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宫中结彩论年夜(1/2)

加入书签

  这一边的两人倒是将这舞蹈研究了个通透,此舞蹈日后若是能够一举震惊天下,也是不枉怜衣此时如此费尽心机了。

  如此一舞,浅显看,是为了纤竹,是为了奉迎岚妃,可是往深了看,却是怜衣为了自己,为了琪爷,为了日后的安稳。

  ……

  王府密室之中,未曾明灯,黑暗中能够勉强看清两个身影,一个潇洒飘逸,另一个,则是与之黑夜融为一体,余下一双眸子微闪光芒。

  “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一切按照王爷的心思走的,直到此时,一切顺利!”

  “那就好,时间已经是不多了,若是失了这次机会,日后在想要得到,可就是难了。”

  “影子清楚此事的重要,所以也是特意走了一趟,叮嘱了岚妃娘娘的。”

  “嗯,如此最好,只是,岚妃毕竟与我们的关系特殊,还是小心些才好。”

  “是。”

  ……

  时间过得极快,每日间,怜衣倒是过得极为充实,都是在那曲《四季吟》中度过,如此倒是美则美矣,闲淡安适。

  舞蹈脱胎于四季,所以,和纤竹商议之后,还是决定了直接以四季命名,如此倒是直接了当,之所以用吟字,主因倒是想取之言语的意思,如此一来,此名的意思倒像是四季在说话。

  年夜守岁,对于大夏皇朝来说,着实是一个盛事,不仅仅是皇宫之内会大肆庆贺,皇都之中的平明百姓也是会各自过这团圆之节。

  对于皇都之中的达官贵人们来说,这年夜守岁,可是一年之中难得可以进入皇宫的日子,所以,往往是提前良久,便是开始准备那日需要穿着的服装和上供的礼品,务求尽善尽美。

  对于官员来说,倒是直接穿朝服即可,不仅仅是以示尊重,而且也是自己一个身份的象征,自己可是某某几品官员的。

  而对于皇都之中的富商们来说,此时,务必是做到既不失礼仪,而且还要表达恭敬谦卑之意。

  俗话说是商不与官斗,如此,倒是实话的,不过,今日里,也是一个机会,可以见到平日里自己多次拜访都是未曾得见的一些官员。

  若是安排得好,或许还能够在日后派上大用场呢,于是,大多数商人都是不止备了一份的礼,倒是准备得周全。

  除去这些商场和官场的幕后争斗,还有两队人也是对于此盛事颇为上心,那就是各位官员和富商家中的适龄男子以及女子。

  年夜守岁上能够邀请的可都是大夏皇都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其家中后人又岂是等闲之辈可以比拟的。

  不说是一个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至少也是书香世家,将门虎子,不过,如此能人也是同样眼高于顶,倒是愁坏了家中长辈。

  于是,这年夜守岁,历年来便是多了一项活动,那便是各位年轻适龄男女的相亲之事。

  不过,或许是前来此处的男子与之女子都是质量颇高,每年年夜守岁过后,倒是真有不少人喜结连理的。

  当然,这其间是少不了宫中之人的干涉和促成的,既然都是门当户对,那么,媒妁之言也就成了。

  只是,这其间的猫腻,或许只有他们的上一辈人才知道了,有心人会发现,往往促成的几对新人,大多是官·员家庭配之富商家庭。

  对于官家配官家的,着实是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是基本没有,这一切,幕后操纵者自然是宫中之人,至于是夏荣琪还是旁人,倒是不得而知了。

  如此配比,不得不说,大夏皇朝是会盛世的更加长久,若真是书香门第配上将门之子,那么,可就是有人要闹心了。

  时至此处,已经是尚不足五日,此时的怜衣依旧是静静的呆在自己的清荷堂,这后来几日纤竹已经是不过来了,原因无他,实在是怜衣此处已经是不需要她的到来。

  不过,饶是如此,怜衣却是一副淡然模样,对于即将到来的盛世,似乎是全然没有在意的,倒是紫儿和云茴等人,对于宫中这个庆典,报着极大的兴趣,毕竟,宫里的庆典可是比宫外场面大多了。

  以往在王爷府的年夜守岁,都是平日里相见的夫人小姐,还有些嬷嬷和小厮,大家一起吃顿饭,到了晚上,玩些小游戏,然后一起守岁,祈祷来年福气安康。

  今年到了这里,紫儿一早便是听到云茴说,这宫里的年夜如何的热闹,如何的人多,早把紫儿的一颗心说得痒痒的,恨不得明日便是那年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