吧,要知道,姑娘可是草原王朝唯一的顺位继承人。”

  听着默妃一个接着一个的抛出这些炸弹,怜衣反而是淡定了,微微一笑,淡然说道:“娘娘莫非是糊涂了吗,什么君上,什么继承人,怜衣统统都是不明白,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那么也知道,我从小时起,就已经在霓裳苑了,娘娘所说的一切,似乎都与怜衣无关吧!”

  此时的怜衣梅香那么多,草原王朝的唯一顺位继承人,这是多少人盼望着的荣耀,可是,对于怜衣来说,却只是烫手山芋而已,因为,她已经爱上了一个人,为了他,怜衣宁愿选择将自己的身世埋葬。

  默妃看着怜衣自欺欺人的模样,沉凝了半晌,还是开口道:“夏荣琪有你的爱,是他的荣幸,却也是他的悲哀,怜衣,你,有你的责任,你不可能一辈子逃避下去的,你总要去面对那个属于你的王朝,那是你的宿命。”

  “宿命,宿命……”怜衣口中呢喃,可眼角却是不自觉的掉下了泪珠,终于是忍不住,哭出了声来,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为了这宿命,为了王朝,我就要牺牲自己吗,为什么,为什么,从前,我以为我比那些世家女子幸运了不知道多少,原来,原来一切都是南柯一梦,现在,梦醒了,我成了那什么所谓的君上,还是和大夏所敌对的王国,老天爷,我做错了什么,你要如此惩罚我……”

  怜衣的声音愈加的悲戚,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仿若是因为怜衣的哭声,让它觉得,如此的黑幕才适合现在的怜衣吧!

  “怜衣姑娘,你没有选择!”

  “呵呵,没有选择,你给过我选择的机会吗,不,不用你给我,我自己选。”怜衣本是带着哭腔的声音,瞬时变得冷静起来,让一旁的默颜心都是愣了半晌,可是,如此的怜衣,让默颜心觉得好陌生,她宁愿怜衣还是刚才那般哭泣的模样,因为,这样的洛怜衣,让她觉得看不透,而且还有着一丝危险若隐若现。

  “你是如何识得我的身份的,不是洛怜衣的身份,而是另一个。”怜衣眼神凌冽的看着默颜心,此时所问都是她最想知道的,也是为之后所有事情做铺垫,知己知彼,才能无往而不利。

  怜衣所说的另一个,自然是那个默妃口中的草原王朝顺位继承人的身份,默妃自然不会不知道,抬头看了看怜衣,还是开了口,一切就当是爱屋及乌吧!

  “你了解草原王朝继承人的由来吗?”默颜心抬首问道。

  怜衣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也从来没有再去过草原王朝,自然是不了解的,此时也就摇了摇头,静待默妃的下文。

  喝了口水,润润喉咙,默颜心这才开口道:“草原王朝继承人的筛选,必须是全草原的贵族血脉进行选美比赛,每一位新上任的君上有一次选择的机会,草原王朝是男女均可成为君上,只要你有这个能力,而且有这个血脉。

  若是当朝君上为女子,那么顺位继承人也就无可厚非,基本是只有一人的,因为十月怀胎会伤害君上的母体,本之君上国事操劳,也是不易受孕,反之,若是君上为男子,那么,天下贵族女子,均可入之后宫,只是,若男子为君上,当朝的继承人,可谓是多不胜数了。

  于是,草原王朝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只选择成立第一年所生的孩子奉为继承人,而且只要是继承人多于一人,那么此继承人不论男女,均是需离开母体,独自生活,八岁时,他们会有一场对打,无论多少人,最后场上都只能留下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下一任的君主。”

  感觉到默颜心看向自己的目光,怜衣皱了皱眉,不自觉的问道:“那我是属于哪种?”

  看着默颜心眼中的挣扎,怜衣似乎也猜到了答案,自己怕是后者吧,不然,默颜心怎么会如此踌躇要不要告诉自己真相,沉凝了半晌,还是开口道:“说说吧,我想知道!还有,我为什么会失忆,我都要知道。”

  看着怜衣坚定地目光,默颜心开始觉得,自己的选择或许是对的,让怜衣知道一切后,自己来选择,这才是正确的。

  “你确实是属于后者,当年,年仅八岁的你,浴血踏着那三十二个孩子的尸身走出来的时候,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