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1/2)

加入书签

  皇后这番话,说得算是服了软了,怜衣却没打算就这么算了,自己中毒之事,若说是与皇后无关,怜衣是至死都不信的,今日有这般机会,怜衣自是不愿放过。

  “皇后娘娘圣明,委实是臣妾因为无故中毒之事实在心忧,若是娘娘能够查清此事,定然是能还暮美人一个清白,也就此证明了臣妾也是冤枉。”

  怜衣此举可谓是以退为进,先前皇后所说是怜衣因为记恨是暮雪菲下毒,所以今日这般对付暮雪菲,而此时的怜衣,施施然是将此事说了出来,但却并未点名,只是让皇后彻查,若是皇后不查,或者是查不出什么,自是有人说话的,不过,若是查了,就要看是查出什么了,在怜衣看来,这中毒之事是皇后和暮雪菲所行,皇后为了自保,那就是保不住暮雪菲了,一番波折,暮雪菲还是不得善终。

  本来今日这番事情,暮雪菲已经是名声扫地,可是,毕竟是她自作孽不可活,当然,此事是否是被设计,自然不是在怜衣的想法之内的,那个假太监,已经是就地正法,可谓是死无对证,而且此事的见证者应该都是岚妃所安排的,若是靠谱还好,若是不靠谱,怕是最后也得忍痛断臂,让暮雪菲逃过一劫。

  但是若加上了怜衣之事那就不同了,而且此时怜衣已经将此事主动请缨给了皇后,也算是给暮雪菲挖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坑,怕是一辈子都是爬不上来了。

  就在皇后踌躇怎么推脱期间,一旁的夏荣琪开了口,阻了岚妃正要开口的声音:

  “怜儿中毒之事,事有蹊跷,确实要好好查一番的,既然皇后有这份心思,那么,此事定然可以水落石出。”

  夏荣琪一番话出乎了除了怜衣之外所有人的意外,虽是知道怜衣是圣上的新宠,可是,如此公开场合,这般露骨的喊着怜儿,着实是对怜衣宠爱之极了,而其中最为不舒服的自是皇后和岚妃了。

  说起岚妃,虽然是她亲自将怜衣捧上这个位子,可是,面对如今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如此对她好,心中还是有些愤然不茬,只是,不过半晌,便是恢复了神色,柔柔开口说道:

  “圣上英明,若非圣上及时赶到,怕是今日臣妾和怜衣妹妹都是要受好大的委屈了!”一边说着,还一边眼神幽怨的瞟了欧惜梦一眼,这一眼,看在欧惜梦眼中,全然就是在对着自己耀武扬威,自己却是无可奈何。

  “岚妃妹妹说的是什么话呢,这宫里若是圣上都不英明,那还有谁英明呢?”

  “皇后还是管好后宫之事才是要紧,暮雪菲之事,朕不想再看到了!”欧惜梦对于圣上的吹捧,夏荣琪没有丝毫领情,反而是对其一遭抢白,复又对着怜衣开口道:“怜儿,走吧,朕送你回宫去,你身子还未好全,别在这站着了。”

  怜衣楞了一下,这才点头称是,随着夏荣琪一道走了,随后的便是岚妃和皖诗绫等人离去,至于皇后,此时她受命处理这里的事情,怎么能走呢?

  回清荷堂的路上两人有些沉默,终究还是怜衣耐不住,开了口:“爷,你不去看看她吗?毕竟……”

  “毕竟,她怀的是我的孩子,对吗?”怜衣话未说完,夏荣琪便是开了口,眼神柔柔的看着怜衣,似乎还在等她的回答,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这才点了点头,默默说道:“是的。”

  夏荣琪一声长叹,但面上的神色却是轻松起来,嘴角竟是勾起了一丝微笑,伸手抚了抚怜衣的头发,轻声说道:“怜儿,以后有什么想问的就问,不要憋在心里,其实,我猜得也难受。”

  看着夏荣琪真诚的目光,怜衣有些失神,对呀,他是自己的琪爷,他是自己的一切,那么我有什么不可以告诉他,不可以问他的,两个人相处,最重要的不就是沟通吗?

  此时的怜衣猛然想到,怪不得刚才在路上的气氛有些怪怪的,自己一直在踌躇到底要不要问他,而他亦是在猜测自己心里到底想着什么,两个人都是有些心不在焉,哪会不觉得怪。

  如此说开了,怜衣也就明明白白开了口:“你不去看看她吗,毕竟,此事有可能是她被冤枉的呢?”怜衣现在也不确定那个假太监到底是不是岚妃安排的,所以话也不敢说得太满。

  没想到,夏荣琪竟是自顾自的摇了摇头,温柔的看着怜衣,开口道:“怜儿,也就你才这般善良,暮雪菲可是害你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