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别有用心巧奉承(1/2)

加入书签

  今日的各宫嫔妃都是各自争艳,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好东西都是戴在身上,只想要博得圣上的一抹垂青,平日里圣上来后宫的日子本来就少,而且一来大多是往着那些有身份有背景的宫里去。

  一些稍次的,入宫几载,见到圣上的日子,加起来都是数的清,若不是太后说圣上应当雨露均沾,估计这圣上来后宫的日子还会更少,所以如今这个机会,有心人自然是不会放过了。

  “圣上万岁,此乃臣妾亲自酿制的玫瑰酿,还请圣上赏脸品尝。”一个似乎是答应位份的宫妃,此时正站起身来,盈盈说道。

  看得出来,今日她也是颇为打扮了一番的,只是因为家里官职不高,尽管是有着一副好容貌,可是在这宫里,也不仅仅是容貌就能有好位份的,所以,尽管是入宫已经三载,却依旧只是个答应。

  今日是年夜宴会,夏荣琪也不好博了其面子,只是挥手示意小恒子,去将其手中的酒拿上来,至于喝与不喝,就不得而知了,本来如此呈上来的酒酿,夏荣琪也是真心不敢喝的,宫中处处是陷阱,宫中也是人人都想要致自己于死地,若再不小心些,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嗯,放在桌上吧,待会带回去。”夏荣琪看到小恒子抱着个小坛子回来,挥手指了指桌上,对小恒子说道,末了又对着那位顾令月顾答应说道:“你的心意朕知道了,看赏。”

  “朕记得宫里还有个红玉珊瑚,看你今日穿的红衣,倒是相配,就将它赏给你了。”夏荣琪想了半晌,口中如此说着,倒也是相近得宜。

  顾令月颇是受宠若惊,她没想到圣上竟然将如此贵重的红玉珊瑚赏给了自己,忙是跪下谢恩:“臣妾谢圣上隆恩,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夏荣琪见其如此,轻皱了眉头,淡淡说道:“好了,回你的位子吧!”

  “是。”但见顾令月一番美意喜上眉梢,忙不迭的回到了位子上,却不知道就是自己这一番举动,却是引出了另一番风波。

  “不知道圣上和皇后娘娘可曾发现这场中有什么异常吗?”一道妖媚的声音略带着些软糯从场中传来,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定睛一看,原来是暮雪菲,只是不知道她此时说这话是何用意了。

  夏荣琪从刚进入这里,就已经是看到此处没有怜衣的身影,昨日里,他特意去将暗盒里的留言取了出来,得知了后面的计划,所以对于怜衣未曾出现,倒是没有什么异色。

  可就是刚才,那个顾令月出来的时候,夏荣琪看到暮雪菲的眼神有些不对,心中暗道不好,这顾令月本就是答应的位份,而且碰巧的是,其位子就在怜衣的旁边,所以,有心之人很容易便是可以看到怜衣不在场中。

  而此时暮雪菲的开口,好巧不巧的便是击中了夏荣琪心中最坏的打算,可是,此时情况不同,万千人都是看着这里呢,自己就算是有心包庇怕也是难了,只能是顺着暮雪菲的话接了下去。

  可是夏荣琪还未开口,身旁的欧惜梦已经启唇说道:“喔,是吗,可是本宫看这里,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啊,怎么,难道暮美人有什么发现?”

  只见暮雪菲嘴角含笑,媚眼轻佻,声音悠悠传出:“不知道娘娘可否发现,这场中,似乎是还有人未到啊?”

  “未到,怎么可能,今日这般盛事,怎么可能未到,莫不是暮美人看错了吧!”欧惜梦一副不相信的模样,俨然是将自己这个幕后之人撇得干干净净,只有夏荣琪在其身边,默默看着她们两人演的双簧,可真是精彩啊!

  这场戏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让怜衣在自己心中的印象在落一个下乘,女人不可谓不狠啊,怜衣已经被自己从美人贬为了答应,可是这些人都还是不肯放过她,甚至还要在此处,让她毫无翻身之力。

  果然不出所料,暮雪菲接下来的话,正好是印证了夏荣琪的猜测。

  “可是,臣妾看那位顾答应身旁的人,似乎就是没到啊,不信,您问问顾答应,是不是从开始那里便是无人的。”不得不说,暮雪菲着实聪明,在这翻手间便是为怜衣找了一个证明其不在场的证人。

  “顾答应,本宫问你,你身旁的位子是一直就无人吗?”此时的皇后雍容华贵,只是看向顾令月的眼神多了些凌厉,颇是让人胆寒,骇得顾令月忙是答道:

  “回禀娘娘,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