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四季一舞动倾城(1/2)

加入书签

  其实,刚才暮雪菲发难之时,皖诗绫已经是派自己的贴身丫鬟出去,想要去找找外边找找怜衣,本来初来时,自己已经是去过一次清荷堂了,想是邀她同走的,却是被告知怜衣早已经走了,如此皖诗绫才往御花园走的。

  可是到了这里,却是依旧未见其踪影,心中虽是觉得奇怪,但想着那么大个人,这宫里也应该是没什么危险的,况且今日是年夜守岁,或许是在哪里看着什么好玩的,一时贪看了也说不定呢,于是乎也就罢了,直到暮雪菲的发难,皖诗绫才觉得事情奇怪。

  只是她刚把自己的丫鬟派出去,却见到岚妃身旁的丫鬟烟儿跟着自己的丫鬟说了几句话,自己的丫鬟葵儿便是转身回来了,见其走近,皖诗绫忙是悄声问道:“什么情况,我不是让你去找找洛答应吗?”

  “主子容禀,是岚妃娘娘让奴婢告诉您,说是不用担心洛答应,让您继续看下去!”

  “看下去,是要看着怜衣姐姐就此香消玉损吗?”皖诗绫听到此话,不免是有些气愤,可是此时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找怜衣,忽然她想到,这个岚妃当初对于怜衣的帮助可是不少的,想来是不会害她。

  于是乎,就有了刚才那番皖诗绫怒视岚妃的场景,此时的皖诗绫紧紧看着岚妃的面容,生怕其露出些自己不愿意看到的意外神色,此时事情已经是发生了,只能是静观其变才好。

  就在个人都是自有心思的时候,宴会终于是开始了,伴着一声鞭炮的齐鸣,夏荣琪扬声说道:

  “今日是此年的最后一日,也即将是来年的第一日,自此,希普天同乐,万家欣喜,预祝来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伴着众人的齐声呼喊,今日这年夜宴会终于是在经历了那个小插曲过后,正式开始了。

  就在此时,众人围坐的那个圆台中央,刚才所说的那个即将是跳舞之所的高台,此时多了些烟雾缭绕,隐隐有些看不真切。

  “嘿,你听说了吗,这次好像是舞姬苑新排的舞蹈,叫《四季吟》,如今看这情景,倒是期待多多了!”

  “嗯,看这场景,倒是比之往年更甚许多的,不过,今年这舞姬听说还挺神秘的,到现在都是无人知道她是谁?”

  “噢,是吗,看来今日真是惊喜连连了!”

  ……

  就在台上烟雾缭绕之时,台下的众人都是有些窃窃私语,言语间对于今日这舞蹈颇是好奇,也是不得不佩服岚妃娘娘制造了如此多的噱头了。

  恍然间,忽见台上多了一个身影,烟雾中,看不太真切,只觉其白衣飘飘,身姿柔美,长发飘飞间,摄人心魄。

  白衣未动,栖身台上却是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随之静止,那一瞬间的停滞,让众人的呼吸都是延缓了一瞬。

  就在快要窒息间,台上的身影动了,一条长至三倍的彩带在整个圆台之上环形拂动,整个的雏蛋之形将那道白衣身影掩藏无踪。

  此时台上的白雾在彩带的极速旋转间,渐渐的变得稀薄起来,直到白雾的完全消散,彩带才是一层一层逐渐的旋转开来。

  众人纷纷是好奇这内里的白衣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可是,当彩带旋转至脖间时,众人再一次失望,因为那道纤丽面容之上,还附着着一张轻薄的面纱。

  尽管是此时没有了白雾的笼罩,可是,面纱的遮挡依旧让众人看不清面容,不过,倒是多了一分雾里看花的美感。

  彩带完全旋转落于地上,露出其间身影,此时没有了白雾,虽是因为面纱遮覆看不清容貌,可是,那身姿的纤丽,衣衫的华美,长发的轻垂微动,无不让众人心醉,也是让众人更加惊奇,这到底是有着一张怎样的容貌才能配得这无双完美。

  彩带的静止,伴着的是悠悠丝竹声传来,似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纤丽身姿的飘然颤动,似春风拂面,动人不可方物。

  转瞬间,丝竹声陡然一转,夏日一字名‘烈’,舞蹈风格一转,动作愈加快了几分,各式花样恍然而至。

  接着,那道纤丽身影从急促的舞步中逐渐转缓,悠扬乐声渐次从激昂转为平静,直到身影忽然静止,乐声陡然转为萧瑟之音。

  秋,不仅仅是硕果累累的丰收之季,更是万物渐次消落之季,虽是秋高气爽,但也是秋风萧瑟,此时怜衣着意的便是那一抹萧瑟。

  舞步轻移间,腰肢轻柔,手臂轻展,缓缓移动,眉目亦静亦嗔,轻纱蒙面,却是挡不住眼角眉梢的那一缕愁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