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狭路相逢(1/2)

加入书签

  “喔,是吗,可我怎么觉得姐姐这是带了一大波人来欺负我们的呀!”皖诗绫也是不惧暮雪菲,自然说话也就不会太过顾忌。

  不得不说,这个暮雪菲应该是上次有了桂嬷嬷的前车之鉴,对于自己的身份也是有了新的认识,知道这里不像外面,可以撒泼打诨,一不小心可是会被撵出去的,所以,此间的开口,倒是谨慎了不止一分。

  “皖妹妹说笑了,对了,这是哪位妹妹呀,怎么瞧着这么面生,是哪家的小姐呀!”

  怜衣闻之此言,心中安然,终于是说到了正题上吗,这个暮雪菲今日里,不就是为了自己而来的吗?

  依着皖诗绫的身份,暮雪菲是不会傻到去得罪的,而怜衣,就是因为这副美貌,一时间成为了众矢之的。

  “暮小姐好,我叫洛怜衣,是王爷府出来的。”怜衣的话说得谦卑,此时不便惹事,若是节外生枝,实在是不好。

  可是,怜衣的谦卑恭敬,似乎更加是让暮雪菲多了找茬的心思,见到其一点脾气都是没有,更加是心中想要教训她几分了,谁让她长得那样一副狐媚样子。

  在此次的入宫秀女中,若是论美貌,怜衣自是当属第一的,白衣清纯,红衣妖娆,眉宇间淡淡的忧愁,让人不免是心生怜爱。

  “王爷府,哇,是王爷府耶!”

  “真的吗,竟然是王爷府吗?”

  “是,是那个很神秘的霄王爷吗?”

  ……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暮雪菲连带着她带来的那些女子,都是面上一脸莫名的笑容,口中语气也是极为怪异,总之让人很不舒服。

  “原来怜衣姑娘出生如此高贵呀,只是好像不曾听说这个霄王爷有什么妹妹一类的呀,这怜衣姑娘的身世还真是扑朔迷离呀!”

  暮雪菲明明知道怜衣的身份,只是王爷府一个侍妾的妹妹,却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是霄王爷的妹妹,如此只是想让怜衣亲口说出自己的身份。

  因为若是怜衣不承认自己是侍妾的妹妹,而是王爷的妹妹,那么身后还有着一个欺君之罪等着自己,若是自己承认了,一切也就顺着暮雪菲的想法走了。

  怜衣没有办法不承认的,因为她还要在这宫里呆下去,所以,她只有唯一的选择,那就是坦言说出自己那个平凡的身份。

  “暮小姐高估怜衣了,怜衣不过是因为家姐是王爷的侍妾,所以才得以让王爷破格招入宫中,实在是比不得各位的千金之躯。”

  “呵呵,原来是侍妾的妹妹呀,我还以为是和王爷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呢?”暮雪菲也是着实大胆了,这言语间的意思,谁都是听得出来,意思就是怜衣和王爷有一腿了。

  “暮小姐玩笑了,怜衣和王爷的关系自然就是大家都看到的那样,哪会有什么特别呢?”尽管是知道暮雪菲今日就是来找麻烦的,可是怜衣也是不能动怒,否则,之后的一切计划,就都白费了。

  就在暮雪菲还想接着说的时候,一旁的皖诗绫开了口:“我说暮小姐今日里是不是特别闲啊,闲到有空到这里和我们姐妹扯些不尽其实的是非,是不是该给桂嬷嬷说,让她把月考提前了呢?”

  对于怜衣,暮雪菲还可以用身份压一压,这是面对着皖诗绫,却是不能这么做,如今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今日里,暮雪菲就是故意来找麻烦的。

  而且是故意来找洛怜衣的麻烦的,或许在暮雪菲看来,依着洛怜衣的身份,是不足以让皖诗绫开口的,毕竟,洛怜衣的身份实在平凡了些。

  可是如今看来,似乎皖诗绫极为的护着洛怜衣,这着实是让暮雪菲没有想到的,如此一来,怜衣倒是让暮雪菲心中多了些警惕,这个女子的身份真的只是王府侍妾的妹妹那么简单吗?

  一时间,暮雪菲倒是有些胆怯了,毕竟,若是惹了不该惹的人,自己日后可是怕会不好过的,只是可惜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皖妹妹倒是直率,看今日似乎皖妹妹和怜衣姑娘都是没什么心思与我说笑了,那我们就先走了,改日再来看望妹妹了!”

  为了心中的那丝不确定,暮雪菲还是决定先暂避锋芒,虽然平日里她只是个闺阁小姐,但这丝危机感倒是贵门之中与生俱来的。

  对于暮雪菲的暂时退让,怜衣倒是看得清楚明白,若不是皖诗绫的开口,今日里,怕是没有这般善了之事的。

  只是,自己这副容貌已然是将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之上的,此时多了皖诗绫的庇护,倒是比得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