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毒之源头终显形(1/2)

加入书签

  默颜心想了想说道:“你最后一次见你家美人清醒着是什么时候?”

  紫儿回想了半晌,这才说道:“最后一次美人和我说话的话,应该是茜儿走时,美人一个人听到动静,然后到了后院,只是也没有靠近茜儿所住的屋子的,怎么会中毒呢?”

  “那你家美人是何时回屋的呢?”默颜心隐约觉得,似乎事情的真相就在这里,可是又似乎被什么遮盖,总是让人迷迷糊糊。

  这紫儿倒是记得清楚,即刻便是说道:“就是在与我说话之后,只是,因为茜儿那里需要人帮忙美人再三说自己可以独自回去,奴婢想,奴婢想,娘娘,我知道了,美人定然是在这段时间被人下了毒。”

  对于紫儿的突然明悟,默颜心的情绪没有太大的起伏,只是静静说道:“若是按照时间推算,美人中毒的时辰确实是与你所说相符合,只是,美人到底是因何中毒的。”

  默颜心如此说着,眼神望向了四周,似乎是在看看周围有什么蹊跷的地方,沿着屋子走了一圈,最后停在了怜衣的梳妆台前,那里一个鎏金的脂粉盒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是什么?”紫儿看到默颜心所指,是一个脂粉盒子,似乎很平常的模样,只是让之奇怪的是,这个盒子明明是在自己屋子里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心中疑惑着,紫儿还是开口说道:“这是平常美人所用的脂粉,只是,这盒子似乎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喔,这是为何?”默颜心似乎觉得抓住了什么,扬声开口问道。

  紫儿也是觉得心中奇怪,倒也并不隐瞒,也就如实说了:“前几日美人的脂粉用完了,因为本来美人用惯了我们宫里自己制的脂粉,所以奴婢才将这个盒子拿走了的,昨日本来已经制好了,却因为茜儿之事耽搁,所以没有及时将脂粉给美人拿过来,可此时出现在这里,倒着实有些奇怪了。”

  就在紫儿想要伸手拿那个盒子时,默颜心眼疾手快的制止了她,口中急急说道:“你不要命了吗?”

  此话一出,骇得紫儿立即缩回了手臂,眼中光芒一闪,急急说道:“娘娘,您是说,美人中毒和这个脂粉有关,可是,可是这脂粉是奴婢亲自所制,不会有错啊!”

  默颜心伸手示意紫儿稍安勿躁,轻声说道:“这盒脂粉看得出来,似乎是还未曾使用过的,所以,问题不是在里面的脂粉,而是,这外面的鎏金盒子。”

  “娘娘是说,这盒子上被人下了毒,美人触碰到了,所以才会昏迷不醒!”一时间,怜衣昏迷的真相倒是呼之欲出了。

  “可以这样说。”

  听到默颜心已经确定了毒物的来处,紫儿不禁又是担心起来,这只是个脂粉盒子,谁知道上面是沾染了什么毒物,这可怎么解毒呢,可是,就在紫儿疑惑间,却是见到默颜心伸手拿起了那个脂粉盒子,不禁是瞪大了眼睛说道:

  “娘娘,您,您怎么碰了它?”

  谁知道默颜心却是一副淡淡的神色,对着紫儿说道:“不碰它,我怎么知道你家美人的毒能不能解呢?”

  接下来的一幕,才是让紫儿开了眼见,只见默颜心拿着脂粉盒子的那一只手,迅速的变成了金色,从手臂处一直蔓延到手掌,似乎是在抵御盒子上传来的毒性。

  一时间,眼前这个所谓的默妃娘娘,在紫儿心中,多了些神秘感,只是此时怜衣尚且还在危险之时,紫儿也是只能搏一搏了,如此也是没有旁的办法,只能看默妃接下来的动作了。

  虽是听到刚才默颜心所言,知道她或许对于毒物有着不一般的造诣,可是,真正临到此时,也是觉得心中惶惶,但见那鎏金盒子上的漆黑之色再和默妃手掌的金色相抵御时,正在逐渐的往回缩,不禁是眼睛一亮,这般情况看来,似乎是默妃的那抹金色起了作用。

  果然,当金色全部蔓延开来,笼罩那团漆黑之色时,默颜心才堪堪收了手,眼中一丝金色光芒一闪而过,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紫儿总觉得此时的默颜心比之刚才多了些说不清的东西,总之是更加模糊看不清了。

  这种状态未曾持续太久,此时的默颜心收回手掌之后,转身便是到了怜衣的床前,眼神示意紫儿将怜衣扶着半坐起来,自己却是拿起一旁的小刀将手指割出了一道口子,鲜血沁出,滴入一个其备好的茶杯之中。

  约摸有了小半杯的样子,默颜心才是住了手,将手指草草包起,转头将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