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疑似瘟疫众人心忧(1/2)

加入书签

  “嗯,去拿个白条吧,此处如今可不是什么安全所在,还是小心些为好。”

  似乎是对于怜衣突然的关心颇不习惯,愣了半晌,才俯身开口道:“奴婢谢美人关心,这就去了。”

  未曾再从茜儿的面上寻出旁的神色,怜衣轻皱了眉头,复又转身离去,此事若真是跟这个茜儿有关,此时也是急不得,还不如静观其变的好。

  遥遥看了一眼另一边的御医和紫儿,似乎还未有结果,只能先行回了屋子,今日这番事情,总让怜衣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等待的日子总有些难熬,虽是明知道事情可能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可心里总也是有些不安,忽然想起了什么,忙是问了云茴:

  “圣上此时在哪里?”

  云茴想了想,这才回道:“算算时辰,此时应该还在朝上的,奴婢这就派人去看看!”

  “嗯,去吧,只需问问即可,无需说这里的情况,毕竟此事尚还未有定论。”

  “是,奴婢知道。”云茴俯身回话后,便是出了内间,找了前院的一个小宫女,让她远远的去问问。

  时间过得有些慢,就在怜衣等得有些不耐的时候,紫儿领着御医刘成施施然从外间进来,刘成一副诚惶诚恐的神色,让怜衣心中暗道不好。

  果然,接下来刘成的话,让怜衣心中凉了半截:

  “微臣参见美人,美人吉祥!”

  “刘太医请起,不知本宫这院中情况如何?”

  “请美人恕罪,经微臣查证,美人后院中的那只鸡死状确实与之瘟疫相似。”

  “大胆,你可知道此话说出去的后果。”怜衣都还未开口,一旁的云茴已经是呵斥出声,眼神中的急切呼之欲出。

  怜衣和紫儿入宫时间都是不长,对于此事尚且可以做到淡然,可是云茴是久处宫中之人,怎会不知道若是宫里发生瘟疫,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也是只有这般严重之事,才会让平日里淡定处之的云茴如此失态,倒是将怜衣骇了一跳。

  怜衣伸手拉了拉云茴的衣衫,云茴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眼中虽是忧色不减,却也是悄身站定在了怜衣的身边,不再开口。

  如此怜衣才开口对刘成说道:“你继续说吧!”

  刘成看着淡定的此时已经趋于淡定的怜衣,心中不免钦佩,伸手擦了擦头上细密的汗珠,这才继续说道:

  “美人容禀,此事……”

  “云茴姐姐!”就在刘成刚想开口之时,门外进来了个小宫女,口中呼喊了一声,可刚一进门,就被吓得愣在了那里,似乎没想到怜衣会在里面,忙是俯身跪下,说道:

  “奴婢参见美人,不知美人在此,还望美人恕罪!”

  怜衣看到小宫女,心中一凛,自己这宫里确实该立立规矩了,以前自己是卧薪尝胆,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管他们,如此倒是纵容了,如今都是这副冒冒失失的样子,被人拿了话柄,日后闲话多了才不好。

  看着小宫女一副惶恐的模样,怜衣也是不想太过责怪,毕竟,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恍然想起,刚才似乎是云茴让这个小宫女去的殿前,此间应该是有消息传回,如此也就开了口:

  “那边情况如何了,圣上还在朝上吗?”

  小宫女看到怜衣似乎是没有怪罪的样子,这才开口道:“美人容禀,此时圣上还在朝上,听说今日因为边关之事,朝堂之上争论不休,怕是久不会下朝了。”

  怜衣眼中闪过一丝焦急,却是一瞬即逝,从容间消失无影踪,只有怜衣自己知道,今日之事怕是没那么简单了,可是此时也是不能表露出来的,此事明显是有心人专门针对自己而来。

  摇了摇头,怜衣挥手让那个小宫女先下去了,此时呆在这里也是没有意义,反而是容易暴露之后的事情,毕竟刘成还在此处,而刚才其未说完的话此时也是可以说了。

  “刘太医,你继续说刚才的话吧!”

  “是。”刘成经过刚才小宫女一番打搅,倒是将心境调整到了平和,此时再来说此事,已是没有刚才那般惶恐的神色,如此倒是多谢那个冒失的小宫女了。

  “经微臣查看,之所以断定那只鸡可能是瘟疫之症,实际是因为其体表发黑,身有褐斑,眼眸无光,口鼻之中似有黏液溢出,实则是古书中所载瘟疫之状啊!”

  听着刘成的话,怜衣的心渐渐沉寂,自己在宫外时,也是听说过的,瘟疫之事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