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喜从天降身怀幼子(1/2)

加入书签

  夏荣琪有些疑惑,寰闵不是草原王朝的一个所谓统领吗,怎么会和西漓国的未来扯上关系,但是看着寰呈一副神秘的样子,他总觉得这件事情并不简单,凝神片刻,还是开口道:“我答应你,但是你也答应过我,要保证怜儿的安全。”

  “嗯,这是自然,她毕竟以后也会成为我们西漓国的一份子!”似乎早料到夏荣琪会答应,寰呈的面上是一丝浅浅的笑容,如此开口说着,也是未曾理会夏荣琪的疑惑,径直就离开了,夏荣琪无奈,只能跟了上去,否则,心中这些乱七八糟的疑惑,就真的无从解答了,更何况,还关系到了怜衣。

  ……

  巍峨霸气,金碧辉煌,这是怜衣再一次来到皇都的感觉,以往是作为一个旁观者,这次,是作为它的主人,其中感觉,自是不同。

  “走吧!”身后一道清冷声音传出,但是其中的欣喜之意,怜衣还是听得出来,偏头间,略微有些晃神,愣了愣神,这才看清,原来是夏荣霄,心中苦笑,他终究还是不会回来了。

  随后对着夏荣霄展颜开口道:“走吧!”怜衣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并没有逃过夏荣霄的眼睛,看到她瞬间的回复,让夏荣霄心中,莫名升起一丝心疼。

  刚要说话,侧方却是上来一个身影,走到了怜衣的身侧,开口道:“他无事,你可以放心的,现在他和寰呈在一起。”

  怜衣未曾侧首,也能够听出这道声音的来源是谁,眸中忍不住有些泪意,未曾转头,继续往前走着,声音却是低低传出:“谢谢你!”随后扬头,将眼中泪意隐去,继续往前,只要知道他无事,自己也就放心了。

  怜衣前身走去,身后剩下两个男子,两人都没有说话,互相对视一眼,只眸中的火药味却是愈渐越浓就在两人准备要谁往靠近怜衣的方向走时,怜衣的声音却是清丽传出:“你们做什么呢,快走了!”

  如此一句话,将两人眼中的火气瞬间打灭,都是转头一副正经神色,对着怜衣开口:“好了,来了!”如此一场闹剧,才在这轻飘飘的一句话中,烟消云散。

  怜衣行至最前方,华服拖尾一拂而至身后,垂目威严而视下方众人,美眸中现出的是一抹凌厉光芒,下方众人无一敢抬头直视之,都道是之前的奎鸿蒙手段残忍,可是如今看了这位主子的做法,那才是真正的冷血手段,一时间,这些官员心中比之之前对王上的尊敬,都还要更甚。

  身侧两旁,站着两个面若冠玉的男子,风姿翩翩,一个清朗神俊,一个冷峻霸道,此时站在怜衣身边,与之相比,没有丝毫的相差,仿若是这草原王朝,整整多了三个王上一般,三人的齐齐威慑下,众人皆是俯首帖耳,万事不敢多言。

  只怜衣,看到身旁两人,心中有些怅然若失,这一刻,琪爷终究还是没有等到,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在这一刻,和他比肩站在这里吗!

  “怜儿,怜儿!”身旁寰闵的声音低低传出,怜衣这才醒转过来,看到前面众人亦都是看着自己,怜衣忽然想起,仪式已经结束了,抿嘴点头,示意默颜心,默颜心点头,扬声开口道:“退朝!”

  众大臣鱼贯退出,此时的大殿中,尚且只剩下四人,如此怜衣才静静坐在了龙椅之上,微微垂头,情绪似乎并不高,本是应该极为高兴的神色,却略显了些疲惫。

  “王,你没事吧?”他们两个男子虽是知道此时怜衣心中想着什么,可是,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怜衣,无奈之下,只能央求着默颜心去,颜心无言,看着怜衣如此,又是心疼,又是无奈,只能上前开口道。

  怜衣轻轻摇头,眼眸微闭,头上繁重的发式,似乎已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以手扶额,口中无力开口道:“扶我去休息吧,我累了!”

  “好!”默颜心瞥了一眼两人,示意他们先行回去,然后自己扶着怜衣,和紫儿一起,将她带到了后殿之中,以往的后·宫住所都是有着嫔妃居住的,但是因为怜衣当日的铁血手段,那些地方已经完全被鲜血包围,可以说,当日里的皇都,除了不碍事的官家,旁的,没有一个活口留下,今日入宫里的这些宫女太监,都是现从旁的地方选入,而非是以往宫中之人。

  怜衣此时所住的地方暂时是在大殿后面的一个偏殿中,旁的地方都还在重新整修,只有这里,尚且是完整的,算是能够配得上怜衣此时的身份,也是离大殿较近,行事方便,夏荣霄和寰闵暂时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