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得一红颜为知己(1/2)

加入书签

  此时的怜衣心中对于夏荣琪的身份早是有了定位,所以对于这位其称呼为柳叔的人也是不敢怠慢,微微点头,屈身对其行了一礼。

  柳寒央见此,虽是觉得疑惑,但转念一想,怕是这位新主子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才会如此,尽管这样,还是不敢直接受了,对着怜衣还是回了一礼。

  夏荣琪径直走在前面,倒是未曾理会这两人的虚礼,似乎对于这里及其熟悉一般,左拐右拐便是到了厅上。

  怜衣跟在其身后,一路上倒是明白了些许,这里似乎是一个类似于手工制作的地方,看各处散落的纸鸢,竹编,倒是颇为精致,看来琪爷来此是想让这位老人给现做河灯吧!

  怜衣倒是猜的不错,不过这里的东西可不仅仅是制作精致那么简单的,这位柳叔,当年可是宫中之人,宫里的那些只要是需要手工做的东西,都是少不了柳叔的功劳。

  只是后来,因为年事已高,对于宫中生活已是觉得颇为繁杂,所以便是自请离去,对于宫里安排的大屋倒是没有去住,反而是住到了这个小院子里,如今倒是已有好几年了。

  “不知道琪爷这次来是有什么需要的呢?”许是刚才小陆子已经交代过了,此时的柳寒央倒是跟着众人称呼了起来。

  “柳叔,这次我来是想让柳叔帮忙做几盏河灯的?”夏荣琪一副活泼的神色。

  对于夏荣琪的话,柳寒央也是有些无言,这位爷还是和当年一样,想到一出是一出,罢了,这河灯倒是简单的紧。

  “烦劳琪爷还是先等等,这时节不是放河灯的时候,还得现做。”

  “无妨,柳叔去取材料吧,我们等等便可。”夏荣琪倒是和善的紧,显然是对于河灯的关注比之柳寒央似乎更高一些。

  不多时间,柳寒央倒是将自家的工具都是搬了来此,也是想让这两位选选样式,既然是现做,那就看看他们喜欢什么样式的了。

  夏荣琪倒是不客气,选了几个特别的样式,临到怜衣,施施然看了半晌,由是觉得那个闭月羞花的美人图甚好,于是便就着一方选了几个。

  见到两人选定,柳寒央也是不再迟疑,翻手便是开始鼓捣,速度之快让两人看的眼花缭乱,实在是将这般技艺把玩得出神入化了。

  时间过去了不少,厅中桌上已然是多出了几个精美的河灯,就算是临时赶制,却丝毫不影响它的美感,不愧是出自大师之作。

  “多谢柳叔了,下次定然带些好酒前来,与柳叔痛饮一番!”夏荣琪见到东西已然做好,也是不加停留,准备去试试了。

  “琪爷有此心意,柳某定然恭候大驾!”

  “柳叔,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夏荣琪起身对着柳寒央行了一礼。

  “不敢当,琪爷慢走!”似乎是夏荣琪身份使然,方才怜衣一礼柳寒央是受了但也是回了礼,如今这琪爷,柳寒央却是微侧了身子,不敢受之,反而是对其恭敬行了一礼。

  柳寒央的动作亦是没有逃过夏荣琪的眼睛,不过也是没有说什么,毕竟,虽是自己对于柳叔极为尊敬,但其对于自己的身份颇为忌惮,由此也是多说无益。

  对于这两人的动作,怜衣倒是了然,毕竟,若是这位琪爷真是自己心中想的那个人,那么,这位柳叔对于其如此尊敬也是有道理的了。

  见到夏荣琪准备离去,怜衣也是对着柳叔浅屈一礼,飘然跟在了夏荣琪的身后,小陆子和薇儿两人倒是手中拿满了河灯。

  皇都之中有着一条护城河,靠近街道的地方有着一条分之,连接着一个偌大的广场,这里也就成了历年里举办各种大型集会的地方。

  此时这里倒是显得颇为冷清,毕竟,此时时间已晚,各家都是准备歇息了的,也是无人在外面闲逛,如此倒是让夏荣琪和怜衣两人觉得颇为自由。

  对于这外面,虽然怜衣是霓裳苑的清倌人,但毕竟是身在青楼,与之旁人相比,总是有人带着些不一样的目光看人的。

  所以怜衣平日里都是呆在霓裳苑中,甚少出来,此时难得来到这里,还是无人之境,自是觉得心中欢畅无比,欢乐的气氛让身旁的夏荣琪都是被感染了。

  “看来今日是来对了的,呵呵!”夏荣琪看着笑脸嫣然的怜衣,高兴的说道。

  “谢谢你,我很喜欢这里。”怜衣看着眼前这种人畜无害的笑脸,真诚的说道。

  夏荣琪听到怜衣的话,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一些,叙叙说道:“其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