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我是怜衣洛怜衣(1/2)

加入书签

  “还需多少时日?”坐起身的怜衣轻轻问道。

  “怎么,着急了?”影子的声音莫名多了些情绪,但其中的森寒冷意却是更加,让怜衣不禁是打了个冷颤,展声说道:

  “不是,只是呆的久了,未免有些想念外面的世界。”

  “快了,还有三日,就结束了,到那时,你将成为一个新的洛怜衣,当然,更是一个听话的洛怜衣。”

  影子的身影伴着声音渐渐远去,留在怜衣心中的却是莫名的感伤,有时候,真相就是那么的抨击人心,也是那么的残忍。

  在这漫无边际的黑暗中,已然是待过了几月时日,从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起,怜衣在这里所待过的每一分钟,都是变成了煎熬。

  夏荣霄,夏荣琪,谁能知道,这当今圣上竟然和霄王爷是一母同胞的双生兄弟,世人都只是知道霄王爷身份尊贵,颇受宫中眷顾,谁能曾想,竟是这般的渊源。

  毕竟也是不怪世人不知,霄王爷从来出行都是马车出行,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再说那次霓裳苑之行,怜衣想来,定然也是他们计策的一部分了。

  至于圣上的面目,普通百姓又怎么会得见呢,就算是达官贵人知道,也是断然不会说出去的,毕竟,背后议论此番,可是大罪。

  由此一来,这霄王爷与之圣上的如此关系,施施然的便是被隐藏了下来,成为了大夏皇都不能说的秘密。

  当那日影子说出这些秘闻的时候,怜衣只觉得自己脑海中轰然的炸开了,夏荣霄,夏荣琪,琪爷,呵呵,原来,那晚的人竟然是当今圣上。

  此时一想,当初似乎变成了自己生生的把夏荣琪推走,只是因为夏荣霄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面庞,让怜衣失了心魂。

  此时才知道,原来夏荣琪竟然做了那么多事情,只是为了想让自己成为他的女人,可是自己呢,却因为心中的那道执念,固执的选择了另一条路,另一条远离他的路。

  为什么圣上远在宫中,都会知道这大夏皇都霓裳苑中有个花魁,为什么那么多达官贵人的女子不要,偏偏要远来此处宣这么个洛怜衣。

  一切的不合理,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跟当初怜衣心中所想的不是一样,远来不是夏荣霄的无情,而是自己一开始就认错了人。

  当怜衣得知真相的那一刻,心中无比迫切的想要出去,想要去找夏荣琪,无论用什么方法,她都愿意去试一试,只要让她见夏荣琪一面,告诉他,当初的一切,那就够了。

  出乎怜衣的意料,影子很是大度,甚至还说:“只要你愿意,我有办法让你进宫。”

  怜衣就像是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眼神迫切的望着影子,颤声开口道:“什么办法,只要让我进宫,什么我都肯做,只要能够让我见他一面就好。”

  “不用那么麻烦的,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就好?”影子的声音罕见的带起了丝丝柔意,像是一根丝线,牵引着怜衣的心。

  “我答应。”果然,怜衣没有丝毫的迟疑。

  “真的?”影子的声音多了些欣喜,有着一种像是游戏开始的味道。

  “真的,无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只要让我见他一面。”怜衣的声音透着坚定,她已经错了一次了,不能再错第二次了。

  “好,我很欣赏你。”影子的声音大了几分,言语间也是赞扬之意,怜衣却是神色淡淡,看了影子一眼,轻声说道:

  “说吧,有什么要求?”

  影子口中轻笑出声,言语飘然而至:“你的任务就是听我的话即可,其余的,你不用知道,放心,我会送你一场造化,送你一个新的身份。”

  对于影子的话,怜衣只能是将信将疑,一切的未知,都是在脑海中盘旋,像是一个个小魔鬼,盘旋不肯离去。

  ……

  “好了,起来吧,你可以照照镜子!”说话的是影子,手中拿着一把铜镜,正递给花池之中的怜衣。

  轻巧的接过铜镜,镜中映出的那张面容,让怜衣多了些陌生感,依旧是那张面庞,但眉眼间的位置,鼻头嘴角的方向,全然已经是变了模样。

  若说以往怜衣的那张脸是清丽迷人,那么这张脸,只有更甚之理,婀娜动人,媚眼如丝,一颦一笑间,勾起的是众人的魂魄,全然颠倒众生。

  “这,为何要这般?”怜衣看着镜中的自己,疑惑的问道,自己这样,琪爷还认得出吗,是否会见自己呢?

  “你放心,我说了送你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