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双主同到(1/2)

加入书签

  看着众人都是望向自己的目光,岚妃冷冷哼了一声,说道:“看着我做什么,暮雪菲秽乱后宫,举止恶俗,身怀孽子,今日若是不死,难以平天下之恨,来人,给我押到慎刑司,谁敢给我徇私,可是知道后果的。”

  岚妃眼神冷冷从浣羽堂一众宫人的身上扫过,骇得众人都是赶忙低下了头,生怕此时岚妃一个不留神,将自己和暮雪菲一道给关进了慎刑司。

  只要是宫里的人都知道,进入了那里,这后半辈子可就是没有指望了,虽然一入宫门深似海,可总有出头之日,但是被关进了慎刑司,那就真真是只有等死的份了。

  一众侍卫不顾暮雪菲的一身血污,将已经疼的没有知觉的她横抬起来,一路疾步行着,往着慎刑司的方向,而岚妃却是神色都未变,直到看到刚才那个自裁的侍卫,眼神闪过一丝不自然,声音却是依旧冷冽:

  “来人,将那人扔了乱葬岗喂狗,如此愚人,怎配污了这宫中土地。”

  “是。”

  暮雪菲的疯癫离去,假太监的躺尸横出,一番看似闹剧的情景,竟然也就这般过了,众人都还是一副云里雾里的模样,特别是浣羽堂的人,老成的还好,另一些跟着暮雪菲时间不久的,愣是被吓傻了,呆呆的看着,似乎还没缓过神来。

  而另一边的怜衣还稍好一些,毕竟年纪稍长,而且经历的也要多些,对于此番开头就知道此事不会善了,可是也没想到竟然这般直接便是解决了,而且似乎还是永久后患的类型。

  暮雪菲的家室并不差,其父也是朝中一方元老,堂堂的暮太尉,本来想着借女儿之势平步青云的暮太尉,怕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前途会葬送在这个本以为是家族荣耀的女儿身上吧。

  如今的暮雪菲,满身血污离去之时,肚子里的孩子怕也就保不住了,而进了慎刑司的人,想要活着出来,怕也是难了,本来,依着暮雪菲的身份,就算是进了慎刑司,有心人也是有能力把她弄出来的,可是,如今这个情景,怕是没有人会为她冒险了。

  作为太尉的木大人,怎么可能容许一个败坏家族门风的女儿再回去,而皇后,更是不可能了,暮雪菲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拿皇后的话来说,若是死了,只怪自己道行不够而已,怪不得旁人。

  “皇后娘娘驾到,圣上驾到!”一道呼声从浣羽堂外面传来,将内里的众人都是惊了一下,除了岚妃,旁的都是屈膝跪下,口中直呼:“圣上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但见夏荣琪和欧惜梦携手并肩同来,似乎是一副恩爱模样,而看夏荣琪的神色匆匆,再加之欧惜梦的可以隐藏,不难猜出,欧惜梦定然是得了这里的消息,但却没有第一时间来这里,而是去找了圣上同来。

  至于圣上同意来此的缘由,一部分怕是因为暮雪菲腹中之子,而另一部分,却怕是因为听说了怜衣也在此处,生怕她受了委屈才是,这一点,从夏荣琪一进来,目光便是在四处寻找,直到看到怜衣,才微微一笑,神色放松就看出来了。

  不过,夏荣琪的这般神色,却是没有瞒住目光炯炯的两人,其中一个满目忧伤,却又带着些许欣慰,似乎是因为心中想法达成,而松口气的神色,而另一个,则是一目怨气,恨不得将怜衣杀之而后快,只是,皇后的杀意来得快,去得也快,若非是怜衣眼尖,倒真是发现不了。

  怜衣心中静静想到,如此女子,也才堪得是皇后吧,从皇后的目光中,不难看出其对圣上也是有着爱恋的,可是,她却能够将这份爱深藏心里,拱手将圣上送与旁人的床榻,自己独守空房,坐那巍峨皇后。

  “平身吧!”夏荣琪看到怜衣无恙,心神也是放松了些,语气多了些平静,如此开口说道。

  “是,谢主隆恩!”

  众人行礼谢恩之后,岚妃这才施施然走到了两人的身前,魅声开口道:“姐姐和圣上可算是来了,你们都不知道,刚才的事情有多险呢!”

  ‘险’,众人不禁是为着此时那个生死不明的暮雪菲蒙个冤了,刚才明明是岚妃咄咄逼人,生生将暮雪菲一派嚣张神色打压的尽数皆无,最后是昏倒在地,生死垂危。

  可是,如今看着岚妃梨花带泪,魅语如丝的情景,不禁是觉得,眼前这个女子才是受伤最深之人,刚才的一切委屈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