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来自西漓的威胁(1/2)

加入书签

  听到怜衣的吩咐,默颜心点了点头,开口言道:“是,属下这就去安排。”说完之后,便是退出了屋子,屋中只剩下了怜衣一人,其中狼藉已经收拾干净,但是地上遗落的水渍还是让怜衣知道,昨日的事情,她就算是想忘记,也是已经发生了,无法挽回了。

  ……

  此处离得草原王朝洛尔佳氏族已经是有了一段距离,前方之人步子并不快,一袭黑色披风,从头盖到了脚,在这明晃的阳光下,显得格外刺眼,突然,一阵马儿的嘶鸣声响起来,因为黑衣人挡了马的路,所以马儿受了惊,陡然停下来,马上之人眼神焦急的看了一眼身后,复才转头对着挡路之人吼道:“前面的,找死是不是,快让开,别挡路!”

  本来已经准备侧身让他们的黑衣人,听到为首男子的喊话之后,却是停下了步子,一抹凌厉神色从黑幕之下显出,只手将头罩摘下,动作显得优雅至极,一头白发无风自动,右手握住的长剑,瞬间出鞘,为首男子脖颈之间,顷刻出现一道血痕,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为首男子已经尸首分离,从马上跌落下来。

  “上,杀了他,给老大报仇!”

  其后看似随从的众人,直到男子跌落才反应过来,在一个男子高声的呼喊中,疾奔黑衣人而来,白发黑衣男子眉头一皱,看着前方疾奔而来的人影,手中长剑去势不减,随即杀入人群之中,手起刀落,不断收割着来人的性命。

  只此时,远处有着一众人马刚刚赶到,看到前方的乱局,都是未曾动手,而是看向一个清秀的少年,少年浅蓝布衫,黑丝束发,看似一个孱弱书生模样,在一群武士中间,显得尤为突出。

  “大人,我们是否要动手!”为首一个侍卫看到前方乱局中那个黑衣白发男子似乎快要支撑不住的样子,随即开口向少年请示。

  少年清秀的面庞现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那些和黑衣人打得不可开交的人,他可是极为熟悉的,刚才,他就差点没在那群人手上活着活着出来,若非是侍卫及时赶到的话,所以,看到黑衣人能够和那些人打斗这么久,还伤了很多,少年很有兴趣此人的身份。

  “他是谁,以前似乎从来没有见过。”

  为首侍卫定睛看了一看那个黑衣人,微闭了双眼,似乎是在回想自己之前得到的信息中,有没有这个人,过了半晌,重新睁开眼时,眸中已经是一片清亮之色,面上一丝哀伤之意,似乎是为眼前之人显出。

  清秀男子看到侍卫的神色,有些疑惑,轻言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侍卫轻叹口气,回禀说道:“我是感叹他的经历坎坷了,他就是当初那个大夏皇朝的圣上,昨日晚间,传出消息是他和草原王朝新任王储闹了矛盾,离去之时,满头青丝皆雪白,本来我以为是道听途说,可现在看来,传言似乎是真的了!”

  清秀少年沉凝了片刻,眼神望向乱局方向,口中悠悠说道:“他现在远离了那里,何尝不是一件幸事!”随后对着侍卫开口道:“去吧,救他,让他跟我们走,或许他还有一线生路,否则再往这个方向走,遇见的就不止这些人了。”

  “是。”为首侍卫飞身而去,落入人群中之后,夏荣琪顿时压力大减,虽然疑惑这是何人,为何会帮助自己,但是,此种情况下,实在不容他多做判断,只能就着手中剑势,往那人方向靠去,两人并肩之际,压力顿时小了不少,半刻钟之后,地上只余一地尸体,那个突然出现的男子在夏荣琪疑惑的目光中开口道:“我们大人想要见你!”

  “你们大人?”夏荣琪有些疑惑,自己在这里,似乎认识自己的人很少吧,而且,自己根本没有出现过在那些草原王朝的所谓大臣的面前,所以根本不可能认识什么大人,而且还是肯救自己自己的大人,不免疑惑开口问道:“你们大人是谁,我似乎并不认识吧!”

  那个男子并没有过多的神色,只是淡淡开口道:“去了你就知道了,你放心,我们既然救了你,自然不会伤害你!”

  此时的夏荣琪,已经没有了怜衣的牵绊,可以说是自己一人独行,也不怕自己被人抓了,然后去威胁怜衣,因为,他随时可以结束自己的生命,如此一想,心中也就淡然了,点头开口道:“好,我跟你们走一趟!”

  跟着侍卫男子一路走到对面的斜坡之上,入眼处那个男子,让夏荣琪都认识生出一丝熟悉之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