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素眸黑衣默颜心(1/2)

加入书签

  看着皖诗绫离去的背影,怜衣颇觉心累,从踏出这里的第一步起,自己的人生和身家荣辱,便是和这宫里有了脱不开的关系。

  怜衣的心其实有些矛盾,她觉得爱是自由的,没有束缚的,可是却又爱上了一个不得不被束缚的人,然后一步步走进了那个爱的深渊。

  从换脸的那一刻起,怜衣就没有再后悔过,也是没有后悔的机会的,爱,让怜衣的前路变得轻巧起来,似乎只要有着夏荣琪的存在,怜衣的生命也就变得有了意义。

  即使现在,夏荣琪还不知道怜衣是怜衣。

  “清荷堂宫女云茴参见洛美人,美人吉祥!”就在怜衣独自沉思之时,一道声音兀自从厅中响起,原来是清荷堂的人到了。

  怜衣眼神清冽,淡淡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开口道:“无须多礼,起来吧,你叫云茴是吧!”

  “是的,奴婢清荷堂首领宫女云茴。”云茴声音沉稳,表面上看感觉性子淡泊,与之明湘倒是差不了多少的。

  怜衣轻轻点了点头,刚才已经吩咐紫儿把东西都是收拾好了的,此时倒是可以随时离开,只是心中对此,也是多少有些不舍了。

  此行已经是全无后悔的余地,一切无论成败,都是不能连累了琪爷,否则,自己入宫还有什么意义呢?

  怜衣尚且已经是意识到,夏荣琪在自己心里,到底是占了什么样的位置,那是一个谁也无法替代的位置,那是一份怎么也没有办法放弃的牵绊……

  清荷堂离这里倒真是有些远了,怜衣虽然心知可能是皇后故意动的手脚,但也是觉得无妨,毕竟自己的性子倒也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

  走了好半晌,才远远看见一个院子,门口倒是别致,清荷堂三个字龙飞凤舞的刻在一个大石头上,底下有个落款,但却看不真切,不识是何人。

  一入院门,顿觉暑气消了不少,清荷堂果然是不负清荷堂之名的,内里荷塘之中可是栽满了荷,果真是应了那句话: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如此佳句用在此时,倒是甚觉真好,满池莲花,接连开着,伴着微微清风,拂过一缕清香,心境,心静。

  看到怜衣就这样愣在了门口,云茴有些踌躇,生怕是怜衣不喜欢这里,等待了半晌怜衣还是沉浸在那氛围之中,才不得已小声开口道:

  “不知美人对此还满意吗?若是觉得这里偏僻,可以找皇后娘娘换个地方的。”

  怜衣听到云茴的话,嘴角漾起一丝微笑,双眼微睁,带起一道微醺的声音:“我很喜欢这里,紫儿,跟着云茴去把东西放下吧,我在这里坐会儿!”

  “是,美人。”此时入了宫,紫儿对于怜衣倒是言听计从了,毕竟是小孩,见到这宫里的严苛,也是少了宫外的洒脱气。

  在宫外时,紫儿总是觉得怜衣太过沉寂了,倒是自己有事没事还会逗逗她开心,想让她看开些,能够像个其他的姑娘小姐那样。

  可是现在到了宫里,紫儿忽然觉得,自家小姐与这里的氛围竟是那样的融洽,带着丝丝压抑,似乎天生就是应该来到这里的。

  三个月里,紫儿一步步看着自家小姐融入这份压抑,眉宇间那抹挥之不去的忧伤更加的浓重,心中虽是有着万千言语想说,但却发现,到了嘴边,都是又咽了下去。

  因为这三个月里,紫儿看了太多自己之前喜欢的那些小姐模样,都是被嬷嬷各种折磨,姐妹间也是被孤立,全然是性子活跃,任性惹的祸。

  此处不比在外面,有着人让着这些千金小姐,在这里,没有得到圣上的宠爱之前,就算是个宫女,都可以对你冷言冷语。

  本来之前的紫儿还觉得心中甚是不能接受,有时候会和怜衣抱怨,但怜衣总是淡淡笑了笑,告诉了紫儿一句话:

  “这宫里,容不下多嘴的人。”

  怜衣的脸上明明是挂着笑容,但紫儿却是丝毫感觉不到暖意,原来自家小姐早就已经是预见了宫里的一切,所以才会有着如此淡泊的性子。

  以前总觉得小姐这样不好,但如今看来,这似乎是小姐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若非自己性子实在活跃,小姐也不会这般说话吧!

  久而久之,紫儿的心思也是跟着怜衣慢慢沉凝起来,说实话,怜衣看到紫儿这样的改变,其实是欢喜的,毕竟紫儿是自己带进来的人,若是性子太过张扬,日后自然是麻烦颇多的。

  见到紫儿悄声跟着云茴去了内庭,怜衣静静走到池边坐了下来,此时尚属盛夏之时,本是炎热的天气,坐在这池边却是感觉到凉意森森。

  “你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