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走了,你什么时候(1/2)

加入书签

  那些城中的老弱妇孺,怜衣一个都没有放过,因为,他们都是和奎梦影有关系的人,另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这样的怜衣,让夏荣琪有些接受不了,怜儿,我该怎么面对你,我的怜儿……

  看着怜衣欣喜的神色,满眼希冀的望着自己,夏荣琪有些失神,眸中苦笑之色甚浓,眼中一抹悲色露出,口中轻声说道:“怜儿,你变了!”

  怜衣有些皱眉,本是欣喜的神色,因为夏荣琪这句话逐渐在脸上凝固,嘴角扯出一丝不自然的笑容,戚声吼道:“我变了,你说我变了,你何尝又不是变了!”

  “我变了,我哪里变了!”夏荣琪面上现出的苦笑更甚,在他看来,怜衣此时,不过是在无理取闹而已,摇摇头,颓然说道。

  怜衣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眼角生出丝丝泪意,口中凄然说道:“难道你没变吗,你说过,不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会在我身边的,可是现在呢,现在呢,你却想要离开了,你说,你不是变了,是什么!”

  口中言语说到后来,怜衣几乎是嘶吼着出声的,眼眶已经圈不住泪水,一滴滴,沿着面庞滴落,夏荣琪看着这一幕,心中感觉一阵痛意,无力的开口道:“我没有说过要离开你啊,我,我只是……!”

  “你只是不认同我的做法,不想看到我的残忍,对吗?”夏荣琪还未说完,怜衣已经接着开了口,看着夏荣琪踌躇的神色,怜衣哭着吼出一句:“那你不离开还有什么意思,回去做你的圣上啊,你还呆这里做什么!”

  “怜儿,我没有想要离开,我只是觉得,你可以不用这么残忍的。”怜衣话中的悲意将夏荣琪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忍不住开口道,可是这句话,却压倒了怜衣心中最后的一根稻草,怜衣瞪着通红的眼睛,就那么狠狠的将夏荣琪瞪着。

  夏荣琪看着她这幅模样,轻声唤了句:“怜儿!”

  出乎夏荣琪意料的是,怜衣忽然轻笑起来,笑声悠扬,似银铃,清脆醉人,面上尤带的泪痕,此时却是多了一丝梨花带泪之感,轻舞罗袖,一袭浅裙梦舞半生,眼见她越转越快,夏荣琪赶忙是出手想要将她抓住,可是在夏荣琪触碰到怜衣的刹那间,她却突然停了下来,停的极为突兀,让夏荣琪就那么伸着手,愣在了那里,看着怜衣离自己越来越远。

  眼见怜衣已经走入了人群之中,夏荣琪眸中悲色立显,那种感觉,就像是怜衣会就此消失一样,就算是看着她此时面上依旧是淡然笑容,可是,她心里已经是一片死灰,夏荣琪看得到,他看得到……

  “怜儿!”

  一声疾呼从怜衣身后传出,怜衣唇角眉梢含笑,悠悠转身过来,看向夏荣琪的目光,却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口中只淡淡一字传出:“滚!”说完之后,翻身上马,也不在乎身后之人的潺潺目光,傲然离去,玉手一挥,寰闵得令率领众将士起身回营,并没有理会夏荣琪,跟在怜衣身后,随即离去。

  另一边的夏荣霄看到这个场景,忽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到怜衣已经带人走远,夏荣琪还站在原地,也是迎身上前,想要安慰他几句,此时怜衣不过是在气头上而已,可是,当他走到夏荣琪面前时,却发现夏荣琪紧闭着双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略微有些疑惑,还是轻声开口问道:“你没事吧!”

  夏荣琪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睁开了眼睛,眸中现出的一抹淡然的神色,然而,夏荣霄却突然发现,夏荣琪的头发,从发根一路逐渐往下,全都变成了银白之色,眸中一派震惊之意,可是反观夏荣琪,却好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似得,平静的看了一眼夏荣霄,开口道:“好好当这个圣上,我走了!”说完之后,身子已经是在千里之外,一抹银白之色在这夜空中也是格外显眼。

  ……

  “王,他走了!”

  “是吗?那就走了吧!”怜衣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语气中的那抹怅然若失。

  看着怜衣脚边一个个洒落的酒坛,寰闵微微皱了眉头,此时,默颜心因为夏荣琪的原因,自然是不想出现在怜衣面前的,所以找理由到一边去了,紫儿又劝不住怜衣,所以只有寰闵来当这个出气筒,陪怜衣说说话了。

  “我自是听说了你的的故事的,只是没想到你们的结局,会是这样!”就着怜衣手边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随即优雅的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如此说道。

  怜衣睁着微醺的双眼,对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手中酒壶给他掺上了酒,接口说道:“我也没想到,我们会是这样的结局。”一边说着,眼角已经不自觉的留下了泪,一滴一滴,似乎已经不受控制。

 

章节目录