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深宫隐隐寒(1/2)

加入书签

  在这宫里只是呆了几月而已,却是生生将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逼成了这般谨慎模样,人人都道宫里好,在怜衣看来,这里再好都是无用,因为,这里的人,没有自由,甚至连自己的心思都得掩藏起来,又有什么好的呢?

  “紫儿,你能这般想,自是极好的,这宫里,容不下心思单纯的人!”怜衣这句话虽是喊着紫儿,可是眉目却是未曾看着她,而是穿过紫儿的身影,望至了窗外,神色幽幽,似乎满怀感慨的模样。

  紫儿见到美人又露出这般忧思神色,皱了皱眉头,轻声开口道:“美人,这宫里,大家都是身不由己,若是我们没有自保的能力,早晚会被这深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的。”

  怜衣还未开口,皖诗绫已经幽幽说道:“姐姐,紫儿说的没错,若非是我有着涵妃娘娘和家族的后盾,依着我以往的性子,怎么可能还活着,这宫里本就是弱肉强食的,姐姐还是早下决断的好。”

  “决断,呵呵,我从未想过害人,可是人却要来害我,这真的是我的错吗?”怜衣其实还有话在心里没说出来,自己只是想和琪爷白头相守而已,可为何,是这么的难。

  从当初自己毅然决然同意了影子的换脸,同意了成为影子在宫里的内线,同意了再一次成为圣上的宠妃,可是结局呢,自己却是真真切切的在阎王殿走了一遭,这又能怪谁呢?

  “罢了,这世间,又有什么,是真正公平的呢,从来没有。”

  一句从来没有,让身旁的皖诗绫和紫儿都忽然觉得,怜衣不一样了,可是仔细看着,却又觉得好像没有什么不同,容貌还是之前的模样,并没有改变,变了的,是怜衣的心,是怜衣周身的气质和气势。

  若说之前的怜衣性子柔美,身形飘渺,像是谪仙一般的人物,不沾半点尘埃,那现在的怜衣,对于两人来说,就是沾了些人气了,不再是之前那恍若天人般的高高在上,可是,虽然谪仙坠入凡尘,却未有改变之前的清雅淡漠,而是平生多出了那威严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心生臣服之意。

  就在两人震惊沉默之际,却是忽然觉得怜衣周身气势一收,刚才那女王气势般的怜衣转瞬消失了不见,眼前的女子,依旧是那个淡雅清新的怜衣,刚才之事,就好像是一场幻梦,如今只是醒了罢了!

  “你们怎么了?”怜衣醒神的瞬间,就见到眼前两人眼神震惊的盯着自己,不禁是开口问道。

  皖诗绫听到怜衣的话,略带迟疑的开口道:“姐姐,你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紫儿也是不住的点头,对于刚才怜衣恍然间露出的气势,是她服侍怜衣这么久,从未见到过的,所以心中也是极度的好奇和疑惑。

  “刚才,刚才有什么事情吗,我怎么不觉得?”怜衣皱了皱眉头,如此说道,还自顾自的看了看自己周身,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复又说道:“没有什么不同啊?”

  皖诗绫看了一眼紫儿,但见紫儿也是正往自己方向看来,心中瞬想,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可是,刚才那个王者般气势的怜衣,自己是真的看到了,就算是自己一人眼花,可看紫儿的神色,便是知道她也看到了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紫儿看着怜衣疑惑的神色,试探性的开口道:“美人,你真的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怜衣看到紫儿也是这般奇怪,不免有些恼了:“我说了没什么事情的,你们这是怎么了?”

  皖诗绫见到紫儿还想说什么,可是怜衣此时情绪不佳,实在不易多说,便是伸手拉了拉紫儿,让她不要再开口了,自己看了看怜衣开口道:“或许是刚才我和紫儿眼花了,好了,紫儿你去看看云茴的早膳做得如何了,我可是有些饿了呢?”

  紫儿看了看皖诗绫,又转身看了看怜衣,微叹口气,这才福了一礼,转身出去了。

  看到紫儿在皖诗绫的示意下出去了,怜衣眉头轻皱起来,看着皖诗绫,不知道是否要开口,就在怜衣尚且迟疑之际,皖诗绫已经开了口:“若是姐姐觉得为难,大可不必说,当然,若是姐姐觉得此时需要个人商量,那么诗绫定然护着姐姐。”

  看着皖诗绫真诚的神色,怜衣却是粲然一笑,扬声说道:“我能有何事,不过是因为中毒之事让身子有些欠了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