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此夜众人无眠心(1/2)

加入书签

  “娘娘,您怎么了?”本是留守在路口的烟儿,看到自家娘娘如此梨花带泪出来,一时未免是着急,生怕自己主子受了委屈,忙是如此问道。

  岚妃轻勾起嘴角,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无事,今日之事,不要对外人说起,你知道便可了。”

  烟儿见到岚妃似乎不愿提说的模样,也就不再加以询问,跟随在其身后,缓步回到了宴会场中。

  此时场中倒是一副宾主尽欢的模样,高台之上,夏荣琪搂着怜衣,深情款款,乐在其中,不过倒是没有看见皇后的身影,想来是不忍心中激愤,借着酒醉遁走了吧!

  不得不说,此时台上的那一幕,着实有些刺眼,只是,岚妃无从选择,就像是怜衣,依旧是无从选择,岚妃是为了报恩,而怜衣是为了一个情字。

  看了看四周,轻声吩咐一旁的烟儿:“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回去了吧!”

  烟儿看了看周围,大家都还在,这主子怎么说是不早了呢,不过,看主子今日的情绪似乎是有些不大对,烟儿也就未曾迟疑,悄声吩咐一旁的小太监,将岚妃的软轿停在外面,然后扶着岚妃往了凝蕊堂而去。

  高台之上的怜衣佯装的醉眼朦胧,此时却是隐射出一丝厉光,轻声对夏荣琪说道:“计划成功了第一步了。”

  夏荣琪闻之,面色不变,口中说道:“怜衣,我们能够真正在一起的日子,也是不远了。”

  怜衣一听到这句话,不自觉眸子有些湿润,自己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自己付出一切,来到这宫里,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此时自己应该高兴才是的,不该哭了,不该哭了。

  心中虽是如此想着,可是,眼泪却是不自觉的流了下来,让一旁的夏荣琪有些惊慌失措,忙是与之拭泪,口中却是悄声说道:“不哭了,可是不好看了!”

  怜衣撅了撅嘴,娇俏说道:“那不好看了,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夏荣琪低声笑着说道:“怎么会呢,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的模样!”

  怜衣此时再也忍不住泪水,任由其决堤而下,伏在夏荣琪怀中,柔声说道:“琪爷,我好欢喜,真的好欢喜!”

  夏荣琪紧紧拥着怜衣,眼眶略微湿润,哽咽的说道:“我也是,怜衣,我也好欢喜。”

  夏荣琪没有用朕这个字,在他看来,将怜衣作为圣上的女人,是一种亵渎,洛怜衣,只是夏荣琪的女人,是夏荣琪此生唯一爱的女人,是夏荣琪此生唯一想要保护的女人。

  “怜衣,今晚,我想要你!”悄声一句话,让怀中的怜衣红了面庞,连得耳垂都是娇艳欲滴,小脑袋娇羞无限的轻点了点头,低声回应道:“怜衣愿意。”

  可是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怜衣抬起头来说道:“今夜圣上不是应该陪着皇后守岁才对吗,若是陪着臣妾,岂非惹了宫中姐妹不睦。”

  夏荣琪轻抚在怜衣耳边说道:“今夜,我只要你!旁人与我何干!”

  怜衣虽是羞得难以自持,嘴角却是扬起一个明艳的笑容,低声说道:“今夜,我也是琪爷的,与旁人无关!”

  见到怀中人儿与自己相同的心意,夏荣琪感到,此生拥有怜衣,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这一生,自己都只为怀中的女子而欢喜悲伤,如此甚足。

  看台之上的两人,虽是言语未曾被众人听到,可是两人如此亲密的举动,还是让台下的宫妃心中不茬,尤其是暮雪菲,本来皇后在时,她还可以借着皇后的威视说几句。

  可是,如今这情况,可是连皇后的看不下去,直接不管了,自己也就只能在席间独自喝着闷酒,只觉脑袋晕晕,心中甚是苦闷,好好的一个年夜宴会,却也就这般过了。

  加之后来圣上借着怜衣酒醉之便,匆忙便是与之回了清荷堂,虽是吩咐众人不必顾忌,继续吃喝,可是,毕竟主人都是不在了,这席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于是众人在夏荣琪走后,一些宫妃都是借着酒醉微醺逐渐回了自己的院子,另外一些富商官员,倒是巴不得圣上离去,如此才好回去陪着家里人,一家人乐呵呵的守个岁。

  也就是夏荣琪走了,众人才敢做出这种事情来,否则,依着往年,谁敢是拆了当今圣上的台,非得是在此喝得差不多了,看天蒙蒙亮了,大家才起身告辞。

  此时的众人,都是有些感谢其怜衣来,若不是她一舞惊鸿,拴住了圣上的心,众人怎么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