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一语破天机(1/2)

加入书签

  怜衣淡淡应了声,端着手中的薏仁百合粥,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渐渐觉得,身子暖和了过来,见到紫儿在一旁,这才开口道:“说说那天的情况吧,不然待会怕是来不及了。”

  此时周围都是没有其他人,云茴似乎也被主子支出去了,紫儿想了想,开口道:“主子知道是默妃娘娘救了您,却不知道默妃娘娘是如何救得您?”

  怜衣摇摇头,说道:“是的,我那时候迷迷糊糊,隐约觉得好像是有人喂了什么东西给我,还略带着甜腥味,让我感觉有些像血的味道。”

  对于怜衣如此敏感的嗅觉和触觉,紫儿深感佩服,点了点头,说道:“主子猜得没错,确实是血,而且是默妃娘娘的血。”

  怜衣眼神有些冷冽,遥望向了远方,幽幽开口:“想来没人能料到,默妃肯如此救我吧!”怜衣沉默了半晌,继续说道:“默妃可有说什么吗,我看众人似乎都知道是默妃救了我。”

  紫儿摇了摇头,说道:“其实,众人和主子一样,都是只知道是默妃救了您,但却不知道是怎么救了,而且是为何要救您?”

  “为何救我,想来是为了一个人吧,不过,按理说这件事情应该是这样翻篇的,为何默妃会约定今日见面呢?”怜衣眉头有些紧锁,有些莫名的东西似乎想要从脑海中喷涌而出,又似乎被什么压制住了,只觉有些头疼欲裂。

  “主子,你怎么了,你别吓奴婢!”怜衣这般模样,着实是将紫儿吓着了,忙是急口说道。

  怜衣深吸口气,这才缓缓开口,说道:“无妨,只是有些头疼,不知道怎么的,这几日总觉得不舒服。”

  看到怜衣缓了过来,紫儿才松了口气说道:“想来是余毒未清,应该过几日就好了?”

  “嗯,你去外面看看,算着时辰,默妃也应该快过来了。”

  “是。”

  看着紫儿应声出去,怜衣长吐口气,眉头有些皱起,刚才紫儿的话怜衣也是听到的,可是,自己头疼,却是中毒几日之前的事情,也不知道这到底有没有关系,总觉得,似乎脑中多了些什么似的,却又看不真切。

  就在怜衣愣神,还没想明白的时候,外间传来了紫儿的通报声:“主子,默妃娘娘到了。”

  听到外间紫儿的声音,怜衣抬首起身正要出去时,却是见到紫儿已经领着默颜心进来了,于是轻移莲步,迎了上去。

  “臣妾给默妃娘娘请安。”

  怜衣俯身欲拜,默颜心却是眼疾手快将之扶住了,未曾让之拜下,口中说道:“此处没有外人,你我倒也不必见这些虚礼,坐吧!”

  之前与之默妃见过一面,当时觉得这个女子冷冷清清,似乎不好相与的样子,不过,此时看来,似乎也是有些烟火气的,其做事做人也是值得让人推崇,虽是和亲至此,但其作为一国公主的气度,还是掩盖不了的。

  “是,默妃娘娘请!”

  “紫儿,去倒杯茶来。”

  “是。”

  紫儿掩身退出,还将房门关了起来,此举不禁让默妃眼前一亮,这清荷堂的丫头倒真是伶俐的紧,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如此,自己也是放心些了。

  见到默妃似乎是因为紫儿的举动转而放心的面色,怜衣颇为奇怪,本来今日这默妃主动来找自己,就已经是奇怪之极了,本以为是因为前几日为自己驱毒之事,可是现观其神色,似乎也不尽然,这不禁让怜衣有些疑惑。

  “默妃娘娘今日到来,是否有什么事呢?怜衣还未多谢娘娘救命之恩。”气氛稍显有些沉闷,怜衣主动打开了话头,毕竟,怜衣也想知道,默妃所来的目的,也许还可以提早解开心中的迷雾。

  默妃笑了笑,说道:“妹妹何须如此,你的毒,我之所以来解,只是为了一个人而已。”

  果然如此,怜衣不禁是觉得自己猜度的太准了,为了一个人,是啊,我们两人不都是为了一个人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吗,一时间,怜衣面上的神色不禁带上了些唏嘘,柔柔说道:

  “姐姐深情,怕是错付了。”怜衣话语说的直白,因为她知道,在这个聪明的女人面前,一切的掩饰,似乎都是不必要的。

  默妃的冷静在怜衣的意料之中,但见眼前女子轻声开口道:“从你进来时,我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和她们不一样,你的眼里,有情,而她们,有的只是家族的荣耀。

  你并没有因为自己住在偏远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