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 章 姐妹相谈引愁思(1/2)

加入书签

  “对了,怜衣姐姐,我给你讲刚才那个好不好,就是和你同名同姓的那个姑娘!”或许是又找到了话头,皖诗绫的面上又是露出了喜色。

  怜衣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道:“好呀!”

  “其实,我也没见过那个姑娘,只是听家里的表哥说起过,那位姑娘是个青楼女子,姐姐你可不要看不起她。

  我表哥说过,她是他见过最漂亮,最纯美的姑娘,就是那个花魁大赛的时候,你听说过吗,本来我也想去的,可是爹娘不让出去。”

  看着皖诗绫颇为委屈的神色,怜衣有些愁思引动,一般的大户人家,怎么会容许自己未出阁的姑娘去那种青楼的地方抛头露面嘛!

  “我倒是听说过,只是好像后来那位姑娘就不见了吧!”怜衣此时试探性的开了口,她就是想试探一下,这位皖姑娘,到底是知道多少这些秘辛之事。

  倒是出乎了怜衣意料之外,只为皖姑娘知道的倒还真是不少!

  “哈哈,我可是知道她去哪里了哦?”皖诗绫的面色突然的笑了起来,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似乎万事皆心中,自有乾坤定。

  相比之下,怜衣倒是稍显了局促,去了哪里,自己不就在这里吗,但看她的样子,定然是不会认出自己的。

  猛然间,怜衣忽然想到,香茹,一定是的,皖诗绫知道的,是花魁入宫,但并不知道,花魁到底是不是真的洛怜衣。

  但见皖诗绫四周悄悄看了看,伸手附在怜衣的耳边,轻轻开口道:“其实,宫里的婕妤娘娘就是那个花魁了。”

  “不会吧,这……”怜衣为了怕皖诗绫起疑,也是做出了一副惊疑的样子,看在皖诗绫眼中,倒是毫无破绽。

  皖诗绫见到怜衣似乎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眉眼一抬,娇俏开口:“嘻嘻,其实这个都是表姐告诉我的,旁人都不知道的,不过,我真的没有骗你的,以后你就知道了。

  其实这次我来,也是想要看看这个让圣上费了那般气力带进来的女子,到底是有着怎样的魔力,我想,那一定是一个倾倒众生的女子,哈哈!”

  怜衣没有说话,此时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心中忧思逐渐蔓延开来,莫名的悲伤开始笼罩周围的空气,让对面的皖诗绫甚觉空气突兀的变凉了。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皖诗绫看到怜衣的神色似乎是有些不太对,忙是开口问道。

  怜衣转眼看到皖诗绫,回神过来,淡淡笑了笑说道:“没事。”

  “姐姐你一定是想家了,其实我也很想我娘亲和爹爹,不过没关系的,过段时间,我们不在宫仕苑了,就可以回家省亲了。”

  皖诗绫倒着实是个乐天的性子,虽是心中有着悲丝忧绪,但也能够转移视线,换个角度看看,如此倒是颇让怜衣羡慕。

  仿若天生不知愁滋味的模样,怜衣笑了笑,自己除了八岁之前的记忆都不见了以外,余下的日子,就从来没那么安心过了!

  “众位姑娘来到了这宫仕苑,就要学习这宫里的规矩,宫里可是不比外头,行差踏步,可都是杀头的大罪。

  若是因为这举手投足间的动作,惹恼了众位娘娘主子,那就只能是自认倒霉了,谁让有的人不认真呢?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了,还看!”

  “啊!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此时的怜衣和诗绫都是静静呆在一边,倒是不敢做声,说话的正是昨日里领着众人进来的那个老嬷嬷,今日里倒是知道了,她原来是宫里的教养嬷嬷桂嬷嬷。

  虽然这位桂嬷嬷只是个宫里的奴才,但其身份,可是不低的,每次的秀女大选,进来的秀女都是得经过桂嬷嬷这一关的。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这位桂嬷嬷,可是太后身边的人,就算是圣上见到了,口中都得是尊一声桂嬷嬷的,而这些,都是皖诗绫告诉怜衣的,所以怜衣自然不会去触这个霉头。

  至于那位,和桂嬷嬷对上的,似乎是一个太尉的女儿,好像叫暮雪菲,虽然看其模样,也是俊俏,但就是这性子,着实是不好,实在是难为大家闺秀。

  “你是谁,你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你……”

  暮雪菲实在是气急了,指着桂嬷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平日里,大家哪个不是见到自己都卑躬屈膝的,那里受过这样的委屈,登时间,眼泪就开始在眼睛里打转了。

  “哭,有什么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