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一曲采莲惊天人(1/2)

加入书签

  可是,就算是知道了这些,对于怜衣来说,也是毫无意义,就算是当初自己的父母将自己遗落在霓裳苑门前。

  自己今年已经是十九岁了,不说是十年间,就说是自己在霓裳苑的八年,有任何人来打听过自己吗,没有的。

  所以,无论自己的身世如何,怜衣也是不想去探究了,霓裳苑就是自己的家,沁娘就是自己的母亲,至于旁的,怜衣已经是不再去奢望了。

  次日一早,怜衣尚且刚用过早饭,便是听见外面传来云茴的声音,似乎是有什么人来,起身一看,是一个女子。

  女子长相并不出众,但是其身姿,行走间如弱柳扶风,纤纤裙摆,柔柔腰肢,一眼间,怜衣便是知道来人是谁了。

  如此身段,若不是常年与之舞蹈为伴,是全然不会有此的,于是,怜衣倒也不扭捏,淡淡开了口:

  “云茴,请姑姑进来吧!”

  看其衣饰,称其姑姑倒也是合适的,其年龄大概是三十岁左右,于这宫里,倒也算是老人了,只是不知道为何,却是没有出宫。

  不过转念也是一想,可能是当初跟着岚妃一起进宫的也说不定,作为岚妃的人,而且还是如此亲近的能人,怎么可能会离去。

  当初跟着岚妃进来的人,定然都是有极大的用处的,否则,怎么给影子的人好好办事呢,此间需要自己,定然是因为现在的岚妃已经是和后宫另外两位成为了三足鼎立之势。

  如此,岚妃的所有行动,都是会被有心人看在眼里,而且因为当初那道封妃的懿旨,也是让岚妃从此便是与之圣上有了生疏。

  所以,为了能够继续开展影子的计划,才有了此时怜衣的存在,也是天意交替,因果轮回了。

  “奴婢凝蕊堂宫女纤竹参见洛答应,答应吉祥!”纤竹眉眼未抬,施施然走到了怜衣的跟前,拱手施了一礼,开口说着,倒是全然不失礼数。

  “姑姑不必多礼,紫儿,吩咐下去,我与纤竹有事相商,让所有人都不要靠近后院的戏台!”

  怜衣倒是知道纤竹此行的目的,倒是直接就将纤竹引至了后院准备好的戏台之上,此时这里已经是四周挂上了厚厚的帘布,从外面,完全是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纤竹看到此处,眸中露出一丝赞许,开口说道:“我家娘娘说答应蕙质兰心,此间一瞧,果然如此。”

  怜衣闻之,淡然一笑,道:“娘娘夸赞,怜衣怎敢生受,倒是让姑姑见笑了。”

  “答应还是叫奴婢纤竹吧,这声姑姑倒是让奴婢有些惶恐了,还请答应见谅!”纤竹听见怜衣的称呼,刚才只是碍于人多未曾开口,此处只有怜衣与之两人,倒也就提了出来。

  怜衣柔柔笑了,说道:“倒是怜衣的不是,既然姑姑如此说了,那怜衣就称一声纤竹吧!”

  “如此甚好的。”纤竹恭敬的说道。

  “此行前来,娘娘是如何吩咐的呢?”对于这称呼的问题,怜衣倒是不想再纠结下去,言语间倒是切入了正题。

  “此行前来,娘娘也是现将答应的情况说与了奴婢的,此时答应需要的,也就只是一出别出心裁了,至于旁的,这个,若是答应愿意,还请答应先舞一曲可好。”

  “也好,便是给你看一曲采莲吧!”怜衣柔柔一笑,淡然受了。

  虽是奉了岚妃的命令来此教习,可是毕竟眼前的女子不是平日里宫里的舞姬,这可是圣上的女人,就算是她现在不受宠,可是,也是比之那些舞姬高尚了百倍的。

  自己此先如此让怜衣舞一曲,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若不是刚才看怜衣尚且是好说话的模样,纤竹怕也是要过段时间才有胆子让怜衣专门跳一曲给她看吧!

  要知道,依着纤竹在宫里待的日子,就算是有着岚妃的庇护,也是受了不少委屈的,毕竟,这宫里,主子和奴才,区别可是大着呢?

  像是怜衣这样的,纤竹倒也是头一次见,对于这般亲和之人,倒是心中平生一丝敬仰,在这纷乱后·宫中,还能保持如此心境的,实属上佳之人了。

  采莲,是怜衣在以往平日里经常跳的一曲,曲子倒是轻快,舞步也是随和,讲的是一个小小的渔家女夏日采莲遇情郎的故事,眉眼娇俏,嘴角含笑,身姿婀娜,裙摆轻曼,女儿家的娇羞神色跃然而上。

  一曲完毕,纤竹有些惊了,平日里,自己总是待在宫里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