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爱而不得(1/2)

加入书签

  当初自己与之呆了那么两三个月,都是未曾有今日这般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要不是知道这不可能,纤竹此时都想要去给岚妃娘娘汇报一番了。

  怜衣此时,包括宴会的舞蹈,都是会全程以轻纱覆面的,如此也是岚妃的主意,否则,众人都知道了跳舞之人原来是怜衣,自然是会带上偏见了,与之后面的计划,倒是不美。

  虽是因为换舞服之事耽误了一些时间,可是此时离得宴会似乎还有着一些富余,怜衣已经是换好了衣衫,自然是不能再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了。

  于是乎,在纤竹的带领下,怜衣悄然飘向了舞姬所在的后院,原来刚才未曾看见的舞姬们,都是被集中到了这里。

  至于紫儿,怜衣已经是将她遣回了清荷堂,毕竟,虽然宫里认识她的人少,可也是有人知道她是自己的丫鬟,若是因为暴露了自己在这舞姬中,岂非是前功尽弃。

  怜衣一入其中,就感觉众人的目光都是注视到了自己的身上,只是,那眼神中的莫名嫉妒让怜衣着实觉得不舒服。

  纤竹在此处的位置应该是比较高的,但见她轻咳了一声,开口说道:“大家各自散了吧,非礼勿言,非礼勿视。”

  如此倒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那些舞姬们还真就各自回到了刚才的样子,只是目光轻瞥怜衣的时候,依旧是不加掩饰的妒忌,也就是碍于纤竹,不敢如何了。

  纤竹见到如此情景,生怕怜衣因为有了隔阂,忙是将怜衣引到了另一边的较为安静的所在,这才开口说话:

  “答应莫怪,这里的姑娘都是如此性子,往年间都是从这舞姬苑中选人来进行着年夜守岁的宴会,今年却是突然换了人,她们自是有些心中不茬的。”

  怜衣面上覆着轻纱,看不出其间的悲喜神色,只是从内里传出的声音,略为有些怅然之意:

  “我能明白她们,否则刚才就不会是那般安稳的让她们过了。”

  纤竹听到怜衣的话,有些莫名的意味,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看怜衣似乎并不想说话的样子,自己也就安静的在一旁呆了,只等着那宴会的开始。

  纤竹略为奇怪,从刚才怜衣换了衣服出来,便是这副冷冷的样子,让人好生觉得不敢靠近。

  其实,不怪纤竹如此想法,实在怜衣也是难以控制,之前在霓裳苑中的那段日子,每日间都是被那些各种艳羡亦或是嫉妒的目光所包裹。

  心中莫名的已经是产生了一种本能的反感,所以才会从刚才纤竹的赞美开始,莫名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霓裳苑的时候。

  又开始了那种每日间在各个恩客面前的献舞,如此这种多年来的习惯,也不是一时可以改得了的。

  ……

  御书房

  “圣上,皇后娘娘来了。”是小恒子的声音,此刻正恭敬的屈身在夏荣琪面前。

  “知道了。”夏荣琪正站在窗前,听到小恒子的声音,眉头微微皱起,声音略为带了些不耐烦。

  这单纯一句知道了,着实让小恒子有些难为,这是退也不是不退也不是,只得是壮着胆子问了:“那是否通传进来呢?”

  夏荣琪斜斜瞥了一眼小恒子,小恒子瞬时扑通就跪下了,急急开口:“奴才知错了,不该多嘴的。”

  夏荣琪轻叹口气,默默说道:“罢了,也是我这个圣上当得太窝囊。”

  言语间的落寞溢于言表,眼神悠悠望向窗外,过了好半晌,才开口说道:“准备准备就出发吧,不想让那个女人染了这片唯一的净土。”

  唯一的净土,这硕大的皇·宫里,能够容下自己的地方,何其的少呢,这御书房,已经算是唯一自己能够安静呆着的地方了。

  小恒子轻站起身,眼神多了些怅然之意,他与小陆子都是陪着圣上从小长大的,何尝不知道圣上的处境呢?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此时的圣上没有任何与之旁人抗衡的能力,如今只是期盼着那位怜衣姑娘,能够给圣上一丝帮助了。

  这宫里,堂堂一个一国之主,竟是连做决定的自由都没有,若是夏荣琪甘心还好,可偏偏他对于这个位子全然是没有一点心思,他此生只愿能够与相爱之人携手到老便好,如此也就安逸了。

  只是可惜了,世事弄人,最不愿获得这权利之人却是得了,而半生为之奋斗之人,却是一朝圣旨,满盘皆输,谁肯甘心,谁肯放弃,怕是自己,也是不肯得吧!

  夏荣琪身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