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舞霓裳一舞情(1/2)

加入书签

  沁娘说着这话的时候,怜衣正在台上练舞,从沁娘第一眼看到怜衣跳霓裳舞的时候,沁娘就知道,此舞是真正的找到了主人。

  自己当初创下这霓裳舞的时候,正是女儿丈夫逝去,而自己流落青楼之时,只是偶然的一晚灵光闪现,此舞便是创下了。

  后来因为此舞,原来的音韵阁也是一路变得有名,以至于后来,多了那皇都第一青楼之称,后来自己接管时,便是直接将音韵阁改为了霓裳苑。

  而怜衣的出现,让沁娘似乎是看到了霓裳舞的灵魂,尚且记得那时候怜衣才八岁,虽然失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但她对于自己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依赖。

  自己习惯每晚间都会在房中舞一曲霓裳,那一晚,自己因为陪客人,所以晚回去了些,但却看到了一抹小小的身影,在房中轻舞飞扬。

  霓裳舞出名的就是那一舞的萧瑟和哀怨,虽然如今的霓裳舞已经是多了些欢乐的气氛,但她的初始,却依旧是变不了的。

  对于一个八岁的孩童来说,有着怎样的经历,才会有这么深的悲哀,可能怜衣自己都不知道,那失去的记忆里,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只记得那曲舞似乎可以融入自己的心灵。

  也就是这曲舞,让沁娘下决心留下了怜衣,也是为了这曲舞,沁娘对于怜衣的情,更像是亲情,说是将她当成自己女儿,也是不为过。

  沁娘知道,怜衣之所以选择这曲舞,也是想要在最后的时刻,为霓裳苑尽一份力了,怜衣这一曲霓裳,将会把霓裳苑再次推向一个高潮。

  ……

  “爷,慢着点儿,您要是摔着了咋办?”

  “慢点,慢点,你就知道慢点,万一赶岔了咋办,爷我可是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的。”

  前往霓裳苑的人群中,一个俊秀公子格外引人注目,剑眉星目,潇洒英俊,只是行动间的那抹顽童气息,让人感觉像是个任性的孩子。

  其身后一个小厮模样人物,看着前方公子的穿梭前行,不住的擦汗,一路是紧赶慢赶跟在其后,此小厮模样倒是清秀,就是多了些阴柔的味道。

  ……

  “今日,是我霓裳苑选出花魁的日子,请大家按序就坐,花魁大赛最后一场比赛,正式开始!”

  台上司仪的话让现场的气氛活跃了不少,幕后的参赛之人,也都是准备就绪,此行参赛的人都是清楚,自己等人不过是来凑个数而已,对于那花魁之名是没有念想的。

  但是,只要是在今日,能够趁着这花魁大赛,有着哪位爷能够看上自己,这一生也就飞黄腾达了,就算是金屋藏娇,也算是过了富贵日子了。

  其实怜衣和她们,没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她不仅仅是想有人看上自己,而且还有自己能够看上他,尽所能,找一个值得相爱之人。

  “怜衣姐姐,你今天真漂亮!”

  怜衣转头一看,是苑里的一个小姑娘,虽然和自己一样是这里的清倌人,但她却是被卖到了这里的,家里养不起这么多的孩子,她又是个俊俏姑娘,不得已,父母便是将她卖到了这里,也算是谋了一条生路了。

  在怜衣眼里看来她倒是个乐天的姑娘,整日里都是笑呵呵的,在这苑里,也是人缘极好的,加之模样小巧,总让人觉得我见犹怜。

  “香茹,你也是。”怜衣性子本就是淡淡的,与之人谈话,总有些怪异的味道,不过香茹好像并不在乎,反而是一脸娇羞垂下头去,低声说道:

  “人家也是想找一个好人家的。”

  怜衣微微一笑,伸手抚了抚香茹的小脑袋,轻声说道:“你一定会如愿的,相信我,待会在我之后上场吧!”

  怜衣如此说着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她是真心想要帮帮这个小丫头的,自己今日的舞蹈偏向妖异妩媚,但看香茹的着装,一副清新淡雅之态,与之自己相比就算是舞技比不上,但这出挑的机会却是更大一些的。

  香茹虽是年龄尚小,但听怜衣之语也是知道她在帮自己,忙是开口说道:“香茹多谢姐姐,姐姐也一定会找到一个好人家的。”

  “倒是呈妹妹吉言了。”怜衣言语间依旧是淡淡的,但其眉宇间的忧伤已经是被香茹的活泼冲淡了些,多了些少女本身的意味。

  台前几个女子都是苑里的姑娘,可以说是排的上苑里的前十好几的,另也是有一些其他青楼的姑娘来此,不过是为了博个好名声而已。

  “姑娘,该你上场了!”怜衣正在一边和香茹说着话,薇儿听到台上开始念着怜衣的名字,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