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风口浪尖终沾上(1/2)

加入书签

  尚且记得三年前,圣上从宫外回来那次,那般的欣喜,那般的欢愉,借着心情挥笔而就的一幅美人图,让未曾见过怜衣的小恒子,都是有些惊为天人,心中甚觉,只有此等女子,才能拥有圣上的青睐。

  只是后来的阴差阳错,实在让人惊觉天意弄人,但入宫的机会已然只有那错过的一次,就算是圣上再爱,也是枉然。

  时至今日,就在众人都是以为此生无缘与之相见时,怜衣却出现了,而且出落得更加清丽动人,只是,样子,却是变了。

  “公公何出此言呢?还望公公解惑!”看到小恒子身后的那几位嬷嬷,怜衣心中已经是猜到了些许的,只是碍于情面,也是开口问了一句。

  “请姑娘接旨吧!”小恒子将手中圣旨轻展开来,对着怜衣开了口。

  “清荷堂洛怜衣接旨!”也是知道宫里的规矩的,口中说着,身子盈盈拜下。

  “奉天承运,圣上诏曰:

  特赐清荷堂美人洛怜衣海棠宫沐浴净身之礼。

  钦此”

  “谢主隆恩!”

  怜衣轻从小恒子手中接过圣旨,眉宇间虽有忧色,却是不敢表露出来,只是悠悠起身,口中礼仪不差分毫。

  “这几位是侍奉美人沐浴的嬷嬷,门外软轿已经准备好了,若是无事,美人便可以启程了!”

  “有劳恒公公了,如此便是走吧!”情知此番已经是躲之不过,怜衣也是不便加以推辞,心中微叹口气,只道是该来的,总会来了。

  今日自己的侍寝,势必将自己推向那风口浪尖之处,若是明白人还好,若是不明白的,自然会有些不长眼,前来找麻烦的。

  只是如今这番情景,怜衣想避也是无处可避的,圣上一纸诏书,便是将自己的后路堵得干干净净,连半分退路也无。

  静静端立在软轿之上,怜衣的心中五味杂陈,各种心思都是转悠了个遍,脑海中想象了无数种结果,却还是让她心中悱恻。

  自小时起,怜衣便是生活在霓裳苑中,虽是清倌人,但男女之事也是见了不少,对之也不是懵懂无知。

  但怜衣担心的却不是这个,是如今自己这副面容,是否能够让夏荣琪接受,虽然怜衣对于这副容貌有着极高的自信。

  可是,她清楚地知道,想要得到夏荣琪的心,这副容貌远远不够,而且自己现在尚且还顶着洛怜衣的名字。

  怜衣心中恍然明悟,自己之所以会在第一晚便是被召见侍寝,或许,仅仅是因为这个名字,但是,圣上应该是见过我的画像的,为何还会如此执着呢?

  怜衣不知道,夏荣琪根本没有参与此次的选秀,更别说是见过什么画像了,至于洛怜衣的名字,都是太后的一书懿旨,尚且才到了夏荣琪的面前。

  也就是这番莫名的波折,让本是心中已经了然的怜衣,在接下来的事情里,也是有些接受不了,原来,他爱自己,爱得如此之深;

  不,他是爱着当初那个霓裳苑的洛怜衣,而不是现在这个顶着美人名头的洛怜衣;

  “美人请吧!”软轿在海棠宫门前缓缓停下,随行的嬷嬷躬身走在前方。

  “嗯!”怜衣轻轻应了声,缓步跟在其身后。

  海棠宫,宫中礼仪倒是已经培训过了,宫中有着一汪温泉,经过历代洗礼,分为了四个出水池,分别是:

  专供圣上和皇后沐浴的龙凤双池,太后专用的延年池,和嫔妃专用海棠池;

  移步走近海棠宫中,一阵暖意扑面而来,虽然是在夏季,但此处温度也是不高,反而有着一种暖意洋洋的感觉,甚是舒服。

  “还请云茴姑娘和紫儿姑娘在外等候!”跟在怜衣身后的两人,正要跟着进海棠宫时,却是被前方的嬷嬷制止了,紫儿刚想说话,怜衣对其使了使眼色,如此才是罢了。

  前方那个引路嬷嬷也是看到了怜衣的动作,躬身一拜,开了口:“美人莫怪,宫中嫔妃首次沐浴净身,是不得有外人在场的,只能是由宫中专门的嬷嬷来侍奉,这是历来的规矩。”

  怜衣也是浅浅一笑,欠身说道:“嬷嬷无妨,还是按照规矩来。”末了便是对着云茴和怜衣说道:

  “既然今日这里用不上你们,那你们就先行回宫去吧!”

  “是,奴婢告退!”听到怜衣的吩咐,两人也是不加扭捏,行礼后便是退去。

  怜衣也是不怕这里的嬷嬷动手脚,毕竟,自己可是今晚圣上指名要的人物,若是出了差池,她们自然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