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一切自有天定(1/2)

加入书签

  这是国师府中的一个小院,一个在国师府中,但却又单独存在的小院,也是小时候,寰闵和寰呈最喜欢来的地方,因为只有这里,才是自由的,才不会被先生和母妃逼着去学那些帝王心术,在这里,只有老爷爷和小孙子的故事,一直伴着两人的成长,成为他们心中,极为重要的记忆。

  “吱呀!”门开了,依旧是十年前的模样,那头青丝,依旧是雪白,从寰闵记事起,那头青丝,就是雪白,不知道是从何时白的,所以并不完全清楚他的年龄,此时见到老人,依旧是和十年前没有丝毫改变。

  “爷爷,我回来了!”看着眼前的老人,寰闵眼眶微微有些湿润,老人看到寰闵的出现,眸中却是一片平静之色,似乎是早就料到,寰闵会出现一般,面上一片慈爱神色,对着寰闵开了口:“孩子,进来吧!”

  只有寰闵一人进入这座小院,确切的说,从寰闵记事起,除了本就居住在这小院的爷爷,只有自己和寰呈两人进入过这里,就算是母妃,也从来没有进来过,更别说是旁人了,这也是寰闵和寰呈能够在这里玩得舒心的原因,因为这里,全然没有旁的束缚。

  只是很奇怪的是,母妃虽然知道自己和弟弟去小院,就是为了偷懒,却并不会阻止,反而是任由我们两人去玩,而且,每次自己和弟弟从小院回来之后,母妃的眼中都是一种欣喜的光芒,似乎很想让我们去小院一般,小时候不明白,可是现在,寰闵多了些明悟,或许,自己的爷爷早已经预料到了什么吧!

  母妃并不是爷爷亲生的女儿,这是寰闵后来知道的,也是知道,为什么连母妃也不容许进入那个院子原因,至于自己和寰呈,寰闵知道,或许,今日就会有答案了。

  小院里面,依旧是记忆中的模样,没有丝毫改变,四周是翠竹环绕,一年四季,都是这青翠的颜色,幽静深远,一座竹屋掩映其间,门口有着一个小药圃,但是却没有花,只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草药,似乎有着它独特的用处,只记得一次,寰呈因为好奇,去碰了那个药草,后来全身都是起了红疹,之后两人就学乖了,再也不靠近那个药圃。

  行至药圃,寰闵瞧见里面依旧是那些草药,忍不住开口问道:“爷爷,这里面到底是栽着些什么草药?”

  老爷子抚了抚胡须,笑将开口道:“还记得当年另一个小子碰过这草药的下场呢?你小子,活得太累。”

  寰闵有些哑然失笑,无奈摇摇头,开口道:“爷爷,怎么觉得您比我还年轻似的。”

  老爷子摇头,开口道:“我本就活得比你们这些小辈年轻,行了,知道你今天来是有正事的,坐吧,我们爷孙俩好好唠唠嗑,已经很久没人能够陪着我老爷子了!”说这话,将屋里的椅子搬了出来,两人就这么坐在了竹屋前面,一老一少,其间却弥漫着一种天地之气,似乎天地灵气,尽聚于此。

  “爷爷,这次的事情,是您老一手促成的吧!”寰闵的开口,打破了空气中的静谧,老人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瞥了一眼寰闵,幽幽开口:“年轻人,沉不住气,罢了,既然你都问出来了,我也就告诉你了!”

  很明显是被老爷子摆了一道,看着他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寰闵也是摇摇头,无奈道:“还请爷爷不吝赐教!”

  寰闵话音刚落,转而看之老爷子,却见其已是一副郑重神色,起身而立,遥望天边,悠然模样,浅立于世,声音悠悠传出:“你可知道,当初为何所有人都不能进入我这小院,唯独你和寰呈,可以进来吗?”

  沉凝片刻,略微有些疑惑,但是寰闵还是开口道:“或许是我和呈,有什么特别之处吧!”

  抬眼望去,老爷子未曾转头,微点了点头,开口道:“看来,你还并不是完全不明白。”

  未曾等寰闵答话,继续言道:“惠儿是我的养女,当初收养她,是因为看到了她的未来,她注定,会是我的女儿,也注定,会成为西漓的皇妃,所以,她跟着我,来到了西漓,因为一次入宫觐见,得到了圣主的青睐,一举入宫,成功应验了我的预言。”

  老爷子的话,深深印在寰闵的心中,一点一点的,似乎心中,多了些明悟,恍然说道:“难道您从一开始,就看到了我和呈的未来。”

  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