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美人名洛潇湘泪(1/2)

加入书签

  洛怜衣,这个名字,从三年前花魁大选那夜的相遇,便是从未在自己脑海中离去,尽管自己后来用尽气力,都是没能将她带到自己身边,可是,那道纤丽身影,已然在脑海中扎根。

  夏荣琪的目光从凌厉渐渐变得柔和,最后竟是有些朦胧的泪光闪烁,怜衣,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小陆子惊觉到夏荣琪的神色变化,正在奇怪间,恍然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名字,心中登时明悟,原来,怜衣姑娘在自家主子的心里的位置,从未变过。

  “这,是哪家的姑娘?”夏荣琪的声音稍微有些哽咽,似乎在强忍着情感,不让其流露。

  小陆子即已是看到了,自然不会装傻,躬身回了:“是霄王爷的妻妹,或许只是名字相同而已的,圣上!”

  夏荣琪笑得有些戚戚然,声音呜咽传来:“就算是有一丝希望,朕也要去看看,看看她是不是朕的怜衣。”

  “是,奴才这就下去安排,新晋秀女明日便是可以开始侍寝了,这位怜衣姑娘就先安排了吧!”

  小陆子自是明白圣上的处境,此时的秀女尚未封位,按照宫里的规矩,是不能接见圣驾的,至于明日里,封礼大成之后,圣上便是可以依着绿头牌选侍寝的嫔妃了。

  “嗯,你先下去吧,朕想一个人静一静!”

  也是听出了夏荣琪言语中的落寞和孤寂,小陆子未曾多言,悄声便是退了下去,只余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缓缓流波在空气中。

  清荷堂

  “奉天承运,圣上诏曰:

  今有秀女洛怜衣,登美人之位,赐封号洛!

  钦此”

  清荷堂离得较远,已然是小陆子通知的最后一个秀女了,至于旁的一些,还没有资格让小陆子亲自跑一趟的。

  先前已经是到了玉莹堂,皖诗绫一派活跃性子,倒是讨喜得紧,听得小陆子还要去清荷堂,便是跟着一道来了。

  行动间,着实是没有婕妤的架子,活泼好动,眉眼含笑,倒是让小陆子觉得亲近不少,毕竟,自己虽然是圣上身边的人,但接触得多的还是这些后·宫嫔妃们。

  经常有时候自己都会担当那个挡驾的角色,若是遇着性子好的,倒是说过就算了,若是性子坏的,可是会有一番苦头吃的,此时看到这位新主子的活跃性子,着实倒是欢喜了几分的。

  “秀女怜衣谢主隆恩!”怜衣躬身便是接了纸,末了又起身对着云茴说道:“云茴,给公公看赏!”

  小陆子倒是客气,也是踌躇了半晌,才好些收下了,在这宫里,这看赏也是常有之事的,平日里的太监宫女们,对着这个,可是能赚不少的。

  “既然美人这里已经是差不多了,那奴才就先告退了!”

  “公公慢走,云茴,送公公出去!”

  小陆子躬身也是行了一礼,便是跟着一旁的云茴转身离开了去,此时皖诗绫才上前拉着怜衣的手,略微有些惆怅的说道:

  “姐姐,你知道吗,圣上以前可是会专门给我们拟定封号的,可不是随意便是按照家族姓氏定的。”

  怜衣淡淡笑了笑,说道:“这有什么呢,或许只是圣上忙于朝政,实在无暇顾及呢?”

  “哼,才不是呢?我可是都听说了的。”皖诗绫一副小孩模样,撅了撅嘴,赌气说道。

  “听说,你听说了什么,难不成这一个小小的封号里头,都还有故事不成吗?”怜衣倒是被皖诗绫的话勾起了些兴趣。

  “其实,以前圣上拟定过一次封号的,好像是给岚妃吧,当时是拟定的封号是”妩“,却被当时的太后说是妖孽之词,硬生生驳回,让其按照姓氏来定的封号。

  所以后来所有入宫的嫔妃,都是被冠之以姓氏为封号,就连之前的一些嫔妃,也都是被撤了原来的封号,换成了姓氏。”

  “如此张狂之语,你从哪里听来的。”怜衣越听皖诗绫的话,心中越是冷颤,自己的琪爷,到底是卷进了一个什么样的漩涡之中啊!

  “才不是呢,姐姐有所不知,这可是宫里年老的宫女都知道的秘密,我也是听玉莹堂一个嬷嬷说的,不过是无意中听见的。”皖诗绫见到怜衣的神色似乎是不太对,忙是开口解释。

  “嗯,量他们也是没有胆子在你面前这般诳语的,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那里可是得好好治一番的,这般下去,怎么得了!”

  怜衣也是知道皖诗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